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一章 风掣萤火照夜白(续)

    一  疾驰的战马,在即将撞到鹿角时忽然拐了个方向,与其擦边而过,然后接连躲过了另几个鹿角,从敌营左侧外围擦边而过。

    骑在马上的贺若弼松开弓弦,离弦之箭飞向右前方敌营,射中女墙后一名敌兵面门。

    虽然四周一片昏暗,只有些许火光摇曳,但这难不住贺若弼,即便在夜里他的视力也很好,驰骋沙场的武人,如果是个雀蒙眼的话,那怎么能行?

    一般人是右撇子,左手握弓右手引箭,所以骑射时向身体左侧射箭比较轻松,若向右侧射箭会很别扭,而贺若弼此时是向右射箭,这必须具备“左右开弓”的技艺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对于弓马娴熟的将门子弟来说,这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前方涌现一群骑兵,那是敌军敢于夜战的勇士主动出击,贺若弼收了弓,接过从骑递来马槊,领着部下迎战,双方在昏暗的夜色里对冲,只一个回合便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领兵袭营的贺若弼,不需要其他人协助,只带着紧随自己的十余骑,轻松击败了出营迎战的敌骑,营中敌兵见状更不敢出击。

    南大营,位于悬瓠城郊南侧,这几日都在提防敌军夜袭,盘踞悬瓠的逆贼,其援军数日前抵达南郊三十里处,后来却突然撤退,大家都认为对方可能是诈退,然后某个晚上来偷袭,如今果然来了。

    夜色下,对方不停在营外策马驰骋,还时不时吹响号角,营寨守军不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,遵守事前的安排,没有贸然出击。

    主动请战的勇士,下场大家都看见了,守将下令紧闭寨门,严禁私自出击,而营外不时接近的敌骑,向营栅投掷出轰天雷,虽然实际上造成的伤亡不大,但如此动静,让守将愈发惊疑起来。

    营中有数万士兵,也有骑兵,但现在是夜里,贸然出击很容易中了敌人的诱敌之计,守将仔细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,觉得直接袭扰营寨的敌骑不过数百骑,极有可能是饵兵。

    兵法有云,饵兵勿食,但。。。

    北面,隐隐约约有连绵爆炸声传来,又有火光大作,在南大营向北望去,北面的大火将悬瓠城的轮廓都映出来了。

    北大营遇袭,这是很明显的事情,看样子是悬瓠城里敌军夜袭搞出的动静,然而这种行为除了徒增伤亡,还能取得何种效果?

    北大营作为中军大营,戒备最森严,且不说敌军要夜袭得突破壕沟、长围,就算突破了,又如何以劣势兵力攻入大营之中?

    守将想到这里,下定决心出击,但不会追击,免得中圈套,不出击不行,毕竟己方有数万兵力,被这点敌人压在军营里,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弓箭手射出火箭,将营外野地照亮,骑兵先行出击,驱赶营外敌人,然后千余步卒出营,在营外依托鹿角列阵,为后军出营做屏障。

    营寨里点起无数火把,将营外野地照亮,弓箭手瞪大眼睛,等着目标接近。

    目的达到,贺若弼领着部下南撤,他的使命就是袭扰敌军南大营,顺便吸引东、西大营守军的注意力,为己方主攻北大营的友军出一份力。

    回头遥望北面,那闪烁在夜幕下的火光,还有不绝于耳的爆炸声,预示着一场激烈战斗正在进行,这是西阳王宇文温一个疯狂的决定所引发的夜袭。

    敌人坐拥十余万兵力,将悬瓠围得如同铁桶一般,却怎么也攻不下来,于是分兵在四个方向立寨,看上去四面兼顾,可在贺若弼看来,这就是被人逐个击破的弱点。

    四个大营,将兵力分摊,每个大营的兵力,平均不过四万左右,而悬瓠城中守军将近一万,再加上经由鸿隙陂迂回的数千虎林军精锐,对其中一个大营进行夜袭,内外夹击,成功率很高。

    更别说进攻目标是戒备最森严的北大营,对方怎么也不会想到吧?

