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六章 书中自有千钟粟

    临近黄昏,州学,图书馆通宵阅览室,一如既往地人满为患,规模扩大了许多的阅览室,刚建成没多久,便被阅读者挤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身着便装的义兴王萧瓛,看着眼前景象不由得无奈至极,他没想到传闻中的黄州州学通宵阅览室,真的有长明灯,更没想到自己来得这么“早”,居然太“迟”了。

    子曰:有教无类,黄州州学的学生,无论身份、出身,都是州学里地位平等的学子,一座难求的通宵阅览室,座位不接受预定,读者不分尊卑,只分先来后到。

    必须本人亲自排队、办理手续,先来的就有位置,来晚了,如果没有位置,那就请明日早些来,亦或是在外排队等着,有人离开,才能依次递补。

    出身高贵的萧瓛,本不屑于和身份低贱之人共处一室,更别说排在一起,这种要求对他来说就是侮辱,若不是通宵阅览室的名声很响,他是不会在这里排队的。

    萧瓛这几日作为藩国宗室,陪着主君、周天子在州学听课,之前他便听人说起黄州州学的种种“不得了”,起初是将信将疑,而当他真的身处州学时,才明白所言非虚。

    此时他在排队等候进入阅览室,而一旁雪白的墙上写着一首诗,这首诗名为,为七言诗,字大如斗,其内容如下:

    富家不用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钟粟。

    安居不用架高楼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

    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

    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。

    学子欲遂平生志,五经勤向窗前读。

    这首励学诗,落款是“无名氏”,萧瓛看过之后心有戚戚,他认为兰陵萧氏的子弟,就该发奋读书以便在文学上做出成就,虽然弓马娴熟同样重要,但文学必须排在首位。

    要倡文,就少不了经书典籍,而只有具备一定的藏书量,一个家族的文学之风才能长久维持,而梁氏的藏书,本来是天下第一等的。

    萧氏的梁国,因为侯景之乱而日渐衰落,后来定都江陵,没多久被魏军攻破,城破之日,万念俱灰的梁帝萧绎,将数十万卷藏书付之一炬,无数文学瑰宝就这么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文学浩劫,重建的梁国,宫内藏书再也无法恢复当年的盛况,而现在,黄州州学图书馆,藏书量居然达到了耸人听闻的数十余万卷。。。本。

    书中自有千钟粟,藏书量惊人的黄州州学图书馆,就如同一座巨大的粮仓,吸引着萧瓛这只饥肠辘辘的锦毛鼠。

    然而他在西阳的时间有限,只能趁着这几日到阅览室看书,即便屈尊排队却未必能如愿:想看书可以,前提是排得到位置。

    通宵阅览室很大,可排队的人更多,也不知过了多久,在阅览室座位还剩下两个的时候,终于轮到他了,虽然有些不习惯贵贱混杂的座位,但萧瓛心中还是很激动。

    萧瓛仔细研究过书单,其中有许多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书的古书“孤本重制版”,这里面难免有后人托名伪作,但即便是伪作,也值得看一看。

    对于读书人来说,这么多的藏书,足够为之废寝忘食,无数家境平平的学子,家中藏书少得可怜,平日里想要借书来看都要大费周章,有钱都未必借得到,而在这里,看书几乎等于免费。

    想看什么书都有,前提是你能排到座位,借阅书籍之后,有看不懂的地方,可以记下来,写在纸条上,提交给州学“学务”。

    学务会整理好这些问题然后上交,而讲师在讲堂授课时,会在提问时间里,针对学生们比较关注的问题作出解答。

    如果提出问题的学生当时没能在场,不必担心错过,因为这些解答,稍后会整理成文字,刊登在每月出版的上。

    有名师授课,有免费的书籍可以在阅览室借阅,通宵阅览室有长明灯,可以让学子们尽可能利用闲暇时间看书,这样的州学,对读书人的诱惑是无穷无尽的。

    而萧瓛亲眼见识了黄州州学的规模,才真正理解为何异母弟萧瑀要来黄州求学,所以今夜,他要在通宵阅览室“挑灯夜读”,畅游书海。

    办完了手续,萧瓛进入阅览室,不过他没急着去借书、入座,而是等着身后一人进来。

    随着天子抵达山南的郑善果,同样随着御驾抵达西阳,今日他抽空和梁国宗室萧瓛一起来图书馆转转,结果一来,就不想走了。

    郑善果如今处于天人交战的状态,阅览室现在就剩下一个座位,而现在轮到他进去,如果进去了,预先定下要看的书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若是不进去,天子在西阳不会逗留太长时间,一旦御驾转回安陆,他也得离开,下一次到西阳,就不知是多久以后。

    然而如今即将宵禁,若进阅览室看书,后果就是“彻夜不归”,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,郑善果知道自己若是这样做,同在西阳的母亲崔氏会有多担心。

    他要是敢“彻夜不归”,回去之后,必将面临良心、道德、人性、亲情的多重拷问,即便是自己彻夜不归的原因是读书,可母亲会谅解么

    然而他想看的书,别处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晋时名臣杜预,文武全才,著有,是公认的“左学”权威著作,流传数百年,无人敢质疑,而现在,有人质疑了。

    质疑之人,其行为难免有哗众取宠的嫌疑,然而这人若是名满天下的学者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二刘”之一的刘炫,是天下闻名的经学名家,如今出了一本书名为,针对杜预中一些内容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这本书到底提出了哪些质疑郑善果想知道,特别想知道,只觉得心如猫挠,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不光他想,许多人都想知道,后果就是西阳城书坊的第一版,刚开始零售就被抢购一空,抢不到的人,只能到州学图书馆借阅。

    而现在,根据馆员的查阅,阅览室只剩一个座位,而图书馆里还能借出的就剩一本,错过了,短期内就没机会看了。

    西阳书坊如今正在加班加点赶印,但收到的订单很多,最快要十余日后才能零售,而郑善果不可能在西阳待那么久,所以。。。

    他此时就像一个饥肠辘辘的人,面前放着一碗香喷喷的米饭,不吃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那首,看看那“书中自有千钟粟”,又看看面前等着他下决定的馆员,郑善果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跟在一旁的仆人,用哀求的目光看着郎主,郑善果将仓促间写好的纸条塞到仆人手中,随即低声交代:“和主母好好说明白,吾是在州学图书馆看书,不是与人寻欢作乐才彻夜不归!”8)

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