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六章 收尸

    咯吱咯吱的声音将麦铁杖吵醒,他睁开眼睛,发现眼前一片光影交错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漆黑的天空,而四周有人在说话,面庞被闪烁的火光映亮,看上去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?”

    “哟,老兄醒了?你没死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扶我一把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他挣扎着坐起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马车上,旁边还坐着几个伤兵,连着车外正在步行的几个士兵,定定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麦铁杖只觉得头很痛,伸手去摸,发现脑袋已经被布包扎起来,正要问旁边的伤兵,只见对方向着自己点点头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他没死,活下来了,全身都是伤,却无大碍,手脚都还在,一根手指都不少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天黑,距离战斗结束过了半个小时,也就是两炷香时间,当然,己方击退了强敌,今日的血战,胜利了。

    伤兵们能走的就慢慢走回柴村,伤势较重的由马车驮着回去,如今风雪交加,在野地里可不能久留,不然导致伤势恶化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老兄,你还是躺下吧,脑袋伤了可不是小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命大,当场没死就不会死。。。”

    麦铁杖挣扎着要下车,把位置让给其他伤兵,被随行的士兵劝住:“得了吧老兄,你脑袋都差点让人开瓢,好好坐着,别一下把脑袋折腾得真开瓢了可怎么好?”

    “哎,我一躺在车上,就觉得自己是被人收尸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骂人呢吧这是!”几名伤兵笑骂起来,他们没那么矫情,听不得丝毫不吉利的话。

    麦铁杖“嘿嘿”笑了笑,他一向不怕死,但还是老老实实坐在车上,将原来盖在身上的披风紧了紧,现在已经是晚上,天寒地冻的,确实让他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长长的队伍正在向柴村行进,虽然最后的决战地点距离柴村不算远,但沿途到处都是尸体,有人的,也有马的。

    近处是这样,远处也是这样,环顾四周,一片狼藉,各种死相的尸体,横七竖八倒在野地里,许多士兵三人一组,在收敛同袍的遗体,顺便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再顺便给没断气却活不了多久的敌兵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今日一场血战,从早上打到傍晚,极度亢奋过后的麦铁杖,只觉得全身无力,想起阵亡的同袍不由得有些伤感,随即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我们伤亡多么?”

    “哪知道呢,到处都是死人,具体伤亡人数得将军们才清楚吧。”一名伤兵说道,不过语气却没那么沉重:“放心,好多人都成了血人,扒了铠甲之后,都是些皮外伤,挣扎着起来,好歹能自己站着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咱们穿的铠甲是沉了些,不过质量那是真好不是?被人射成刺猬都好端端的。”

    “被马撞了有铠甲也没用。。。。。。我那个队,伤亡都过五成了。。。。唉,说不定全军伤亡过二成是有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虎林军教授士兵们读书写字,所以大家的基本算术水平不错,此战本部兵力超过四千,如果伤亡过二成的话,那就是至少有八百多同袍伤亡。

    有些惨,却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,这话题有些沉重,但大家并没有消沉。

    既然来投军,投的又是虎林军,士兵们早已想通了,在战场上玩命,死了无怨,活着就继续想办法立军功,反正阵亡和伤残的士兵都会有足够的抚恤,家人也会得到妥善安置,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没意思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便驶入柴村,柴村外围同样倒着大片尸体,许多士兵手持弓箭警惕的看着外面,提防有人趁夜偷袭。

    敌军大多是骑兵,逃得快,掉头再冲过来也快,虽然今天己方打了大胜仗,但没人保证那些溃散的骑兵之中,有铤而走险之辈又转回来搞偷袭。

    风雪交加,有许多青壮点着火把收敛鹿角、拒马旁的尸体,虽然如今天寒地冻,尸体没那么快腐烂,但堆在村外总不是个事,万一晚上有人摸过来,趴在地上装尸体,很难分辨真伪,所以要将尸体抬走。

    顺便将铠甲扒下来,收拾收拾能用的兵器,甚至连脚上穿的靴子都要‘回收’。

    死人的东西当然晦气,但在战场上没那么多讲究,骑兵穿的靴子大多不错,穿在自己脚上可就不怕生冻疮,而这些阵亡者身上的值钱之物。。。

    官军说了,铠甲和兵器要上交,其他物品,谁收尸那尸体身上的东西就是谁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好处,随军青壮们干劲十足,即便许多人从没见过死人,见了血就头昏,依旧壮着胆子去收尸,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士兵一旁监督,免得有敌兵装死,忽然发难。

    麦铁杖看着收尸的场景,忽然想到若是自己倒在战场上,是不是也会被人扒铠甲、脱靴子,把值钱的东西一扫而空?

