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章 干柴烈火

    柴村北郊,官军营地,丞相尉迟惇正在帐中听取将领的汇报,南撤的敌军如今已被官军骑兵围在柴村里,柴村距离柴水不过一里,但对方再没有机会渡河继续南下。

    骑兵的优势,就是移动速度快,面对敌人,是战是撤都是自己说了算,小股骑兵,可以从容袭扰百人甚至千人的步兵队伍。

    而两万骑兵投入作战,以步兵为主的敌人,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,甚至连移动都难以做到。

    尉迟惇亲自领兵南下,将为数众多的骑兵如同撒网一般撒出去,数十骑一队的游骑斥候,分成无数队散布在息州、光州地区,将各地的动静都探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综合各方汇集到他这里的消息,攻打宋平未果而南撤的这支敌军,并不是孤军,对方有光城方向来的援军,但被官军骑兵半路袭扰,无法北上,所以被困在柴村的这支敌军,现在是孤军了。

    根据斥候捉到的舌头所供述的消息,尉迟惇得知这支敌军的实际人数大概勉强过万,除去随军输送粮草的青壮,能作战的兵员大概在七八千左右,其中骑兵大概有两千多。

    敌军的构成,确实是以虎林军为主,加上一些黄州弓弩手,如今盘踞柴村扎营,在外围布置了许鹿角、拒马,意图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美其名曰固守待援。

    “丞相,据那些俘虏供述,敌军所携带的干粮应该还能撑上将近十日,至于水源,村中水井倒是有几口,虽然水质较差,但撑上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军中未见有人宣称是西阳王,也未见打出‘宇文’旗号。”

    “据俘虏供述,虎林军北上之前,山南那边又有援军抵达,而此次试图接应虎林军的应该就是这股援军,步骑合计约有七千兵力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七千。。。”尉迟惇思索起来,七千加万五千兵,也许后续还有更多的兵马进抵光城,看来宇文氏是把光城作为主攻的出击据点,他之前判断对方要声东击西,果然是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不要紧,现在他带着两万骑兵南下,对方佯攻宋平未果南撤到柴村的八千战兵,别想再回去,至于剩下的敌军,在他的骑兵面前,只有困守光城的份。

    如果宇文氏还有另一支主力出西面的申州平阳,那也不要紧,围住悬瓠的官军虽然如今以步兵为主,但兵力也有数万,足以和对方对峙。

    而他的骑兵要回援悬瓠,最多不过三日。

    这就是骑兵的优势,移动速度快,可以集中兵力将数量看上去很多却很分散的敌军逐个击破,两万骑兵所形成的战斗力,可比十万步兵要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百余年来南军北伐屡次失败的原因:没有足够的骑兵,就无法掩护漫长的粮道,粮道一旦被切断,前线的士兵就会军心大乱,甚至连撤都撤不了,只能各自为战被人分割包围,最后被人逐个击破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尉迟惇有绝对的信心让相对缺马的宇文氏军队尝到苦头,将所谓的东西出击,变成一场徒劳无功的笑话。

    困守柴村的敌军,现在已经被他的骑兵围得水泄不通,他要做的就是立刻歼灭这支敌军,然后将离开光城北上的那支援兵也一举歼灭,解除寿春可能面临的威胁。

    到时候外缘断绝,困守悬瓠的敌军,迟早要完蛋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准备好了么”

    “回丞相,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清晨,北风凛冽,飞沙走石,天地昏暗,位于柴村中的人被风沙迷眼,根本就无法看清上风向的动静,而柴村以北不到三百步距离,聚集地了大量的士兵。

    中军处树起步障挡风,丞相尉迟惇端坐上首,现场督战,而早已准备就绪的将士,开始进行进攻前的准备。

    他们将无数收集起来的干草枯枝堆积成许多小山,然后将其依次点燃,借助强劲的风势,干柴烈火很快烧起来,见着火势已成,有人将收集起来的马粪扔进火堆中。

    不干不湿的马粪烧起来会产生很浓的烟雾,还夹杂着一股臭味,这是北地骑兵常用的战术,于出击前在敌军上风向烧马粪纵烟,可以熏得对方军阵里的士兵涕泪横流。

    上万骑兵,一人双马,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马粪,这就成了制造刺鼻烟雾的最佳材料,量大管够,加上干柴烈火还有强劲北风,其效果必然比往日更加出众。

    大量马粪燃烧着,刺鼻浓烟将下风向的柴村笼罩起来,与此同时,士兵们将赶制的楯车排列完毕。

    楯车有数百辆,分成数列,作为士兵逼近柴村的移动遮挡物,此时应该是日出时分,但天气恶劣,满天乌云,风雪交加之际,依旧一片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又有数百骑兵出列,策动马尾绑着树枝的坐骑来回疾驰,扬起大量尘土,被北风裹挟着冲向下风向数百步外的柴村,尉迟惇用千里镜望去,却见柴村如今烟尘滚滚,只有些许模糊不清的房屋黑影在烟雾中显现。

    在这种逆风的极端不利情况下,柴村中的弓箭手如何射箭

    打仗,身为主帅最希望打顺风仗,也就是己方处于上风向,敌军处于下风向,无论是水战还是陆战,风向的作用都不可小视,而现在,他轻而易举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身处上风向的军队,是背风,弓箭手的双眼不会被风沙迷住,而射出去的箭矢因为顺风的缘故,有效射程明显增加。

    身处下风向的军队,是迎风,士兵们的眼睛会被上风向吹来的风沙迷住,而射出去的箭矢因为逆风的缘故,有效射程骤减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因为风向逆转而导致胜负逆转的战例数不胜数,尉迟惇如今将敌人围在一个村子里,虽然对方临时扎起的营寨其范围早已超过这个小村子,但己方兵力众多,可以从容选择进攻方向。

    即便打着打着忽然刮起东南风,官军可以改变进攻方向,继续在上方向发动进攻,而对方就只能生受着,无论是纵火、泼洒生石灰,事关风向的任何手段都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这样的逆风仗,你们还想赢

    “丞相,将士们已准备就绪,请下令!”

    “很好,擂鼓,吹响号角,全军进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