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二章 天命

    虎死不倒威,权倾朝野的丞相尉迟惇,虽然此时病怏怏,看上去摇摇欲坠,但威风一抖起来,只是几句话,崔子枢等人听了便觉得背后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在安排撤军,这样的行为事前并未获得尉迟惇许可,确实犯了大忌,但事出有因,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但现在,崔子枢等人只能先请罪。

    尉迟惇强撑病体,看着面前之人,心中十分愤怒,柴村之战败得有些惨,但还没惨到悬瓠城外十几万大军必须撤退的地步,崔子枢是他安排留守大营的心腹,如此表现,实在是令他太失望了。

    领兵南下息州时,尉迟惇除了让崔子枢留守大营,还布置了耳目,所以崔子枢和几名主要将领在柴村之败后,提前安排撤军事宜,尉迟惇在回到大营前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,和篡夺兵权差不多,若不是尉迟惇极其信任崔子枢,认为其中必有缘由,方才就会叫黄龙兵冲进来将这几人拿下。

    因为头昏脑涨,尉迟惇现在没精力说那么多话,但他绝不会因为一次失败就怕得逃跑,悬瓠是生死劫,宇文温那条疯狗无论在不在城里,他都不会放弃攻下悬瓠的决策。

    尉迟佑耆还在收拾淮南局势,即便短时间内挡不住陈军的反扑,但只要守住淮北,就能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前提,就是尉迟惇这边把宇文氏的军队从豫州赶走,不然淮水一线的官军腹背受敌,只能退守淮北,届时就连河南各地也会出现问题,所以他绝不能撤军。

    即便柴村之战损失了近万骑兵,但大军主力仍在,粮草供应没有问题,粮道有保障,只要军队还在悬瓠城外,宇文氏就无法把手伸向豫州东面的亳州总管府、东南面的扬州总管府。

    局势发展到这一步,愈发恶化,但只要顶住,就不会再坏下去,尉迟惇知道己方一旦撤军,那不是止损,而是一系列崩盘的开始。

    之前,偷袭悬瓠得手的宇文温连续击败朝廷官军,声称在悬瓠遇到‘落难天子’,四处发檄文号召各地官员、将领、豪强起兵勤王,却几乎都没人理,那是这些人慑于朝廷的实力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如今朝廷十余万大军聚集在悬瓠城外,周边地区甚至河南、淮北的各地豪强哪个敢起别样心思

    而现在,陈军反扑,淮南有变,围攻悬瓠的大军若撤了,官军在淮南就根本站不住脚,各地豪强恐怕会铤而走险,投奔宇文温,届时这条疯狗变成疯虎,再无法压制。

    留守大营的诸将不会不知道这一利害关系,结果还敢安排撤军,尉迟惇觉得莫非有人居心叵测,意图把水搅浑来个浑水摸鱼,崔子枢不太可能是那个人,那么会是谁呢

    此人可诛!

    尉迟惇心中恨恨,但此时卧病在榻,没有精力说那么多话,而相府司录崔子枢随后给出的解释,让他愕然:青州出事了。

    不久前,广陵之败的消息传到青州总管府,因为有许多青齐之地的百姓服兵役、劳役,随军南下驻扎广陵,这个消息随即在青州总管府各地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然后各地纷纷出现流言,说官府为了扭转淮南危局,还要征发百姓服兵役、劳役,到淮南去送死,这些流言传播速度很快,随后在有心人的利用下,爆发大规模民变。

    青州沙门刘元,妖言惑众,自称得弥勒托梦,命他带领信徒起事,建立人间佛国,迎接弥勒下生,将天下化作弥勒净土。

    许多邑义组织信徒冲击县署、郡署甚至州署,而官署里还有许多吏员做内应,甚至还有州兵倒戈,逆贼气焰十分嚣张,青州总管府下辖六州境内郡县,大部分地区都爆发叛乱。

    青州总管府军队,因为承担着押送粮草供应广陵的重任,所以过半军队都不在青州,而青州水军去年泛海南下入长江作战,虽然后来有部分人撤回来,但很多士兵和青壮依旧在广陵,此次广陵之败不知死了多少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突然大规模爆发的民变,青州总管府虽然竭尽派兵平乱,那点兵力却是杯水车薪,各处官军只能困守州城,等候外援。

