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八章 抱负

    “士元真的要出仕么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天子征辟,正是他施展抱负的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臭脾气去当官,不知不觉中得罪多少人都不知道。。。他还是不甘心么”

    “士元怎么会甘心。”

    书房,刘炫正与来访的友人王孝籍交谈,王孝籍是平原人,年少时便喜好文学,博览群书、遍治五经,和刘炫是志同道合的好友。

    也是仕途不如意的同病相怜之人,在官场郁郁不得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他俩交谈的话题,是关于刘焯刘士元为天子征辟之事,天子如今在西阳,征辟经学名家“二刘”做官,刘炫婉拒而刘焯接受了。

    刘焯被天子任命为太史,负责编制新历,刘炫身为其同窗好友,能够理解对方急于出仕的心情,因为能够编制一部前无古人的精确历法,是刘焯的抱负。

    周国迄今前后实行过两部历法,第一部历法是天和年间由甄鸾所编,第二部历法是大象年间由太史马显所编。

    又名,自大象元年实施起,迄今已有十年,纯粹从学术角度来说,精于天文历法的刘焯,有绝对把握制定出一部比要精确的历法。

    这也是天子想要的新历,以便和伪帝、邺城朝廷区分正朔,所以面对天子的亲自征辟,刘焯毫不犹豫出仕,要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,因为错过了可就真的悔之莫及。

    为此,刘焯宁愿离开西阳,也要为了自己的抱负拼尽全力,而刘炫决定留下来主持州学,其中一个考虑就是为了让好友后顾无忧。

    黄州州学能有今天,刘焯功不可没,是学术上的奠基人,刘炫正是应刘焯的邀请来到西阳定居,才改变了窘迫的生活处境。

    而王孝籍也是应刘炫的邀请来到西阳,同样如鱼得水,还有许多知名学者,都是应刘焯的邀请来到西阳,正是这些饱学之士,让黄州州学的吸引力越来越大,名声越来越响。

    如今作为奠基人的刘焯要离开黄州,不代表他就此撒手不管,但毕竟人不在西阳,行事多有不便,所以需要有人顶上空出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刘炫和刘焯并称“二刘”,在他俩擅长的学术领域与人辩论,除了些许例外,天下间没有人是对手,刘炫接任刘焯的位置,没人有异议。

    刘炫理解刘焯的选择,知道刘焯一心一意要让自己编制的新历法受朝廷青睐并实行,他也对这部新历法充满信心,觉得一旦推行,必将是自古以来最准确的历法。

    所谓历法,就是推算年、月、日,并使其与相关天象对应的方法,需要协调历年、历月、历日和回归年、朔望月,需要编制者具有丰富的天文、历法知识,而算术能力决不能弱。

    如何权衡一部历法的精确度看其运行时与实际天象的吻合程度。

    晋时,永嘉之乱,衣冠南渡,天下南北对峙纷争数百年,南朝刘宋时,元嘉二十年,何承天制定,比实际天象提早五十刻。

    刘宋大明七年,祖冲之创,又名,落后实际天象二十九刻,随后为南朝各代沿用,如今陈国所用历法便是。

    北朝,元魏正光二年,李业兴制定,比实际天象提早十三刻。

    将近二十年后,元魏兴和二年,李业兴又制,比实际天象提早九十九刻。

    高齐天保年间,宋景业制定,落后实际天象一日又八十七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国甄鸾编制的,比实际天象提早四十刻;马显的,落后实际天象十刻,如今周国实行的历法,就是。

    刘焯编制的历法,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就能完成的,这是建立在其二十多年天象观测的基础上编制而成,刘炫反复推算过,得出一个结论:

    这部历法大概会落后实际天象七到八刻,比的精度要高。

    这是了不起的精度,所以这部历法如果能够得朝廷采纳并实行,刘焯的抱负就可以实现了。

    对于学者来说,自己的心血能够得到承认并且公告天下,是莫大的荣誉,刘炫能够理解刘焯为了实现抱负,应天子征辟离开黄州去做太史的行为。

    同窗好友即将实现平生的一个抱负,而他自己的抱负呢

    河间刘炫,学通南北经学,精博今文、古文经典,他的抱负,是学而优则仕,修史书,定五礼,将流传至今的今文、古文经典去伪存真。

    著书立作,引为官学,让天下学子读他的书。

    这就是刘炫的抱负,但被无情的现实碾碎,他空有学识,竞争不过世家、权贵出身的读书人,哪怕对方的学问没他高,依旧可以位列上品俯视他。

    他提出的建议,对方置若罔闻,他据理力争,换来的是嗤笑,河间刘炫,在上位者的眼中只是名过其实的腐儒,除了拿来装点门面,没有太多用处。

    而现在,西阳王让他有了新的抱负,这个抱负,不是他刘炫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长明灯旁,王孝籍拿出一本厚厚的手稿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长篇大论,与此同时,刘炫也拿出一本厚厚的手稿,同样也写满字迹。

    而刘炫面前的书案上,又放着一本厚厚的书,书中内容条目清晰,是印刷好的书,而同样的一本书,王孝籍也有一本,封面上“教学大纲”六个字分外显眼。

    两人交换了各自手稿,然后对着各自手上的,边看边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懵懂幼童,如何成为一个饱学之士这是为人师者必须面对的问题,而,是指导为人师者教学的一个纲要。

    西阳王如是说,但这个,需要刘炫这样的大儒来组织学者们研究、讨论,最后把条条目目定下来。

    ,是指导各门学问的教学纲要,主要包括教学目的、要求、内容以及循序渐进所需的“学时”,如同一个“教学计划”,以纲要形式规定一门学问之教学内容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教学大纲,还要把所有涉及到的教材列进去,一旦定稿并在官学实行,那么天下所有官学所用教材,其内容都是统一的。

    以对的注解为例,教学大纲规定的注解版本,在官学被视为正本,其他的版本就是伪作,其书中观点绝不会采纳!

    为人师者,按照的要求,对一个幼童开蒙、授课、循循教导,十四年后,这个长大成人的孩子,将会具备进入太学读书的能力。

    西阳王想对官学教育制度进行革新,其设想的,初步定下十四年学习时间,其中六年蒙学,解决“识字率”,四年“郡/县学”,让学生入门,四年州学,让学生具备考入太学的能力。

    或者说,州学“毕业”的学生,可以通过参加考试,获得入仕的机会,而考试的内容,都是内的“知识点”。

    这是前所未有的官学教育制度,前所未有的人才选拔制度,刘炫在听了西阳王的构思之后,激动得夜不能寐,他知道这构思一旦变成现实,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    以经学传家著称的世家高门,垄断着知识,世家高门的子弟即便不学无术,也可以凭着阀阅在十几岁时就轻松当官,而寒门士子即便学富五车,为了一个被征辟、举荐的机会,可能要等上大半生。

    如果,西阳王的设想变成现实,那么亲手制定这一、参与创立新教育制度和人才选拔制度的学者,将会名载史册!

    这,就是河间刘炫如今的抱负,是平原王孝籍的抱负,也是许多聚集西阳的饱学之士一致的抱负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