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三章 风雪交加

    隆冬时节,风雪交加,汝水河畔,耸立着一座大型木质建筑,外有栅栏,内有木屋十余间,此为天子的行宫,耗时不到半个月便建好,可以将凛冽寒风和雨雪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绵延数里的北营,帐篷此起彼伏,这座木制行宫在大营之中分外惹眼,彰显了天子的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连日大雪,将士们均住在帐篷里,即便是丞相、蜀王尉迟惇也不例外,精心布置的帐篷一样能够抵挡风雪,但天子年幼,为免发生意外,丞相命工匠以木材打造行宫,使得天子起居时不会“偶感风寒”。

    侧殿,地板铺着纹路繁杂的地毯,窗户垂着厚厚的窗帘,数个火盆将房间变得温暖如春,而散发着香味的香炉,让整座房间弥漫着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在殿外值守的禁卫,身着厚厚的寒衣、外罩披风,而殿内侍立的宫女和宦官其衣着却没有那么臃肿,殿内和殿外,宛若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欢声笑语响起,那是宇文维城在逗弄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,这只小狗通人性,宇文维城扔什么出去,小狗便麻利的跑过去将其叼回来。

    而宇文维城按着在西阳时的玩法,命人做了个“飞盘”,和小狗玩抛飞盘的游戏,经过几日的“磨合”之后,小狗能完成各种难度的“接飞盘”,让一旁的尉迟明月看得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苦着脸苦了数月的尉迟明月,终于开始笑了,这让做母亲的王氏,还有做姊姊的尉迟炽繁松了口气,她们起先一直在担心,担心尉迟明月想不开要出家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因为要顾及家族的利益,导致尉迟明月的婚姻不幸,刚出嫁就守寡,如此伤害对于女人来说确实很沉重,然而尉迟明月年纪轻轻,要是出家的话,青灯古佛的日子,可怎么熬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总算开心了,心里那一关,终于熬过来了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如是想,见着儿子玩得额头冒汗,赶紧将其揽入怀中,用丝巾帮儿子擦汗,如今外面天寒地冻的,万一出汗又吹了冷风导致着凉,很容易生病。

    小狗见没人陪自己玩,汪汪叫了几声,摇着尾巴跑到尉迟明月脚边,轻轻蹭着裙角,尉迟明月将其抱在怀中,如同抱着个婴儿般逗弄着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日子极其无聊,尉迟明月经母亲和姊姊的不断开导,渐渐从无穷无尽的哀怨中走出来,而这只颇有灵性的小狗,还有活泼的外甥,让她愈发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三大一小,在温暖的侧殿里闲谈,气氛如同气温般温暖,就在这时,殿外响起低语声,随即一名宦官来报,说小左宫伯王忻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宦官刚说完,正在逗弄小狗的尉迟明月便答道:“让小宫伯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宦官奉命退下,尉迟炽繁瞥了一眼妹妹,随后和母亲王氏交换了一下眼神,两人都没有说什么,不一会遮挡殿门的屏风外转出一人,在宦官的引领下,来到天子面前行礼。

    顺序当然是先尊后卑,从天子宇文维城开始,然后是太后尉迟明月、邾王后尉迟炽繁,最后是胙国公夫人王氏。

    对于宇文维城来说,每天见过的人有很多,他不太记得住每个人的面容,但是这位王小宫伯算是大熟人,每天都会见上几次,和苍蝇差不多。

    而姨母特别喜欢的那只“小白”,就是王小宫伯献上来的。

    宇文维城年纪还小,和这个年纪比阿耶小一些的王小宫伯没什么话说,而王忻此来,当然也不是来陪着幼年天子玩耍。

    他一如既往是来向三位贵人请安,毕竟表叔、丞相尉迟惇千叮咛万嘱咐,让他多请安多问候,免得有人阳奉阴违,对天子还有三位贵人照顾不周。

    而姑婆、蜀太妃王氏之前也交代过他,要王忻帮着表叔盯紧天子,千万不要让什么人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王氏和尉迟炽繁与王忻客套了几句话,而尉迟明月就不一样了,饶有趣味的同王忻交谈起来,问起各种事情,表情愈发放松,尉迟炽繁见状心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大概看出来,妹妹至少现在还没有喜欢上这位小左宫伯,但亲切感是有了,就不知道以后。。。

    王忻是蜀太妃王氏的侄孙,蜀太妃一向偏心自己所出的两个儿子,对尉迟炽繁的父亲、胙国公尉迟顺,实际上并不好,而蜀太妃还十分偏心娘家人,王忻就是其一。

    王忻之父是丞相尉迟惇的表兄,理论上也是尉迟顺的表亲,但实际上王家人只和尉迟惇、尉迟佑耆两兄弟亲近,和尉迟顺一家基本没什么来往。

    如今这位年轻、英俊并且未成亲的王忻,担任小左宫伯一职,统领侍卫,时常陪伴天子左右,郁郁寡欢的太后尉迟明月,对对方的感觉不错,也许以后。。。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看得出来,王忻是主动接近尉迟明月,想方设法讨尉迟明月的欢心,对方目的性很强,但她还能如何?

    妹妹婚姻不幸,迟早是要再嫁人的,以王忻的出身,两人称得上门当户对,只要妹妹高兴,她这个做姊姊的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尉迟炽繁能看出来的事情,王氏当然也看得出来,她实际上并不反对这件事,因为女儿之前的状态让她十分担心,如今有一个仪表堂堂的青年才俊在试图接近女儿,她当然也不好说破。

    按照当今局势,尉迟氏迟早要改朝换代,到时候尉迟明月的太后称号就要甩掉了,得尽早改嫁,过上幸福生活才是最紧要的。

    能和蜀太妃的娘家联姻,对于尉迟顺来说,是缓解双方关系的好办法,王氏明白这一点,所以更加不会反对王忻接近尉迟明月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是必须坚守的底限,那就是除非明媒正娶入了洞房,否则就不能有夫妇之实,王氏不能让还是寡居太后身份的女儿闹出丑闻。

    王忻适时告退,尉迟明月的注意力又回到那只小白狗身上,宇文维城也休息好了,开始“下半场”游戏,欢声笑语再度响起,传到殿外。

    风雪中,王忻听了一会身后传来的笑声,紧了紧披风,领着随从向外走去,美人国色天香,真是让人神魂颠倒,若日后再嫁人,他必当努力争取,不过不用急,因为这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即将走出行宫,却见大门外转来一队禁军,领头的是小左武伯王熙,两人停下脚步,相互行礼,打声招呼,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蜀太妃王氏,和胙国公夫人王氏同姓但不是同一支,胙国公夫人王氏出身乐浪王氏,其祖父王盟为周太祖亲舅,其侄王熙,为邾王后表弟、太后表兄,年纪与王忻相近,同样未婚。

    离开行宫的王忻,行走在彻骨寒风之中,感受着风雪交加,心中警惕万分:表亲结亲,亲上加亲。。。你会和我争么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