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九章 盘算

    官署议事厅,摆着几具棺椁,棺椁旁地面摆着几张草席,草席上摆着尸体,为白布遮盖,监军孔范在军吏的陪同下,逐一查看尸体。

    出使江北的陈国使主傅縡,离开京口时还与孔范谈笑风生,如今化作一具冰冷的尸体,躺在一张草席上,这位以才学闻名的饱学之士,死于王事。

    昨夜,周国东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尉迟佑耆设宴款待陈国使节,结果陈军偷袭广陵,一片混乱之中,尉迟佑耆大怒,将傅縡等陈国使节杀害,待得陈军攻入城内,在驿馆见到傅縡等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秦末楚汉相争,汉王刘邦派大将韩信攻打齐国,与此同时又派出说客郦食其去劝降齐王田广,郦食其不辱使命,成功说服田广归顺汉王。

    齐军放松戒备,韩信却趁机偷袭,一战破之,郦食其差点被愤怒的田广杀死,侥幸逃生。

    如今傅縡等人没有那么好运,陈军此次偷袭广陵,没有告诉出使的使节们,所以傅縡等人就只能为国捐躯了,孔范确认无误之后,示意军吏将傅縡遗体收敛入棺椁中,运回建康安葬。

    傅縡因为得罪了沈客卿、施文庆,数年前被两人构陷入狱,上表辩驳时言辞激烈,气得天子不行,结果天子后来心情好加上惜才,便罢了傅縡的官职让其赋闲在家,留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但沈客卿和施文庆可没打算放过对方,所以此次特意建议天子以傅縡为使主出使江北,打的就是借刀杀人的主意。

    孔范和傅縡没什么大仇,但选择了见死不救,如傅縡这样自诩清高的大臣,是他们这些佞幸臣子的天敌,多死一个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孔范和施文庆是同一类人,为了高官厚禄,为了取悦天子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,无所谓做奸臣,为此弄死一个傅縡不会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而傅縡这次“死得其所”,遗体运回建康之后,必然得朝廷风光大葬,他若是上次就死了,哪里还会有如此待遇?

    棺椁依次装车,车队在士兵的护送下向城外驶去,孔范走出议事厅,正好与此次攻打广陵的主帅萧摩诃打了个照面,两人相互打了声招呼,然后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平日关系极差,孔范作为天子心腹,专门和萧摩诃等武将对着干,天子将萧摩诃等将领的部曲划了一部分,分给孔范、施文庆等人。

    部曲,是宝贵的财富,可以父子相传,萧摩诃等将领征战数十年,早已把部曲当做最宝贵的东西,如今被人分了去,就和家财被人强抢一样,让人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然而孔范、施文庆等人有天子做靠山,将军们敢怒不敢言,双方的关系势同水火,若是平日碰面,基本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官军大胜,正是大有可为之际,孔范不傻,知道陆续还会有大功到手,不会在这紧要关头搞内讧。

    而对于萧摩诃来说,虽然极度讨厌孔范这种佞臣,但如今陈国好不容易打开局面,收复广陵后若能乘胜追击,极有可能收复淮南州郡,这种关键时候被孔范扯后腿,错失良机可就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所以基于各种原因,本来水火不容的两个人,开始就接下来该如何行事展开了热烈讨论,萧摩诃的意见,是按照事前拟定的策略,抓紧时间乘胜追击,尽快收复淮水一线要地,重建淮水防线。

    淮水自西向东流淌,最后奔流入海,长长一条淮水,是南朝重要的防线之一,而要想守住淮水一线,不可能在沿途所有地区设防,从古至今,只要守住几个地方,淮水防线就完整了。

    淮水有数条主要支流,是从北向南流淌,北军南下,其主力大军肯定沿着其中之一的甚至全部支流南下,所以这些河流的入淮口,是南军必须守住的要地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点守不住,淮水防线就会出现缺口。

    淮水的主要支流,至西向东依次为颍水、涡水、泗水,其入淮口依次为颍口、涡口、泗口,对应的淮水南岸有四座城池,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扼守颍口的淮南城池是寿春,挡住颍水上游来犯之敌,其上游对应的是周国豫州总管府,寿春如今为周国扬州总管府治所。

    扼守涡口的淮南城池是钟离,挡住涡水上游来犯之敌,其上游对应的是周国亳州总管府,钟离如今为周国扬州总管府管辖。

    扼守泗口的淮南城池是山阳,而与其西侧的盱眙形成掎角之势,挡住泗水上游来犯之敌,其上游对应的是周国徐州总管府,如今归属周国吴州总管府管辖。

    山阳和盱眙,位于广陵以北,收复广陵的陈军,经由邗沟北上入射阳湖,就能直接进攻山阳,然后分兵西进攻打盱眙,这一行动必须赶在周国徐州军反应过来前完成。

    然后竭尽全力西进,攻下钟离,只有如此,才能初步构建淮水防线,至于寿春,短时间内很难拿下来,因为陈军还要分兵去收复其他淮南州郡,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而周国的扬州军,如今正在攻打淮水上游的光城,守寿春有余,无力阻挡陈军收复淮南州郡,更重要的是,周国权相尉迟惇,率领大军围攻豫州州治悬瓠,在解决悬瓠以前,恐怕无法南下增援淮南。

    周国内讧乱成这样,萧摩诃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陈军必须赶在尉迟氏的军队反应过来前,尽可能攻城掠地,重建淮水防线,孔范对此表示赞同,就差拍胸脯保证,不会扯这些“老匹夫”的后腿。

    主帅和监军,就该势同水火,不然天子会寝食难安,但孔范如今可是想通了,收复广陵只是第一步,收复淮南州郡才是最大的功劳。

    只有和萧摩诃这老匹夫合作,他才能揽功,人只要念头通达,即便是仇家在面前,都能和对方谈笑风生,而孔范的盘算可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陈国如果真的能够推进到淮水一线,那么就有必要调整策略,以便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尉迟氏想要腾出手来对付宇文氏,就得与陈国媾和,以淮水为界;而宇文氏不想被陈国掣肘,就得归还夺去的江州、岭表,还有巴、湘之地,否则无法腾出手来对付尉迟氏。

    宇文氏会老老实实归还侵占的陈国国土么?

    不会,但陈国不可能坐视上游江州在别国手里,时刻威胁国都建康,而自己的主力反倒跨过淮水继续北攻,宇文氏想要维持双方的关系,就得做出让步。

    不然,陈国收复淮南后,进攻方向必然转向西面,以解除建康面临巨大威胁,宇文氏顶住尉迟氏的进攻就已经很吃力,再面对陈军的进攻,兵力恐怕会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所以双方迟早会坐下来,就巴、湘、江州及岭表的问题进行谈判,而陈国的使节肩负重任,一旦谈成了,可不亚于收复淮南之功。

    所以,使主的人选,非他孔范莫属。

    周国天子落难山南,要重建朝廷,但可以预见的是,杞王宇文亮一系在新朝廷的地位会很高,而其侄(次子)西阳王宇文温,如今正在悬瓠和尉迟惇对耗,如果熬得过去,宇文温在新朝廷的地位也会很高。

    宇文温,是与我合作多年的自己买卖人呐!

    孔范的盘算,就是三方局势初步稳定下来之后,争取出使周国(宇文氏),然后和西阳王宇文温私下勾结...合作,想办法以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达成新盟约。

    对方吐出多少失地无所谓,只要能达成新的盟约,他孔范在天子心目中的地位,可就无能够取代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