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章 风掣萤光照夜白

    一  风雪夜,地冻天寒,营栅后茅棚下,身穿铠甲、裹着被褥入睡的士兵们正辗转反侧,他们被此起彼伏的打鼾吵得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身边放着弓箭、刀牌,怀中抱着长矛,这有个说法,唤作枕戈待旦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等着天亮出击,而是等到天亮就能结束值夜,可以回营帐好好休息,夜里敌人可能会来偷袭,所以必须有人随时做好准备,一有动静就能立刻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如此准备,是没有办法的事,将军们说了,逆贼的援军在接近悬瓠大约三十里距离后,不知何故突然就跑了,此举太过奇怪,可能是想诓得官军放松警惕,所以这几晚大家都必须轮流值夜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将军们如是说,也是如此安排,然后就在暖和的大帐里休息,只有倒霉的士兵被安排到营栅后面过夜,身上穿着铁甲,冰冷异常,即便裹着被褥,也暖不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和甲而睡,哪里睡得好,加上有人打鼾,鼾声如雷,许多人翻来覆去无法入睡,只能捂着耳朵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为了遮挡风雪,他们睡在茅棚下,即便天气再冷也不能生火取暖,免得火星引燃茅草酿成火灾,许多人口渴想喝水却喝不了,因为水罐里的水太冷了,喝下去很容易闹肚子。

    打仗就是这样,风餐露宿,习惯就好,大半夜的没法生火温水,口渴就只能忍到天亮,但屎尿急了可就不能忍,得去茅坑走一趟。

    夜里军营不许随意点灯、生火,营栅处尤其如此,免得照亮自己人,方便偷袭的敌人射冷箭,所以想要去茅坑,最好两个人以上同行。

    多一个人多一个照应,免得哪个看走眼掉进茅坑淹死,还得劳烦同袍来捞。

    鼾声之中,几个黑影聚在一起,然后向远处的茅坑走去,他们是结伴上厕所的士兵,虽然天黑但地上有白色的积雪,好歹看得见道路,一起慢慢向前走。

    途径一座箭楼,楼顶坐立不安的哨兵如同见了救星,压低声音向他们喊道:“我说,谁来替一下岗,我去一趟茅厕。”

    “矫情,在上面往外撒尿不就行了?还下来作甚?”

    “我要拉屎!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你晚饭吃那么多作甚!真是懒人屎尿多!”

    “快些啊!我快憋不住了!”

    哨兵夹腿提臀,语带哭声的说着,不知何故,他今晚闹肚子,但又不敢擅离职守,生怕被巡岗的督将撞见,当众吊起来用鞭子抽。

    这年头当兵不容易,许多人没几件换洗的衣物,万一拉到裤裆里洗了就没得换,最要命的是会被同袍嘲笑,丢脸丢到家。

    所以哨兵只能在凉飕飕的箭楼上苦熬,眼巴巴看着楼下,看看有没有人起夜上茅厕,让对方替自己一下,结果等来等去快憋不住的时候,终于盼到了救星。

    一名士兵骂骂咧咧沿着梯子向上爬,人有三急,同袍有难能帮就帮,说不定哪次轮到他在箭楼值夜时也内急,到时候也定然盼着有人来替岗。

    刚爬到一半,却见那哨兵已经沿着梯子下来了,梯子很窄,两个人一上一下得有人让,士兵见状说道:“你那么急作甚,一不留神掉下去命都没了!”

