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五章 震撼

    迂回,是常见的战术,两军交战之际,派出移动能力强的精锐,经由侧翼绕过敌军正面,从其后背发动进攻,类似的战术就叫做迂回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承担迂回作战的军队最好是骑兵,因为骑兵的移动力强,能够在较短时间内实现这一目的,而光有骑兵还不行,必须有人率领骑兵避过敌军游骑,实施出其不意的迂回、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这种要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但对于贺若弼来说,没什么难处。

    他十几岁就跟着父亲上战场,驰骋沙场数十年,弓马娴熟,用兵虚虚实实,擅长出其不意迂回侧击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才获得领兵迂回、从背后袭击敌军的重任。

    一千三百名骑兵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在庸才手中,不过是招摇过市的仪仗队,若在会用兵的将领手中,那就是夺命尖刀,

    贺若弼领兵从光城出发,从东边绕了个大圈,一路上避开敌军游骑,过淮水,然后折向北,然后继续迂回,扮作尉迟氏的军队,大摇大摆绕到宋平以北。

    他原本的计划,是伺机偷袭敌军大营,结果对方已经全军渡过淮水南下。

    贺若弼领着部下再过淮水,试图搞偷袭,结果刚过河没多久便暴露身份,他孤注一掷,不管不顾领兵向南疾驰,打算冲到预定地点柴村,与友军汇合,结果。。。。

    结果作为诱饵的虎林军,居然引来了上万骑兵。

    按照战前的约定,佯攻宋平的虎林军,要撤到柴村并坚守待援,吸引敌军的注意力,让迂回的友军能够实施偷袭,所以贺若弼打算到柴村和虎林军汇合,抱团取暖。

    结果一路南下接近柴村时,发现敌军正竭尽全力攻打柴村。

    往别处跑是跑不掉了,贺若弼瞬间就决定奋力一搏,直接冲击敌军本阵,尽可能为柴村友军解围,结果发现对方本阵飘扬着绣有“尉迟”二字的大旗。

    尉迟惇在督战?背对着我?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!

    贺若弼心中狂喜,快马加鞭,指挥队伍排列成冲锋的锥形阵,突破螳臂当车的游骑,向‘尉迟’大旗所在的敌军本阵冲锋,不到一里的距离,很快便缩减到一半。

    他们此时是从上风向发动进攻,仓促应战的敌军骑兵被风沙迷了眼,无法有效阻拦,原本集结在左右两侧的骑兵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眼睁睁看着北来之敌撞进了本阵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南来的步阵,也和本阵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忽然出现的友军,让决死冲锋的虎林军将士士气愈发高涨,虽然鏖战大半日,许多人体力开始下降,但在激动人心的号角声中,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,向着面前的敌兵冲杀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守悬瓠,带走了绝大部分火油弹,此次北上的虎林军,只有少数火油弹作为杀手锏,如今悉数投入作战,以此作为敲开敌阵的利器。

    距离不到十步,对方投掷出轰天雷,与此同时,虎林军将士投掷出珍贵的火油弹。

    爆炸声此起彼伏,火光不断闪烁,虎林军战锋队率先突入敌阵,强行撕开一个个裂口,长枪兵随后挤入,直接将敌阵外围打崩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开始,因为内层的敌兵,是头绑绿巾、铠甲下穿着锦袄的甲士,这是尉迟亲军黄龙兵的独有标记。

    一些黄龙兵被火油引燃,没有满地打滚,而是嚎叫着向虎林军士兵扑来,想要同归于尽,又有人点燃为数不多的轰天雷,为了确保最大杀伤力,直接抱着轰天雷冲向长枪阵。

    零星的爆炸声中,许多勇敢的生命消逝。

    尉迟惇此次南下作战,带的都是骑兵,为了轻装追击敌人,所以没有携带多少轰天雷,作为贴身近卫的黄龙兵亦是如此,少数轰天雷用尽后,许多人直接向长枪阵冲锋。

    即便被长枪贯体,也拼尽全力用双手各抓住一根长枪,这些黄龙兵要用生命扰乱枪阵,为同袍突进创造条件。

    他们世代都是尉迟氏的部曲,如今郎主就在身后,即便是死也要挡住敌人,保得郎主周全。

    许多黄龙兵以血肉之躯,将长枪兵刺在自己身上的长枪困住,又有更多的黄龙兵手持短兵冲上前,不顾伤亡惨重,强行逼近贴身肉搏。

    疯狂的敌人,不要命的自杀式进攻,面对着血腥白刃战,虎林军长枪兵同样嚎叫起来,前排士兵弃了长枪,拔出随身短兵,与突进来的敌兵展开生死搏斗,而伤痕累累的战锋队将士,此时已进入癫狂状态。