    然后被人抬到大坑里埋了,或者就这么曝尸荒野,被野兽啃得只剩下一具白骨?

    那场景有些凄凉,不过麦铁杖不在乎。

    男子汉大丈夫,死在战场才是死得轰轰烈烈,若是面色枯黄躺在病榻上,奄奄一息、满身草药味,最后被痰噎死,那要有多难看?

    马车进入柴村,看着喧闹的营地,麦铁杖忽然想起一件事:“对了,敌军主帅。。。也就是那奸相如何了?”

    同车几名伤兵闻言叹了口气:“哎哟,别提了,今日我们被骗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柴村一处,营帐内,田正月正与贺若弼交谈,作为各自军队的主将,繁杂军务不需要他们去处理,此时两人正在讨论战局。

    作为诱饵的虎林军,成功引蛇出洞,只是这条蛇实在是太大了,而作为迂回骑兵的贺若弼,实际上预期的偷袭是落空了,结果却阴差阳错摸到敌人的本阵后面。

    “多亏贺若将军急中生智,用假人头赚得敌军军心大乱,不然以对方的兵力优势,一旦集中起来反扑,我军的伤亡恐怕会过半,今日就是个凄惨的平局。”

    田正月的称赞,包含着些许无奈,他当时是真以为尉迟惇被贺若弼斩首,可谓是欣喜若狂,结果到头来却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兵不厌诈嘛。。。”

    贺若弼笑了笑,当时他是急中生智,唬得大量敌兵以为主帅尉迟惇阵亡,随即军心大乱,被己方骑兵一冲,瞬间就溃败了。

    但这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己方实力要到位,贺若弼仔细看过战场,看到满地尸体,不由得为虎林军的表现由衷敬佩。

    被那么多骑兵围攻,从早上打到下午,承受了无数次冲锋,不但没有崩溃,反倒主动出击,进攻敌军本阵,不是敌人来给他们收尸,而是他们给敌人收尸。

    初步统计结果,兵力超过四千的虎林军此战伤亡近千,算是伤得开肉绽、血肉模糊,但没有伤筋动骨,考虑到这是和骑兵作战所出现的伤亡,贺若弼十分佩服虎林军。

    一般的军队,在战场上的伤亡达到两成就崩溃了,更别说承受敌军骑兵的反复冲击,他征战数十年,从没见过如此顽强的步兵。

    兵这么顽强,练出这支兵的宇文温能够据守孤城悬瓠数月而不失,那就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贺若弼对西阳王宇文温的实力,有了一次确切的了解,不过感慨归感慨,接下来的仗怎么打,是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虎林军伤亡两成,他的骑兵伤亡过三成,让人有些心痛,不过敌军的伤亡更惨重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己方大获全胜,按照粗略的统计来看,敌军阵亡人数不低于七千,其中将近一半是溃败后来不及逃跑,被己方追斩的。

    看样子敌军应该有接近过半的伤亡,算是被打得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己方伤亡相对来说就少了,而俘获无算,其中至少有战马三千余匹,这是名副其实的大胜,但不能高兴得太早。

    敌军大败,但威胁依旧,因为对方绝大部分是骑兵,溃散之后,迟早会集结起来,继续投入作战,这就是骑兵少的无奈:胜不能追,无法将对方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田正月手头上的骑兵不算多,贺若弼带来的骑兵又有不小损失,所以敌军溃败之后,趁势掩杀的效果有限,总体来说,己方是将对方击溃而不是歼灭。

    那么如何休整军队打好接下来的仗,是田正月和贺若弼要解决的问题,不过在这之前,他们要对一件事情作出判断。

    己方那支追杀尉迟惇的骑兵,到底能否得手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