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四章 风雪交加(续)

    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,沿着南北走向的山谷,呼啸着扑向漫长的队伍,白雪反复覆盖着官道,又被无数人踩出泥土地面。

    长靴踩在雪里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一阵阵的口号声,在山谷中回荡:“天地玄黄、宇宙洪荒、日月盈昃、辰宿列张。。。”

    风雪交加之中,虎头旗迎风招展,虎林军将士们念着《千字文》,迎着北风行军,昂扬的斗志,几乎化为火焰,要将落在铠甲上的雪花化掉。

    虎林军主将田正月,站在一处土丘上,看着行进中的队伍,又看看手中的怀表,连日大雪,己方行军速度不受影响,他对此很满意:“将士们的士气很高,此次必定能克期抵达战场。”

    军主李石磨赞同主将的看法,见着队伍冒着风雪行军,队形丝毫不乱,他颇为自豪:天下间能做到这一点的军队不是没有,但虎林军一定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“休息了一个月,我还以为大家腰酸背疼腿软,如今看来,在家里折腾得还不够嘛!”

    “那是,一个个铁打的腰板,小媳妇哪里能弄折?哎我说老李,听说你弟媳生了个大胖小子?”

    “嗯啊,哎,你这话什么意思,怎么听着是我让我弟媳生了个大胖小子?这不是指桑骂槐么?”

    “哟呵,老李如今文绉绉的,说话都喜欢用成语了!”

    “我那小兔崽子如今在蒙学,当阿耶的说话不文绉绉些,小兔崽子哪里会认真学!”

    诸将闲谈起来,气氛十分轻松,不过外围的士兵却不敢掉以轻心,警惕的看着两侧山坡,提防有人放冷箭,如今队伍呈一字长蛇阵行走在山谷里,万一被人伏击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如今还未进入敌境,前方关隘亦是己方军队在驻扎,但对于虎林军来说,料敌从宽不光是嘴上说说而已,行军时该做的警戒布置,绝对不会打折扣。

    一切都以会遇到伏击为前提进行准备,全军将士都穿着铠甲,随身携带刀、盾牌、弓箭等兵器,将长枪等长兵及行囊放在马车上,以“作战状态”行军。

    穿着铠甲,背着盾牌,腰间挂着佩刀或者弓箭,每日走四十里山路,这样的负重可不轻松,如果是一般的军队,连日以这样的状态行军,很容易累垮。

    但对于虎林军将士来说,这不算什么,经过长期充分的训练,又有良好的伙食打底,加上大量马车分担负重,每日走四十里山路随即投入作战,对于将士们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虎林军的兵员构成是募兵,军中各将虽然有正经的军职。但严格来说是西阳王宇文温的私军,是西阳王耗费巨资练出来的精兵。

    军中将士每月拿着充足的军饷,待遇好得让无数人羡慕,所以区区风雪行军,不会有人抱怨。

    将士们从遥远的岭表广州赶回西阳,放了个大假,将士们回家和亲人团聚一个月,娶媳妇、处理家事、购置田产、乔迁新居,还安排了来年春耕的诸般事宜,如今一身轻松上战场,即便是行军也是劲头十足。

    虎林军随西阳王远征岭表,大家浴血奋战,立下许多功劳,该得的物质奖赏,诸如钱粮、布帛、田地,都已经落实,但论晋升和封爵,暂时还没有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将士们没有任何怨言,因为如今朝廷乱成一团,邺城朝廷说他们是叛逆,到处在打仗,天子落难来到山南,新朝廷还在组建当中,晋升和封爵,当然要后延。

    有西阳王在,这事情迟早是要解决的,所以大家不担心。

    西阳王如今身在孤城悬瓠,率领仅万余的军队,和围城的十余万大军浴血奋战,这种关键时刻闹“待遇”,简直是没良心,没人会这么做,更重要的是,大家对西阳王有信心。

    西阳王出了名的言而有信,别的不说,只说这次放假,就是最好的证明,所以养精蓄锐的虎林军将士,憋着股劲要在新的作战中立功。

    即便是随后阵亡,那么之前在南征时立下的功劳,西阳王也一定会落实到位,论功该得的封爵,就一定会有,即便阿耶之后阵亡了,儿子也一定会继承这个爵位,哪怕只是最低的爵位,都一定会有。

    这就是信心,虎林军将士们对西阳王的信心,所以对于接下来的战斗,大家斗志昂扬,想着尽快抵达战场,奈何有人拖后腿,想快快不了。

    长长的队伍之中,有一段明显不同于虎林军,这一段队伍的士兵们,尽量排出整齐的队列,但和前后的虎林军一比,明显乱了些。

    队形比不了,而这些士兵的身材和魁梧的虎林军士兵一比,显得有些瘦弱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一点,是这些兵根本就没见过雪,更没有在雪天行军的经验,一个两个东张西望,饶有趣味的看着雪景。

    风雪交加中,这些士兵虽然身着铠甲,但那瘦弱的身形,如同在风中摇曳的枯草,让人觉得似乎下一刻就要被大风吹走,看得田正月等人都有些“揪心”。

    若以虎林军士兵的体格来做基准,这些兵的身体素质大多数就不合格,当然,虎林军的标准太高,以此衡量助战的客军不公平。

    客军大老远从岭表赶来助战,光是这份心,就很珍贵了不是么?