    身上多处负伤的麦铁杖,早已将碍事的风镜扯掉,此时他手上的刀已经砍断,扯下兜鍪当做钝器用,奋力一砸,将扑上来的黄龙兵砸倒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人,到处都是血,浓烈的血腥味,刺激着麦铁杖,他的耳朵已经被近距离爆炸的轰天雷震得嗡嗡作响,什么都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许多同袍倒下,许多同袍涌了上来,许多敌人倒下,又有许多敌人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什么三人配合,他早已不记得,脑子里想的就是杀敌,眼前晃悠着的人,只要内穿锦袄,戴着绿头巾,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背上挨了一刀,但有铠甲挡着,不碍事,兜鍪已经被他砸得变形,索性砸向一名敌兵,然后挥舞双拳扑了上去,两人厮打着滚在一起。

    随手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,麦铁杖狠狠砸向对方戴着兜鍪的脑袋,接连砸了几下,砸得对方口吐白沫,就在这时,脑后生风,他刚来得及转头,就见有人握着石头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麦铁杖脑门挨了重击,随即双眼一黑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混战在继续,血腥而又残酷,但常年刻苦训练的虎林军将士,凭借着扎实的格斗技术和强健的体能,渐渐在混战中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而困兽斗的黄龙兵,现在是腹背受敌,其受到的致命伤害不但来自正面,也来自背部。

    贺若弼率领的骑兵,以形同自杀的方式直接撞进敌军阵中,一开始便伤亡了三成,但这样同归于尽的冲撞很有效果,不但外围的敌兵伤亡惨重,就连内层的黄龙兵也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南侧,是疯狂肉搏的虎林军,北侧,是不要命冲锋的贺若弼所部骑兵,腹背受敌的黄龙兵,再骁勇也支撑不住两面夹击,只能竭力为郎主尉迟惇杀开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身中数箭的尉迟惇,因为有铠甲护体所以并无大碍,他手提长刀,不顾黄龙兵的拉扯,声嘶力竭指挥周围士兵迎战。

    率领将近两万骑兵出击,居然落得如此狼狈下场,外围还有大量骑兵,从总兵力上来说自己有明显优势,结果本阵居然被突破了!

    尉迟惇此时热血上头,自尊不允许他落荒而逃,他还有很多兵,并不是兵败如山倒,只要再坚持一下,再坚持一下就好!

    “放手!放肆!你们这些懦夫!杀敌啊!!”

    “四郎君!!再不走就走不脱了!”

    一名年长的黄龙兵,哭喊着抱住尉迟惇的腰往外拖,老郎主故去才一年多,他潜意识里还是把尉迟惇当做之前的尉迟四郎君。

    黄龙兵们不顾尉迟惇的叫骂,牵来一匹马强行将他架上去驮住,又有人骑上马不顾一切护送着郎主突围,贺若弼远远见着急了眼,试图领兵突过去,却被不要命的黄龙兵们奋力拦截。

    接连砍翻数人,贺若弼身上多处受创,眼见尉迟惇骑马逃离,他也想骑上马去追,然而坐骑已经死了,又身处混战之中,一时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外围的己方骑兵,见着有人逃跑,看样子很像是主帅,什么也不管径直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贺若弼看着四周一片狼藉,看见满地都是尸体,而敌军看样子还在困兽斗,就在这时,中军大旗被虎林军将士砍倒,他随即眉头一皱,计上心头。

    将一名敌兵枭首,贺若弼用长矛挑着这人头,高声大呼:“尉迟惇首级在此,尉迟惇首级在此!!”

    如此明目张胆的撒谎,让他的部下目瞪口呆,不过大家很快回过神来,齐声大呼“尉迟惇首级在此”,虎林军将士见状面露狂喜之色,亦跟着大呼,声音很快便向四周传播。

    这声音,震撼着整个战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