    进入鸿隙陂迂回的虎林军,要冒着严寒,在泥泞的陂塘地带徒步行军,还要赶在约定时间抵达北大营东郊,届时悬瓠守军会倾巢而出,对北大营发动孤注一掷的进攻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疯狂的决定,贺若弼大呼痛快。

    奈何他的骑兵无法绕到北面,所以只能佯攻以作牵制。

    尾随追击的骑兵渐渐放慢速度,贺若弼觉得这样不行,今夜他虽然是偏师,但佯攻也要做到位,这样才能尽可能牵制更多的敌兵。

    调转马头,他领着部下再度向北冲去,距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,过早收兵,岂不是太无趣了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长矛兵聚集在一起,沿着帐篷之间的道路向前走,迎面冲来两匹马,马蹄猩红,似乎是被他们同袍的鲜血染红,长矛兵肩并着肩,将手中长矛对准这两匹畜生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数声,战马的胸膛被长矛刺中,鲜血四溅,它们带着冲劲向前倒下,险些压中最前排的长矛兵。

    “捅死他,捅死他!”有眼见的士兵看见马匹冲过来时,其后拖着的小车上有人跳到一边,于是数人挺着长矛就要冲上去,要将对方捅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几步,却见小马车上装着几个大罐子,其上冒着浓烟,还没等这些英勇的长矛兵反应过来,轰隆一声,他们被大爆炸所产生的火光和浓烟吞没。

    一股骑兵从浓烟中冲出来,向着大营深处疾驰而去,骑兵们的脸庞,被四周燃起的大火映亮,西阳王宇文温身处其中,在左右护卫下踏营。

    这一仗,他是孤注一掷,把平日里省着用的轰天雷都拿出来了,把悬瓠守军的主力压了上去,还把宝贝的虎林军也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战不成功,便成仁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呼喊声、厮杀声、哀嚎声,火光大作,敌军大营化作火海,不知多少人在烈火中奔走呼号,不知道少人在烈火中失去生命。

    宇文温领兵成功杀入敌军大营,按照事前制定的方略,除了留守破口的士兵,其他队伍兵分四路,在营中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敌军北大营依着汝水立寨,分东西两边,安州军主攻汝水东侧营地,有一路走东侧,接应东侧的虎林军,一路直接冲到汝水边码头纵火。

    那里是上游粮船靠泊、卸粮之处,囤积着大量粮草,一把火烧掉,世界就清净了。

    第三路,专门冲击中军帐,目标丞相尉迟惇,最后一路,是宇文温所在这一支骑兵,目标是行宫。

    他的妻儿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行宫很好辨认,木制结构,数间殿堂,高端大气上档次,在帐篷海洋里很显眼,宇文温的双眼死死盯着火光中的行宫,恨不得背生双翅马上飞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最好的机会,可以在破敌的同时救回妻儿,所以宇文温才愿意孤注一掷。

    今夜偷袭必然打得敌人措手不及,那么尉迟炽繁和宇文维城此时就必定在行宫,现在,他和妻儿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己方夜袭,成功突入营内,如此可见敌军猝不及防,那么行宫禁卫肯定来不及将他妻儿带走,宇文温对此深信不疑,所以他和妻儿团聚的时候就要到了,想到这里心中就激动。

    骑兵一往直前,向着行宫快速接近,前方道路出现许多敌兵,挡在行宫面前,宇文温顾不得那么多,高声大喊:

    “西阳王在此!不想死的让开!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儿子被立为新君,他的王妃,被封为邾王后,这些事情,想来行宫附近的士兵应该知道,所以他这么喊,是想让敌兵赶紧让开,让开路就不杀。

    他就想着救妻儿,眼见着行宫就在眼前,心中焦虑,不想和杂兵纠缠过多,免得耽搁了时间,尉迟炽繁和宇文维城被禁军裹挟逃走,到时候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结果宇文温这么一喊,让他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,分外显眼,敌兵闻言一愣,随即纷纷对着他就挺着长矛冲过来,还弯弓搭箭要攒射。

    士兵们都知道,丞相给这诈称西阳王的逆贼开出了极高赏格,大富贵就在眼前,谁能不动心?

    见得对方如此不识相,宇文温只觉热血上头:说人话你们不听,那就不要做人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