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三章 天命(续)

    崔子枢听着尉迟惇发问,先是一愣,随即回过神来,赶紧回答:“丞相,自然是撤到邵陵,与叶城互为犄角,攻防两便。”

    “互为犄角...”

    “是,丞相,此乃以退为进之策...”

    崔子枢开始将他和几名主要将领的谋划全盘托出,尉迟惇躺在榻上,闭着眼睛静静听着,他依旧发着高烧,但事关重大,强撑着病体听崔子枢解释。

    崔子枢此时说的,是根据战局变化采取的应对之策,天子御驾亲征,实际做主的是丞相,然而十余万大军围攻悬瓠数月不下,此时又有广陵之败、柴村之败,对于士气的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顿兵于坚城之下,对士气有影响,如今敌军援兵又击败己方优势骑兵,将领们即便乐观,可普通士兵心里肯定嘀咕,而围困悬瓠的官军主力,现在就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围城,需要投入大量兵力,如今官军就像一条大蛇,将猎物悬瓠吞在口中却无法下咽,旁边又来了两条狗,一不留神会被对方内外夹击,导致大败。

    敌军(虎林军)的野战能力,通过柴村一战得到了体现,决不能掉以轻心,所以崔子枢等人决定以退为进,将官军撤到悬瓠以北的邵陵,吸引敌军决战。

    “你方...才说,虎林军野战能力不弱,又说要引对方出击,在邵陵决战,这不是自相矛盾么?”

    “丞相,两军交战,摆开堂堂之阵对撼,勇者不能进,怯者不能退,虎林军再能打,也得和其他友军一起出击,届时双方大军对阵,我军只要击溃敌军侧翼,届时兵败如山倒,他虎林军再能打,也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子枢郑重其事:“悬瓠守军凭借坚城,消磨官军士气,使得官军兵力优势无法体现,故而下官及几位将军认为,不如以退为进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决战就决战么?宇文温又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,宇文温也许逃到光城,也许还在悬瓠,但无论如何,官军主力只要在豫州附近,宇文温就不可能对别处用兵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和陈军联手,那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丞相,下官斗胆,还请丞相下令,将淮南官军悉数撤回淮北。”

    尉迟惇闻言睁开眼睛,盯着崔子枢,崔子枢则面色平静的等候对方发话。

    崔子枢的意思,尉迟惇能想明白,这确实是以退为进的策略,即是用在宇文氏这边,也是用在陈国那边。

    官军撤出淮南,收缩兵力据守淮北,可以抽出手来平定青州妖僧刘元挑起的叛乱,也可以在邵陵这个己方选定的战场,以优势兵力和宇文温来一场决战。

    宇文温本人未必愿意这样,但局势接下来的发展,却由不得对方“徐图之”。

    宇文氏占据着陈国的巴、湘、江州以及岭表各州郡,岭表且不论,江州位于长江中游,严重威胁着下游建康的安全,陈国获得淮南,建立起建康的北面屏障,那么接下来,必然会把注意力转向西面也就是长江上游。

    陈国必然要求宇文氏归还江州,宇文氏会老老实实归还么?

    不会,双方肯定会因此决裂,临时拼凑的同盟,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崔子枢说起后汉末年的形势,丞相曹操率大军南下,平定荆州,皇叔刘备和东吴孙权联盟抗曹,赤壁之战后,曹操的威胁骤减,孙、刘两家随即龃龉不断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东吴大将吕蒙白衣渡江,趁着刘备大将关羽北伐之际偷袭荆州江陵,导致关羽兵败被俘,刘备崛起的势头就这么被打断。

    崔子枢所谓‘以退为进’之策,就是以己方暂时的退让,激化陈国和宇文氏之间的矛盾,同时能抽出兵力平定青州之乱,稳住彭城,稳住淮北。

    淮北在手,日后再取淮南时,以陈军那样的战斗力,官军饮马长江,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而宇文氏不归还江州、岭表,陈国就不可能真正放心,双方迟早为此爆发战争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氏若不想退出豫州,就必须赶在与陈国决裂之前,将围攻悬瓠的官军主力击退,在豫州站稳脚跟,从上游威逼淮水下游淮南各地,以此要挟陈国。

    所以,若宇文温已经逃离悬瓠,听得围攻悬瓠的大军撤退,必然会倾向于出击。

    携柴村大胜之威,汇合倾巢而出的山南军队主力以及悬瓠守军,追击退守邵陵、士气低落的敌军主力,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?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...”

    尉迟惇闭上眼睛,沉吟着,虽然头痛欲裂,但他的思路还算清晰,对于崔子枢等人自作主张布置撤军之举,没有了一开始的愤怒之意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睁开眼,开口说道:“然而,对方未必上钩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,只要叶城在手,挡住叶宛道,宇文氏山南的兵马只能走桐柏山、大别山山路出豫州,如此一来洛州只需派少数兵马守住伏牛山之三鸦道,确保南境无忧,便可将主力布置在西侧,抵挡西面关中来犯之敌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先稳住淮北,击败来犯之敌,日后择机再出击亦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崔子枢的策略是先求稳,听起来不错,但尉迟惇不这么认为,因为任何看起来完美的策略,并不是对所有敌人都有效,这是因人而异。

    尉迟惇绝不会再姑息宇文温这条疯狗。

    他精心布局,在一个最有利的时机先发制人,要速灭宇文氏,结果大好局面被宇文温给搅得支离破碎,谁能想到,同时攻打大别山五关的五支军队,竟然会在短时间内全军覆没,给宇文温以可乘之机?

    而宇文温守悬瓠,硬是在十几万大军的围攻下守了数月之久,如此攻防兼备的劲敌,尉迟惇再不敢掉以轻心,无论对方在不在悬瓠,他都必须把悬瓠拿下。

    见着尉迟惇执意要围悬瓠,崔子枢有些急了,官军要困住悬瓠守军的同时击败来犯劲敌,如此行事,和吃一碗夹生饭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,他不觉得己方吃不了夹生饭,但柴村之败后,他再不敢乐观,官军主力一旦在悬瓠出了意外,局势就会急转直下,再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“丞相,我军若要在围住悬瓠的同时,分兵迎战来犯之敌,兵力优势体现不出来,敌军适逢柴村大胜,士气高涨,恐怕此时不是围城打援之良机。”

    尉迟惇却不这么认为:“我军筑长围,掘长壕,已将悬瓠守军困死,他们想内外夹击,没那么容易,若以天下为一盘棋,悬瓠即为生死劫,寡人绝不会放弃!”

    “丞相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寡人的决定不会更改,以退为进,在淮南可以考虑,在悬瓠不行,无需多言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!丞相的安危,亦为关成败事的生死劫,下官斗胆,还请丞相移步邵陵,在城中好好养病...”

    崔子枢是怕在这行营里尉迟惇无法好好养病,届时风寒病情恶化又引发痨病,那可就万事皆休,尉迟惇明白对方的好意,但这不是他改变既定目标的理由。

    与其退到邵陵守株待兔,还不如依旧在悬瓠围城打援。

    此时,帐内只有他和崔子枢二人,所以有些话,在心腹面前说出来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若...天命在寡人,寡人便不会因为区区风寒一命呜呼!即便在这悬瓠城外吃一碗夹生饭,也一定能吃下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