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章 疑神疑鬼

    “没有追上?”

    “是的丞相,我军骑兵奋力追赶,奈何这些东西飞得太快,追到白苟附近时,就已经追不上了,毕竟半路上不一定都能策马疾驰,看样子这些东西会飞过宋平。”

    “宋平?宋平以南就是光州地界。。。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帐中只剩下尉迟惇一人,看着舆图陷入沉思,悬瓠守军这几日不消停,多次派出骑兵突围,却都己方挡了回去,他不太确定对方到底是真突围还是疲兵之计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围城不可能真的将城池围得一个人都跑不出去,若是以往,尉迟惇不会在围城时严防死守,但这次不一样,他耗费人力物力筑起长围、挖掘壕沟,就是要让守城的宇文温一点消息也传不出去。

    而对方手里的骑兵不少,如果集中兵力往一个方向突击,己方外围骑兵就得增加兵力,这样一来,至少要有七八千骑在悬瓠外围驻守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这些骑兵就会被对方时不时出击的行为弄得劳师动众,不能因为对方有实施疲兵之计的嫌疑就麻痹大意,尉迟惇对此越想头越痛。

    而今日一早,敌军骑兵再度出击,就在这些骑兵回撤不久,悬瓠城中忽然升起数个大布袋,随着北风向南飞去,官军将士从没见过如此情景,个个瞠目结舌,所幸有将领先反应过来,派出骑兵紧跟着南下。

    骑兵们发现这些大布袋在天上‘走走停停’,北风强就走的快,风力弱就走得慢,风停了就停下来,奈何高高飘在天上,他们的弓箭根本就射不到。

    今日北风强劲,骑兵们一开始还能跟得上大布袋,但渐渐地就被拉下,最后只能看着远去的大布袋无可奈何,这东西在天上畅通无阻,而骑兵们在野地里追却有颇多阻碍。

    豫州境内虽然是平原地形为主,但那些树林、河流、土丘都会让骑兵们的速度慢下来,所以在白苟附近只能放弃,不过还有部分骑兵继续南下,要到息州州治宋平,看看这些大布袋到底飞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尉迟惇今日没有目睹大布袋从悬瓠城里飞出去的情景,但根据将领们以及南大营士兵的描述,他得知每个大布袋下都有吊篮,上面似乎有人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和当初一样,当时的天子宇文乾铿乘坐大布袋飞天逃离邺城,而现在。。。莫非宇文温也是这么飞离悬瓠,往南面的光城逃了?

    尉迟惇一想到这个可能,莫名觉得心烦,西阳王宇文温之难缠,他已经领教过了,若不是有这条疯狗到处乱咬,己方先发制人的战略恐怕此时已经成功大半。

    孙子有云: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,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,故能自保而全胜也,尉迟惇带兵打仗多年,一直以这个目标而努力着,如今细细回味,他觉得宇文温反倒比他更接近这个目标。

    说进攻,宇文温从江州一路打到岭表、交州,攻破林邑国都,还有后面一连串战绩;说防守,宇文温守悬瓠守得让他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进攻和防守,宇文温都有辉煌的战绩,尉迟惇愈发觉得坏事就坏在宇文温身上。

    宇文温明明远在岭表,竟然能神奇的赶回来;明明他已经派了五支军队进攻大别山五关,结果竟然短时间内全军覆没,导致后方出现一个巨大空挡,被宇文温偷袭悬瓠得手。

    只要宇文温一出现,大好局面就会毁于一旦,现在这条疯狗极有可能从悬瓠脱困,尉迟惇怎么能不心烦。

    宇文温从岭表赶回来,定然是轻装上路,所以其亲军虎林军回来得较迟,没有跟随宇文温守悬瓠,如今虎林军抵达光州光城,可能是宇文温事先就策划好的。

    所以今日宇文温就乘坐大布袋飞天跑去南边了,要和自己的鹰犬汇合。。。

    尉迟惇如此推断,越推断越觉得心烦,他的兵力雄厚,正面对攻当然不怕宇文温这条疯狗,但对方用兵灵活,谁知道会搞出什么阴谋诡计来。

    如果是之前,尉迟惇倒可以从容对付宇文温,只是如今潼关大败、广陵大败之后局势愈发严峻,他没时间和宇文温周旋,但若不解决这条疯狗,让其瞅准机会又咬上一口,那可是会入骨三分的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到底有没有逃出去?

    尉迟惇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,原先已经和众将议定的方略,他现在觉得有些不妥,认为必须把宇文温逃到光城这一突发事件考虑进去。

    悬瓠守军这么顽强,宇文温离开后一样能守上不短时间,而宇文温跑到光城,可谓是疯狗上街,山南军队不必要急着解悬瓠之围,可以进攻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譬如说寿春。

    陈军如今正在进攻淮水下游的山阳、盱眙,光州光城位于淮水上游,其城外潢水向东汇入淮水,如果宇文温沿着河道向下游进军,寿春守军就无法向东增援身在钟离的尉迟佑耆。

    尉迟惇想着想着又否定了这一可能,息州州治宋平,就在淮水边上,其下游数十里就是潢水入淮口,他觉得宇文温要想东进进攻寿春,不向拿下光城北面宋平的话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光城方向的兵马向北移动,实际上不是佯攻而是来真的?

    他又开始怀疑光城敌军的动机,可能不是声东击西那么简单,越想越觉得对方还有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如果宋平丢了,敌军占据宋平后与光城互为犄角,届时逃出去的宇文温还真就会像疯狗一样,不顾一些进攻寿春。

    敌军兵临城下,寿春守军无暇他顾,淮南局势一片糜烂,宇文氏与陈国的联军甚至能威胁淮北州郡,尉迟惇觉得届时得花更多力气去阻止淮北局势恶化,哪里还有余力进攻关中?

    如此一来,让宇文亮在关中站稳脚跟,借助自己弄出的伪帝去收买人心,过上三五年,他再想灭掉宇文氏就很难了。

    虽然到后面真变成东西对峙,尉迟氏也能有大好河山,然而经历了几次大败之后,尉迟惇的声望会受损,想要压服人心会很难,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一番联想之后,尉迟惇开始疑神疑鬼,他不确定宇文温是否真的乘坐大布袋逃悬瓠并且南下,但料敌从宽,己方要按最坏的情况来做打算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尉迟惇命人擂鼓,他要召集众将议事,尽快商议出对策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