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五章 通信

    傍晚,悬瓠城南郊外大营,守军戒备森严,营旁长围上人头攒动,许多青壮在汝水边破冰取水,然后用木桶盛水挑到长围之上,再将水泼洒在向敌一面的土坡上。

    元日已过,但天气依旧寒冷,泼洒在土坡上的水,经过一夜便会冻结成冰,到了来日,外层结冰的土坡会变得很滑,悬瓠守军想要突围,那就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长围在最近的一次加强之后,厚度和高度又有增加,而土方则来自对壕沟的拓宽,现在的壕沟、长围,已经如同一根粗硕的铁链,将悬瓠牢牢锁住。

    而长围处的东、南、西三大营,其外围也挖掘了深深的壕沟,即便是长围边上的烽燧小寨,也加强了防御设施,并布置了大量鹿角,连带着原本在长围外打下的木桩,形成了一圈密密麻麻的拒马阵。

    这些措施,即是防备包围圈内悬瓠守军突围,也是为了防备外来敌军援兵破围而入,这不是杞人忧天,因为敌军援兵真的靠近悬瓠了,距离城池就行军一日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反正都是要关闸蓄水,为何还要给土坡洒水?这不是多此一举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就你牢骚多!官军让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听?皮痒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你嚷嚷个啥,我就说说,你嚷嚷个啥!”

    “吵,再吵!官军听见了抓去抽鞭子,再吵啊!”

    忙碌的队伍之中,几名青壮正在低声嘟囔,元日那天,大家才得好好休息了一下,结果现在又要冒着风雪打水、洒水,这也没什么,关键是之后官军又要关闸蓄水,所以大家一番辛苦就是白忙活。

    每逢佳节倍思亲,青壮们远离家乡,无法和家人通信,不知道家人如今过得怎样,自己在他乡过了元日,何时能返乡还不知道,眼见着距离战事结束遥遥无期,情绪自然低落。

    眼前的悬瓠城如同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,官军攻打数月都打不下来,现在敌人的援兵又来了,还在柴村把官军打得大败,如今已逼近悬瓠。

    眼见着大战在即,大家就要跟着官军来个野地浪战,届时生死未卜,众人情绪愈发低落。

    说好的服兵役、劳役一个半月,早就超时,但没人敢抱怨,只能默默等着,之前跟着官军攻城,只要不是太倒霉也能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而现在又要打野战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一旦如柴村之战那般来一场大败,到时候原野里一片空荡荡,跑都不知道往哪里跑,敌兵骑着马,自己的两条腿如何跑得过四条腿?

    “你问我怎么办?好办,装死呗。”

    “装死?万一被人或马踩死那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平日里给佛祖上香上少了,活该,怨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装死躲得过一时,之后呢?大家伙身无分文,没什么盘缠,如何回得家乡?”

    “哪边赢就投那边,好死不如赖活着,能不能活着回家乡,那就看平日里给佛祖烧香诚不诚心,诚心的话,佛祖自然就保佑你,现在才烧香?晚了!”

    好死不如赖活着,虽然大家的日子过得不怎么样,但只要活着,就能和亲人在一起,一名青壮听着同伴议论,不由得有些默然。

    他二十多岁,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,对于女人的需求愈发强烈,却因为家里穷娶不起媳妇,也曾和同伴偷看过村里寡妇洗澡,但真想的时候,只能靠手。

    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就死了,真是白白来这世上走一遭,他不甘心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柴村之战后,官军不知何故,竟然弃守宋平,使得刚过元日,敌军援兵就接近悬瓠南郊三十里外,南大营首当其冲,想到即将爆发的战斗,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脚把面前的石子踢下土坡,望向前方悬瓠,此时夕阳西下,天色昏暗,悬瓠城被夕阳余晖所笼罩,散发着金黄色光芒,城中一处高塔尤其显眼。

    这座高塔,其实也不算高,好像是不久前竖起来的,不然早就被官军之前昼夜发砲的投石机砸毁,他看着那座轮廓模糊的高塔,不由自主抹了抹眼睛。

    怎么塔顶上似乎有光芒在不停闪烁?莫非是我眼花了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悬瓠城内,名为‘通信塔’的高塔上,几名侍卫正在顶楼里‘收发’信息,他们是‘收发小组’,此时操作着跨时代的通信工具,与悬瓠城南郊外将近三十里远处的友军进行‘实时联络’。

    他们操作的这个装置,看上去像搭配着灯具的大型广告牌,有着极其拗口的名称,一般人很难记得住:

    量产型便携式战场先进多功能综合光学远距离通信、指挥、控制系统。

    这名字太长太拗口,所以有奇怪的简称,名为“西山埃”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个装置就是高倍望远镜、信号灯、山寨“四位数显板”的综合体,数显板的格式是“日日日日”,显示内容是数字,是这个时代中原很少人知道的‘阿拉伯数字’。

    信号灯和“数显板”光源是烛光,烛光经过复杂光路放大、变向,最后在数显板上显示出四位数字。

    这个四位数就是汉字码,接收方通过同型号装置上的高倍望远镜,观察并记录下汉字码,然后根据编码表翻译成文字。

    四位数汉字码,源自难产的有线电报,有线电报遇到技术障碍,距离实用化遥遥无期,极有可能胎死腹中,但汉字电报码已经是成品,很容易便移花接木到‘光学通信’上。

    从大冶过武昌至夏口的有轨马车铁路,沿线站点就有这样的装置,辅助有轨马车调度,确保列车对开不拥堵。

    这种通信方式,当然有缺点,但优点大过缺点,能够在天气条件良好、视线无阻碍的情况下,实现超过三十里距离以上的‘远距离’通信,天气状况越好,通信距离就越远。

    这项技术的难点不少,最关键一点是即将进行通信的双方,必须通过高倍望远镜找到对方‘西山埃’装置的位置,这得事前约定大概地点和方位,靠着信号灯‘吸引’对方,不然两台装置很难‘对接’成功。

    不久以前,乘坐热气球离开悬瓠突围南下的士兵,要将随身密信送到光城友军手中,而根据事前规划,西阳王的虎林军会带着几台‘西山埃’抵达光城。

    密信里,宇文温注明了援军日后进行光学通信的大概方位和地点,如今,接近悬瓠的山南军队,成功于今日傍晚,将随军携带的‘西山埃’和悬瓠城里高塔上的‘西山埃’对接完毕。

    高塔下小屋,宇文温正看着厚厚一个小本子,这是他要向援军发送的文本内容,洋洋洒洒数千字,写的是悬瓠如今敌我双方的情形。

    这些内容已经编译成汉字码,收发小组此时就在高塔上操作‘西山埃’摆出四位数的汉字码,可能要熬通宵才能发完,与此同时,他们还要观察对方装置摆出来的汉字码,然后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外界的局势,宇文温就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套装置,宇文温是打算日后投入到驿站改造之中,以便加快消息传递的速度,经过数年的发展,实用化水平很高,成品也不,操作人员已经培养出来。

    在敌军围城前运抵悬瓠的‘西山埃’,终于派上用场,宇文温可以借此与城外援军沟通,实现远距离通信、指挥,这种通信装置,托名C3I系统,实际上风马牛不相及。

    他制作这个装置的灵感,来源于一本世界名著。

    宇文温合上小本子,交给一旁的编译人员,披上披风,转出房外,看着高塔上闪烁的光芒,不由得恶意满满。

    故意放援军过来,想围城打援?

    我让你们见识一下大种马。。。大仲马时代通信装置升级版的厉害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