    宁长真伸出手,接住一片雪花,雪花很快便在手心化作一滩水,带来丝丝凉意,宁长真感受着风雪,终于知道什么叫做“夏虫不可以语冰”。

    岭表气候炎热,绝大部分地区冬天见不到下雪,而宁氏一族聚居的安州,数百年来几乎没有下过雪,宁长真从记事起,就不知道什么是雪。

    所谓“风雪交加”的雪景,只是在书中见过,如今置身其间,才知道中原的冬天,是如此的天寒地冻,而仅存于长辈说的中原故乡,好像距离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岭表安州宁氏,为中原南下汉人,在遥远的南方岭表俚僚之地定居,繁衍生息许多代之后,虽然生活习俗已经本地化,但祖籍却世代相传:宁氏的家乡,在中原的青齐之地。

    宁长真字长贞,觉得自己是家族南迁以来,最接近祖籍家乡的人,回去之后,可得好好炫耀一番。

    “长贞,下雪就是这样了,虽然冷,但穿得暖和就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冯暄在一旁说道,他不是第一次见下雪,当年到建康时就遇见下雪,只是此次雪中行军,别有一番风味,而自己带来的兵,绝大多数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下雪。

    “这羽绒服,穿在身上还真是暖和,只是靴子好像不太厚,真的不会得那什么。。冻疮?”宁长真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羽绒服,又看看自己的兵,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冯暄表示这没问题,因为他们带来的兵,身上所穿行头和虎林军将士一样,应该不会出现大面积冻伤,而丰富的伙食,让许多族兵大呼过瘾——顿顿都有些许肉吃,这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在跟随西阳王南征交趾、林邑时,就见识过周军的伙食是如何之好,如今大老远来到山南,见识了黄州西阳城的繁华,真切感受到西阳王的实力之雄厚。

    每人一件羽绒服、两双靴子和四双袜子,还有御寒的被褥,西阳方面很快就把身为客军的岭南兵所需物资准备好,然后每顿至少有肉丝的伙食也同样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戎服、弓弩箭矢、铠甲、刀牌,黄州总管府给这些岭南兵全都换了一套新的,冯暄和宁长真带来的族兵,穿上制作精良的铠甲,拿起锋利的长刀,胆气凭空涨了几分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是立功的心情愈发急切起来。

    冯暄和宁长真看着雪景感慨着,不远处,陈佛智正与田正月等将领交谈,今日行军接近尾声,一会便要在前方关隘扎营,陈佛智要落实一下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对于从未经历过下雪的岭南兵来说,在天寒地冻里扎营,需要知道许多注意事项,以免从未经历严寒的士兵出现大面积冻伤,影响战斗力。

    高凉冯(冼)氏、泷州陈氏、安州宁氏为岭表三大豪族,冯暄、陈佛智、宁长真率领各自族兵北上,要为新朝尽一份力,其忠心可嘉,但一开始是被婉拒的。

    周国岭南道行军元帅、西阳王宇文温,忽然离开广州番禹北上,随后周军开始调动,虎林军亦拔营北上,广州总管杨济,向冯冼氏的当家人冼夫人透露周国有变,故而有此变化。

    冼夫人决定派冯暄率兵北上,助西阳王一臂之力,随即泷州陈氏的当家人陈佛智、安州宁氏的当家人宁猛力也纷纷表态,愿意出兵,助西阳王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而杨济一开始婉拒三家的好意,说岭表初定,需要三家鼎力相助,协助官军提防有人趁机作乱,但三位当家人表示既已归附周国,理当尽心尽力,为国分忧。

    冼夫人及长孙冯魂、陈佛智之子陈龙树,各自领兵待命,随时等候广州总管府派遣,对付可能出现的叛乱,而冼夫人次孙冯暄、陈佛智本人、宁猛力之子宁长真,率领善战族兵,北上山南黄州助战。

    因为是远征,三家所派兵力不算多,千里迢迢赶赴黄州西阳,要为西阳王分忧,而他们抵达黄州总管府地界时,恰逢周国天子驾临西阳。

    岭表三大豪族派兵千里勤王,这让天子宇文乾铿十分感动,当即召见冯暄、陈佛智、宁长真,大加赞扬、封官封爵。

    而现在,跟随虎林军出击的三家族兵,已经做好了血战的准备,他们面前的战场,不再是瘴气弥漫、山林密布的岭表,而是一望无际的平原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祖先居住过的地方,魂牵梦绕的中原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