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三章 虎头旗迎风飘扬(续)

    脚步声起,一堵堵木墙出现在长枪阵外,那是背着盾牌的弩手正在出击,这些盾牌如同门板大小,自带支架,能直接立在地上,相互间组成盾墙。

    因为弩手背着这些大盾,远远看去像王八背着壳,所以别称“王八弩”。

    这些弩兵是黄州州兵,平日里专门训练摆盾阵射弩,可以成为军阵的辅助,专门负责和敌军弓箭手或者弓骑对射,弩兵用的是铁臂绞盘弩,威力比踏张弩还要强。

    弩兵们的动作很快,没多久便在长枪阵外围组成一个个盾墙,无数弓骑在风沙中游走,向着盾墙后的弩手射箭,然而身着铠甲的弩手有盾墙掩护,可以从容瞄准移动中的马匹,然后扣动机括。

    铁臂绞盘弩射出的弩箭威力极大,箭身开着血槽,未着甲的战马中了一箭大多流血如注,熬不住疼的战马跑不了多久便颓然倒地。

    只是过了一会儿功夫,弓骑在与弩兵的对射中便渐渐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对于弓骑来说,射箭不成也可以冲锋,虽然没有马槊,但凭着人和马加在一起的重量,其冲击力也非同小可,可以直接将人撞倒然后踩死。

    然而想要冲锋的弓骑,面对盾墙有些犹豫,而此时长枪阵已经结阵完毕,冲击弩兵已经没有意义,随着本阵号角声响起,弓骑轰然散开。

    战场上除了呜呜的风声,似乎安静下来,这一难得出现的寂静,预示着新一轮风暴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一直猛吹的北风似乎减弱,好像有一堵墙挡在上方向,挡住了凛冽北风,弩兵们借着盾墙转动摇把给弩上好弦,屏气息声看向外边,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惴惴。

    如同猎人在林中遭遇猛兽时,瞬间的心悸。

    马蹄声起,密集如潮,大地在颤抖,似乎有千军万马在向出击的军阵移动,弩兵们呆了片刻,便被阵中响起的号角和喊声惊醒:“撤回来,快撤回来!”

    将大盾提起,往背上一背,弩兵转身就跑,有大盾在背后挡着,即便背对敌人逃命也不怕箭矢来袭,只是这模样远远看上去确实像王八。

    刚跑到长枪阵边缘,北面的风沙中忽然现出一道道高大的黑影,伴随着如潮的马蹄声,向着长枪阵逼近。

    人马具甲的具装甲骑,是这个时代威力最大的重骑兵,任何箭矢都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,而集结完毕、已经冲起来的具装甲骑,其冲击力无与伦比,在战场上几乎没有对手。

    即便是结阵完毕的长枪阵、长矛阵,在具装甲骑的直接冲击下也会伤亡惨重,因为人、马数百斤重量,即便被长矛、长枪刺中,也会带着冲力撞向军阵,被其撞中的甲士不死也残。

    用具装甲骑冲击严阵以待的长矛阵、长枪阵,效果明显,但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战法,因为具装甲骑可比不值钱的长枪兵、长矛兵贵重得多。

    人穿的铠甲,造价不低,而马穿的铠甲,造价更高,能够在穿着马甲的同时驮着身穿重甲的骑兵冲锋,这样的战马,是马中上马。

    用昂贵的具装甲骑强行冲撞阵型完好的长矛/长枪阵,如此行为形同烧锦缎取暖,不是每一个主帅都有如此气魄和财力下决心使用,但对于权倾朝野的丞相尉迟惇来说,这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具装甲骑分成几拨,组成一堵堵铁墙向着长枪阵压去,骑兵们看着前方的长枪丛林,心中毫无惧意,他们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将对方的长枪阵撞得粉碎。

    紧随而至的同袍,会将这些不识好歹的长枪兵踏成肉泥!

    那些背着大盾的弩兵,向着具装甲骑射出最后一轮箭,然后撤入长枪阵中,这一轮箭未能遏制具装甲骑的冲锋势头,没有一人一马倒下。

    视死忽如归的具装甲骑骑兵,握紧手中马槊,就在他们距离长枪阵不到三十步时,第一排骑兵忽然前扑,纷纷栽倒地面。

    如墙进的具装甲骑,被地上布置的铁线所制绊马索绊倒,这些绊马索,是弩兵结成盾墙与弓骑对射时,其他士兵借助盾墙掩护所设置。

    铁线绊马索共计三道,被人用门字铁钉固定在地上,坚韧异常,将气汹汹的具装甲骑绊得人仰马翻,后续骑兵见状扯住缰绳,调转方向,整体速度瞬间放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长枪阵中响起号角声,随即长枪兵们呼喊起来,平端长枪向前快步前进,他们迎着风沙,向着正在调转马头的大量骑兵发动冲锋,随军移动的虎头旗,迎风飘扬。

    虎林军从诞生伊始,就是一支以步兵对抗骑兵为建军目标建立起来的军队,长枪兵对抗骑兵的手段除了结阵,还有另外的战术,那就是设法凝滞骑兵的速度,让其慢下来,然后步行冲锋。

    虎林军的长枪兵,即便是死,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!

    速度骤降的具装甲骑们,没有想到敌军长枪兵竟然敢全军出击,步兵居然对着骑兵冲锋,这样的行为不是疯狂就是愚蠢,而让他们更惊讶的是,对方的移动速度出乎意料的快。

    经过长期严格训练的虎林军长枪兵,即便在身着重甲、必须保持队形的情况下,依旧可以做到快步前进,赶在调转方向的具装甲骑速度起来前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失去速度的骑兵,在乱军之中就是任由长矛/长枪兵蹂躏的鱼腩。

    战马披着沉重的马甲,又驮着更加沉重的骑兵,速度一但慢下来,再想加速就没那么快,也没那么灵活,长枪如林般捅来,人和马躲都没地方躲。

    即便身披重甲,在长枪的突刺下依旧无法金刚不坏,许多骑兵直接被捅死,有的骑兵跳下马来,拔出佩刀试图困兽斗,同样被长枪捅死。

    有骑兵策马试图离开,马腿被长戟兵用带着钩的斧戟绊倒,然后被其举起斧戟来那么一劈,脑袋开瓢。

    先前还是气势汹汹的具装甲骑们,如今就像坠入油锅的猛犬,不断的挣扎、哀鸣着,身躯被肢解,渐渐没了动静,而就在这时,两侧又传来马蹄声,风沙之中,大量骑兵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攻打柴村东、西翼的骑兵,得知北面战况激烈,奉命赶来增援,见着柴村敌军居然敢主动出击,而现在还把两肋和后背暴露无遗,骑兵们毫不犹豫的发动直接冲锋。

    此时的虎林军长枪阵,即便处于冲锋状态,依旧保持着阵型,四个方阵相互间保持着些许间隔,构成了一个“田”字,相互策应。

    四个方向都能防御,不存在暴露两肋、后背之说,面对突然从两翼冲来的大量骑兵,将士们很快便做好了防御准备,握紧长枪,勇敢面对即将冲阵的敌军骑兵。

    时值下午,天色昏暗,风沙依旧,碰撞声频繁响起,长枪折断、人仰马翻,飞扬的雪花,被到处喷洒的血雾染成了红色,如同猩红的柳絮,让人触目惊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