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一章 回环连打

    北风中,号角如潮,围在柴村外的骑兵纷纷动起来,按各自所属分成许多股,借助着风沙掩护,向柴村快速接近,逼近外围鹿角、拒马,然后向着村内放箭。

    大风中,羽箭很容易被吹歪导致准头下降,骑兵们骑马在移动中放箭,目的不是杀人,而是吸引对方的弓箭手,己方的主攻方向为正北,其他三个方向为助攻,同时进攻可以分散对方的兵力。

    四个方向同时有骑兵接近,村中敌军自然要分头布置弓箭手放箭,如此一来,布置在北面的弓箭手就多不了,如果对方敢不在另外三个方向布置弓箭手,那么助攻就会变成强攻。

    骑兵并不只是骑在马上才能作战,一名精锐骑兵,骑射娴熟甚至能左右开弓都很常见,而骑射,实际上是骑和射。

    骑在马上射箭,下马后也能射箭,不光能够策马冲阵,也能徒步冲锋,而这个时代骑兵的作战方式,下马步战也是很常见的,主要是对付布置了鹿角、拒马的敌人。

    骑兵有两种,战马披甲、战马不披甲,无论是哪一种,骑兵都是披甲的,人马具甲的就是具装甲骑,仅仅是人披甲而马不披甲的就是轻骑。

    轻骑是为了保证移动速度而不让战马披甲,那么冲锋时马匹受伤是很常见的事情,战马死了,骑兵就徒步进攻,这在战斗里也很常见,所以骑兵都会带着两张弓,一张步弓、一张骑弓。

    下马步战时,一边接近敌人一边用步弓射箭,最后把出佩刀肉搏,这也是骑兵作战常见的形式。

    此时攻打柴村的骑兵,在骑射的同时,又有人在七八十步距离下马,拿着步弓向村庄逼近,他们身披两重甲,不惧流矢,借着零星车作掩护,向村庄边缘那些若隐若现的敌兵射箭。

    有的人右臂上还绑着小盾,时不时挡住射来的羽箭,下马骑兵从东、南、西三个方向逼近柴村,射完三轮箭之后后侧,然后是新一拨步行骑兵上前继续放箭。

    有骑射,有步射,有后撤,有前进,看上去场面有些乱,但实际上却井然有序,因为大家都跟着各自所属部队旗帜行事,一切都是乱中有序。

    这是名为“回环连打”的战法,俗称‘车轮战’,就是要仗着人多势众,消耗对方的体力,弓箭手连续放箭会导致臂力严重下降,如果不能及时休息,到后面就会脱力。

    一个队进攻,就有三个队等在后边,队伍轮流进攻、轮流后撤休息,这种战法需要严密的安排,士兵们才不会乱成一团,而能组织起这样的‘回环连打’,将领即便不是名将,也距离名将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上万骑兵,连着上风向的北面,就这么围着柴村回环连打,距离村庄越来越近,身着重甲的下马骑兵,渐渐逼近了外围鹿角、拒马。

    然后开始拔鹿角,破坏拒马。

    他们是助攻,但一有机会便强攻,东、南、西三个方向助攻的下马步行骑兵,已经不顾箭矢开始破坏柴村外围鹿角、拒马,而伤亡也开始增加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面对的不再是弓箭手,而是弩手。

    柴村中的敌军弩手,同样身着重甲、不避箭矢对射,这些弩手用的弩有些特别,因为风沙大,步行骑兵看不太清楚这些弩奇怪在哪里,但对方上弦时的动静,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上弦时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如同绞盘在转动,也就是说这些弩兵用的弩,很可能是靠绞盘上弦的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单人使用的大威力弩是踏张弩,但从没听说过绞盘弩,弩的射速慢,但威力大,此时柴村敌军弩兵的杀伤力很高,五十步距离上步行骑兵身披两重甲也挡不住弩箭。

    身躯中一箭,就能让人疼痛万分,身上铠甲在这些弩面前就如同纸糊的一般。

    许多步行骑兵被射倒,但更多的人弯弓搭箭与柴村敌兵对射,双方伤亡都在增加,但人数多的进攻方依旧占据着优势。

    他们仗着人多势众,破坏着外围鹿角、拒马,渐渐逼近到距离敌军防线不到三十步处,就在这时,一道道奇怪的障碍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由铁线卷成的一道道障碍,高度及胸,铁线是由几股细铁线绞成,筷子粗细,上面带着铁刺,这一道道铁线如同巨蛇般横卧在柴村外围,用刀急切间砍不断,而如此近的距离,对方弓箭手射出的箭也能破甲。

    步行骑兵推着车前冲,想要冲破这些铁线组成的障碍,然而这些障碍有木桩为骨,短时间内难以冲破,回环连打的攻势,瞬间减缓下来。

    进攻方只能凭借车的掩护,和对方弓弩手对射,新一拨‘回环连打’的步行骑兵,拎着斧头上前,试图将这些铁线障碍破坏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障碍如同竹笼般横着,用斧头砍急切间难以奏效,即便去砍、拔固定障碍的木桩,柴村里射出的弩箭让步行骑兵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战斗从清晨持续到午时,天色依然昏暗,北风依旧强劲,飞沙走石间,柴村外围堆积的尸体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东、南、西三面的助攻已经竭尽全力,吸引了柴村敌军的过半兵力,接下来,就看主攻的北面,能否一举突破敌军布设的障碍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主攻方向有手持大斧破障的陷阵死士,要突破这些铁线障碍,想来不会太费力。

    柴村北,集中兵力猛攻的步行骑兵,受阻于铁线障碍前,车无法前进,敌军弩手凶猛,许多步行骑兵中箭倒下,直到手持大斧的死士奋力破障,以伤亡惨重的代价清理出通道,进攻才得以继续。

    虽然步行骑兵们是顺风进攻,但他们发现对方弓弩手即便逆风却表现非常神勇,除了羽箭的射程受影响,对方竟然能迎着风沙和他们对射。

    战斗从清晨持续到现在,在逆风的极其不利情况下,柴村敌军能有如此表现,确实让人诧异,然而再骁勇的士兵,也无法弥补数量上的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所以,新投入作战的千余步行骑兵,已经做好了一鼓作气攻入柴村的准备。

    号角声起,那是己方冲锋的信号,他们嚎叫着步行冲锋,冲向距离不到三十步的敌军防线,只要突破了这道防线,他们就能冲进柴村,击溃对方的反抗。

    号角声又响起来,声音却是从柴村传出的,敌军防线忽然躁动,无数长枪出现在风沙中,如同树林般密密麻麻,然后齐刷刷平放。

    据守柴村的虎林军将士,人人戴着口罩和玻璃风镜,身着制作精良的西阳铠,排出严密的反冲锋队形,在凄厉的号角声中,迎着风沙,向来犯之敌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如潮的喊声响起,那是虎林军将士的怒吼,也是血战前的宣誓:“杀敌,杀敌!”

    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!!:meinvlu123!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