    “我快忍不住了,劳驾,劳。。。”

    头顶“噗嗤”一声过后,士兵只觉上边一阵恶臭迎面扑来,抬头一看,却被当头落下的一泡烂屎糊了脸,那一瞬间只觉得胃部翻腾,气急败坏的叫骂起来:

    “天杀的王八蛋,你竟敢拉屎在老子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胸口一疼,上面那个哨兵坠落,而自己低头一看,只见胸膛上插着箭,他穿着裲裆铠,能被箭射透,说明弓箭手离他很近。

    看向营外,只见雪地里有许多披着灰布的身影向这边逼近,浑身力量凭空消失,他手一松,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“敌袭、敌袭!”呼喊声响起,那是别处箭楼的哨兵在呼喊,随即吹响号角,就在这时,剧烈的爆炸声响起,那是夜袭的安州军,向营栅投掷出轰天雷。

    雷声此起彼伏,震碎了宁静的夜空,在营栅后枕戈待旦的士兵从睡梦中惊醒,随即拿起武器冲上营栅女墙,只是一会便集结就绪,弯弓搭箭要给来犯之敌予以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首先遭到了对方的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许多内壁被打磨得光滑如镜的铜盆,齐刷刷对着营栅,铜盆前方有填满火药的纸皮筒,纸皮筒粗如手臂,顶部绽放着耀眼的火光。

    火光被铜盆内壁反射,光芒照向营栅,将营栅上女墙后士兵的眼睛晃花。

    山寨版的土法探照灯,亮度有限,却形成了强烈的明、暗反差,让营栅上的士兵看不见营外的人,而营外的人却能清除看见营栅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由悬瓠出击的安州弓箭手几轮箭过后,压制了营栅上的敌兵,马蹄声在身后响起,那是钉着带刺马蹄铁的战马疾驰在泥、雪、冰、水交加的野地里,拖曳着特制壕桥向敌营逼近。

    敌军掘壕沟、长围将悬瓠围了一圈,以为借此就能阻挡悬瓠城内骑兵突击,而特制的壕桥,能让这些障碍失效,壕桥底部装着雪橇,足足有二十具之多,被马匹拖着在泥泞野地里快速前进。

    其后,是大批骑兵。

    特制的壕桥,特制的战术,困守悬瓠的安州军,于今夜倾尽全力发动突袭,不但有骑兵,还有步兵,进攻的目标,是敌军北大营,而今夜出击的,不止他们。

    北大营东侧,传来绵延的爆炸声,那是经过艰苦跋涉的虎林军,从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向袭击敌营。

    全员具备夜间行军、作战能力的虎林军,奉西阳王之命,从悬瓠城南郊三十里处扎营地出发,趁夜进入东侧的鸿隙陂,花了数日时间,在彻骨寒风、冰凉河水及泥泞的陂塘中艰苦行军,成功迂回到悬瓠东北郊。

    赶在约定的时间到来之前,潜伏在敌营东郊,待得南边发动袭击,立刻投入作战。

    风雪中,西阳王宇文温策马接近北大营,他领兵从悬瓠出发,是逆风北上,所以和将士们一样戴着风镜,此时此刻,看着被山寨探照灯照亮的敌军营栅,不由得握紧马鞭。

    特制的壕桥很快便搭好,越过宽阔的壕沟,越过长围的土坡,直接靠在长围顶部营栅外,许多背着轰天雷的爆破兵,在刀牌手的掩护下踏上壕桥向营栅逼近。

    如潮的马蹄声响起,那是安州骑兵向敌营接近,宇文温深吸一口气,将被汗水映出雾气的风镜扯下挂在脖间,再度看向敌营。

    北大营,是尉迟惇大军的中军所在,也是宇文温王妃、世子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提前出发摸到敌营外的弓箭手,此时奋力射出火箭,火箭迎着北风飞向偌大的敌营,如同漫天萤火虫在飞舞,点点萤光为寒风所掣,似乎滞留在空中,照亮夜幕下的大营。

    又一轮爆炸声起,营栅在火光之中垮塌,被火光映红面颊的宇文温,拔出佩刀,向着敌营一指,传令兵吹响号角,随即移动的骑兵群中也响起号角声。

    那是冲锋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所谓大力出奇迹,宇文温决定了,既然要玩,就玩一场大的,集中兵力来个内外夹击,一战定乾坤。

    顺便把妻儿救回来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