    青州总管府一乱,其南侧的徐州总管府就陷入两难境地,既要抵御南边的陈军,又要提防北面青州总管府的乱民南下,袭扰各地州郡。

    徐州自顾不暇,淮南官军的处境就愈发艰难。

    “青州。。。。民变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惇喃喃自语,脸色愈发难看,刚要说些什么,却两眼一翻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,帐内烛光明亮,躺在榻上的尉迟惇悠悠醒来,守在一旁的崔子枢见状赶紧上前:“丞相是否需要军医过来”

    “水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快,把水端来!”

    侍从将一直温着的水端来,崔子枢扶着尉迟惇坐起,然后端着玉碗让对方将碗中温水喝完,他见尉迟惇气色仿佛恢复了些,便想开口说话,但对方先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青州那。。。个妖僧,到底怎么回事”

    “启禀丞相,百年来,以弥勒下生为招幌,妖言惑众、纠集无知信徒叛乱的人不计其数,这沙门刘元,不过是又一个利欲熏心之辈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子枢笑了笑:“甚至他所谓的‘刘’姓,怕也是冒认的,无非是为了印证那‘卯金刀’的金刀之谶,让愚民以为自己天命在手。”

    “天。。。命,跳梁小丑!寡人,之前就已经派人到青齐之地,处理这类妖僧,怎么。。。咳咳咳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,青齐之地,一直崇信弥勒下生之说,妖僧混在普通僧人之中,一时间鱼目混珠、真假难辨,然则此次妖僧谋逆,亦不可能成事,当年齐国时也发生过类似事件,不过数月便被平息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正是紧要关头,这天杀的妖僧!”

    不由得尉迟惇不恼怒,去年青州总管府就有地方官上奏,说有人借着组织邑义造像的名义,聚集无知信徒,似乎在谋划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危急官府统治根基的事情,尉迟惇当然不会掉以轻心,派人到青州,命令青州总管府署在境内大肆搜捕了一番,杀了不少妖言惑众的妖僧及其信徒。

    原以为就此消停,结果到了关键时刻,这颗毒瘤又冒出来坏事。

    人倒霉,喝水都会塞牙,青州妖僧以弥勒下生为由妖言惑众掀起叛乱,若在往日不过是疥癣之疾,而在如今这关键时刻,却成了肘腋之患,威胁到徐州州治彭城的安危。

    淮北地区,从西到东,大体上就是豫州总管府、亳州总管府以及徐州总管府所管辖的地区,而要守淮北,豫州州治悬瓠、亳州州治小黄以及徐州州治彭城这三个城池是必须守住的。

    在这其中,彭城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南军北伐,必须先拿下彭城,然后进攻青州,只有拿下淮北彭城以及青齐之地,才能打通泗水水系,借以用舟船输送粮草辎重直抵黄河,以此作为北伐军的粮道。

    占据了青齐之地,北军便可沿着黄河向西横扫,席卷河南之地,当年晋末刘裕北伐,就是这样的路数,而当南朝丢了彭城,就再也无法有效威胁河南各地。

    所以彭城很重要,甚至比悬瓠还重要,而现在,本来可以增援彭城的青州军,却被妖僧掀起的叛乱弄得焦头烂额,没了外援的徐州军,面对陈军极有可能发动的攻势,也会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尉迟惇觉得本来就痛的头愈发疼痛起来,闭着眼睛缓了缓精神,他睁开眼问道:“说吧,你们原本打算将大军撤到何处”8)

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