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八章 匪夷所思(再续)

    “悬瓠城内高塔不断闪烁光芒。。。这两晚都是如此”

    “是的丞相,南大营守将用千里镜望去,确见那高塔上有光芒闪烁,似乎是什么图案,不断变幻着。”

    “依你之见,这是宇文温的何种伎俩”

    “下官之见,大概是宇文温用某种手段向外传递信息,只是敌军援兵距离悬瓠足有三十里之遥,即便用千里镜能看到城内高塔有光芒闪烁,但想要凭此传递信息,怕是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他总不会是因为城中柴禾充沛,点火戏耍吧”

    “丞相恕罪,下官实在想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尉迟惇沉吟着,脑袋隐隐作痛,他的风寒还没好,甚至病得不轻,说话鼻音很重,依旧在发烧,不过病情没有恶化,想来细心调养一段时间即可痊愈。

    此时他躺在榻上闭幕养神,心腹兼谋士崔子枢坐在榻边,还有几名将领亦在左右,没敢打扰。

    悬瓠城中的动静,确实让人不安,西阳王宇文温的花招层出不穷,每次出手,就会折腾得官军鸡飞狗跳,不由得崔子枢不慎重。

    然而他和将领们想破头,也想不出城内高塔这几晚不断闪烁光芒,到底有何用意。

    大家的共识是守军借助光芒向城外援军释放一些消息,但这样不断闪烁的光芒,能传出去多少消息呢

    以常见的烽烟为例,白烟、黑烟,一柱烟、两柱烟、三柱烟,能传递的消息就那么一些,而悬瓠城里高塔上闪烁的光芒,即便花样再多,又能表达多少内容

    崔子枢想不明白,越想越头痛,他本不想打扰尉迟惇,但此时有些匪夷所思,不敢掉以轻心,只能向丞相如实汇报,如今尉迟惇精力不济,他希望对方能多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敌军援兵,被他们放到悬瓠附近,根据斥候所探,兵力大约有三、四万,但看上去军民混杂,战兵数量恐怕不到一半,远观旌旗,虎林军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对方占了宋平、白苟,在城中驻扎了一些兵马以确保粮道安全,累计兵力大概能有五六万,其中有大量被征发随军的百姓,看来是山南方面竭尽全力拼凑起来的一只军队。

    在官军骑兵面前,这群乌合之众的粮道迟早要断,用不了多久就会完蛋。

    崔子枢不是狂妄自大,即便经历了柴村之败,官军骑兵依旧不少,接下来的作战,由将领们依计行事即可,崔子枢只希望尉迟惇能在大营好好养病,不要太过劳累导致病情加重。

    前几日元日大典,尉迟惇抱病出席,为年幼的天子撑场面,陪伴天子左右,接受文武官员的祝贺,这场大典整整持续了一日,崔子枢心惊胆战的陪在尉迟惇身边,生怕对方昏倒。

    尉迟惇可不能有事,一有事就会出大事,崔子枢和其他将领一开始极力反对丞相出席大典,奈何丞相执意要参加。

    这是新君继位后的第一个元日大典,本来应该在邺城召开大朝会,接受满朝公卿的祝贺,然后宣布改元,正式取代大行皇帝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因为时局有变,天子驻跸悬瓠城外,前来朝贺的只是普通州郡官员,场面小了许多,尉迟惇也是为了撑场面,给天子一个热闹的元会,才不顾劝阻抱病出席。

    此举不但为了天子,也是为了尉迟惇自己,新君继位后的第一个元日,如果过得凄凄惨惨如同儿戏,别人会怎么想

    元日大典,已经极尽可能布置得奢华,盛大的场面,表现不错的天子,恭恭敬敬的文武官员,算是体现了朝廷的威严,顺便让各地官员再次见识了王师军容之盛。

    从元日起,改元“永隆”,乾兴年号废止,至于宇文氏那边拥立的伪帝用何年号,没必要关心。

    “寡人。。。。精力不济。”

    尉迟惇忽然开口,崔子枢赶紧应声:“丞相有何吩咐”

    “如无特殊情况,军中诸般事务,就按之前说的,尔等各自负责,商议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/末将领命。”

    “申州那边,敌军有动静了么”

    “尚未有进一步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。。。”尉迟惇说了两个字便停下来,眼睛依旧没有睁开,过了许久才艰难开口:“城南那股敌军,就依事前议定方略应对,何时动手,你们选择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/末将领命。”

    “千。。。万小心,提防对方使诈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敌军可。。。能诈退,引诱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惇的声音越来越小,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声音,崔子枢见状不由得手心出汗,就在众人担心丞相‘薨’的时候,鼾声响起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,佛祖保佑。。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不约而同念着,尉迟惇染上风寒,精力不济,犯困是自然的,需要好好休息,崔子枢示意侍从近前,交代了一些事情,便和其他人退出帐外。

    时值黄昏,风雪不停,茫茫大地依旧白雪皑皑,崔子枢正要和将领们说些什么,却见一将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匆忙”

    “启禀将军,南大营守将方才遣使来报,说南面三十里处的敌军已经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撤了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军斥候今日接近敌营时。。。”

    那名将领将事情来龙去脉娓娓道来,敌军逼近悬瓠,官军斥候经常接近敌营以观察敌情,今日例行出击,为敌骑奋力驱赶,一切与前几日相似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斥候再度靠近敌营,发现情况有些不对,试探着接近,发现敌营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斥候们四下打探了一番,没发现有敌兵潜伏的迹象,营区有大量车辙印是向南而去,看起来敌军已经南撤,离开悬瓠。

    崔子枢和将领们闻言愕然,对方的果断出乎他们意料之外,也许敌军主将是发觉悬瓠这边情况不对,安排骑兵断后拦截己方斥候,然后毫不犹豫撤军往南跑。

    崔子枢望向南面的悬瓠,因为下游蓄水的缘故,此时悬瓠城外出现积水,和地面上的白雪混在一起,白茫茫一片,他试图将目光越过悬瓠,看向遥远的南方。

    对方不上钩,亦或是以佯退吸引官军骑兵来追

    沉吟了一会,他开**代:“归师勿遏,今夜各营加强戒备,提防敌军夜袭。”。

    a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