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五章 诱惑(再续)

    所谓“极其刺激”的“天魔舞”,宇文化及根本就不信却依旧点了,反正他手中的流通券是别人送的,花了不心痛,离开西阳城,这流通券可就作废了。

    点完酒菜、歌舞,没过太久,一碟碟佳肴便送了上来,这些菜刚被端进房内,菜香便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点的都是黄州的特色菜,其中包括鹅肝之类菜肴,他本不怎么吃畜禽内脏,然而在行宫用膳时尝试着吃了些,发现确实可口,所以这次也点了。

    还有所谓的“烈酒”,据帮闲说这烈酒酒性极强,喝下去辣喉咙,宇文化及是不信的,所以即便价格不低还是点了,然而当酒僮将酒坛打开时,那浓烈的酒味传来,宇文化及心中叫苦。

    那么浓的酒味,生平未闻,这玩意真的是烈酒啊!

    事到如今,不喝就是丢脸,宇文化及硬着头皮将酒杯端起,帮闲见状面色一变正要阻止,却见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烈酒入口那一瞬间,宇文化及只觉得喉咙辛辣,仿佛喝的是一杯烧开的水,这一杯酒瞬间下肚,只觉得胃都热起来,呛得他不由自主咳嗽几声。

    “郎君!这酒可不能一口就喝完。。。郎君好酒量,好酒量!”

    辛辣过后,一股畅快的感觉上涌,宇文化及只觉得全身舒坦不已,打了个酒嗝,闻着那股酒气,不由得回味起来,虽然有些醉意,却痛快无比。

    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“好酒!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没有喝过如此好酒,不由得又满上一杯,帮闲见状赶紧劝他先吃几口菜,然后花样介绍起各种佳肴的特色,说得是天花乱坠,场面开始热络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香风吹过,厢房门缓缓打开,几名女子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看着这几名女子,只觉得口干舌燥:这几名舞姬是胡女,装扮和一般的胡旋舞姬差不多,而不同的是,居然大面积露着肚子。

    舞姬胸部有短袄遮挡,然后就是光滑纤细的腰,肚脐眼还有珠宝装饰,看上去果然有点刺激。

    她们带着面纱,看不清容貌,但一双双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,散发着莫名诱惑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在长安生活多年,不要说胡旋舞,就连胡旋舞姬都玩过,但是现在,他看着身材火辣的舞姬,不由自主的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奇妙的笛声响起,小鼓敲起,歌声唱起,舞姬身形扭动,开始舞蹈。

    柳眉、妙目、玉指、细腰,还有髻上的花朵、细碎的舞步、繁响的铃声,舞姬们轻云般挪动莲步,旋风般疾转身形,舞出一幕幕场景,似乎包含着悲欢离合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的目光,紧紧随着舞姬的动作而起伏,集中在那诱人的细腰上,他觉得这天魔舞,用“肚皮舞”来形容比较贴切。

    舞姬忽而双眉紧蹙,如同怨妇般哀愁;忽而笑颜如花,宛若见到心上人;忽而侧身垂睫,如同新婚之夜的娇羞;忽而张目嗔视,表现贞洁烈妇的凛然盛气。

    忽而玉指轻柔抚面,似乎在对镜梳妆;忽而挺身而立,似乎是在弯弓搭箭对着自己,宇文化及冷不防被对方这么一指,只觉得冷汗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随即对方莞尔一笑,双臂挥舞,身形婀娜,化作狂舞的银蛇。

    细颈轻摇,香肩微颤,绵延不绝的蠕动,全身都在颤抖,宇文化及不知道这是美人变成的蛇,还是蛇变成的美人。

    不,这不是世间的女子,这些舞姬分明是天降魔女,来到凡间后化作妩媚万千的蛇女,危险而充满诱惑,诱惑着凡夫俗子跪倒在她们脚下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已经不由自主幻想,幻想这些女子缠在自己身上时,会是多么美妙的感觉,那不断扭动的腰,搅动着他的欲望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这舞姬坐在身上扭动,精血被掏空都值得啊!

    见着这位郎君和随从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,帮闲心中得意万分,汇贤雅叙的“天魔舞”,征服了所有观看的客人,现在这几位有如此表现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火候差不多,该进入下一环节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?郎君?”

    “啊?啊。。。。”宇文化及被帮闲的轻声呼唤拉回现实,见着帮闲谄媚的笑脸,他也不啰嗦,直接切入主题:“让这几位陪着过夜,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啊哟,好叫郎君晓得,这几位娘子是卖艺不卖身呐!”

    扯谈吧,卖艺不卖身!只要钱给够,是条狗都能上了!

    宇文化及心中怒骂,他才不信这种鬼话,只是心中所想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帮闲见着这位猴急的模样,心中暗喜,凑上来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郎君,这几位小娘子自然是卖艺不卖身,不过呢,还有别的小娘子等着郎君垂怜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,有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郎君可曾听过一首诗?”

    “念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二八佳人体似酥,腰间仗剑斩愚夫,虽然不见人头落,暗里催君骨髓枯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七言诗,宇文化及有些意外,这首诗似乎是在劝诫男子莫要沉迷女色,他却不以为然,所谓食色性也,男人没有女人怎么行?

    身体健康的男人,当然要妻妾如云、夜夜征伐!

    “郎君,小的念这首诗,是怕郎君一时不慎,被小娘子腰间利剑给斩了,毕竟诛仙剑阵,可不是那么好闯的。”

    “诛仙剑阵?”宇文化及听着这四个字,马上来了兴趣,那两个同行的侍卫也来了精神,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哪里能不被这种事吸引。

    “郎君可知道洞玄子三十六式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洞玄子乃房中仙,传下秘术三十六式,其座下三十六女修,以此悟出三十六般变化摆出诛仙剑阵,寻常男子一旦误入,轻易出不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若是感兴趣,那可以去见识见识,不过诛仙剑阵可不在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房中仙术,光名字就散发着诱惑,宇文化及听到这里,愈发好奇了:“无妨,吾定要见识见识!”

    出手好阔绰的郎君,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!

    帮闲激动得心中念着,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是得把该说的话在前面,免得到时要闯“诛仙剑阵”的人囊中羞涩,届时场面就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西阳城里帮闲们有“行规”,其一是不能引人去赌博,其二就是不能故意下套骗人钱财,帮闲们带着客人去寻欢作乐,那些特别贵的“消费”,必须事先把价位讲清楚,免得到时闹僵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低语几声随后做了个手势,仅让宇文化及看见,宇文化及见着这个手势,倒吸一口凉气:好贵啊!

    宇文化及在汇贤雅叙点了最贵的酒菜,又点了让人看了口干舌燥的“天魔舞”,这场酒席和歌舞下来耗资不菲,流通券直接少了三张。

    那就是一百五贯,平均每人消费五十贯,这可是笔不小的开支,若是平日,这笔钱足够宇文化及花上一个多月,而在这里。。。

    他觉得一百五十贯花得值,不说那些佳肴,就是那坛让人喝了回味无穷的烈酒,对得起不菲的价格,宇文化及可从来没喝过如此烈的酒。

    而要闯那诛仙剑阵,至少三张流通券打底,说不定走完一圈得花五、六张,虽然贵,但这流通券是别人送的,不花白不花。

    天魔舞结束,舞姬行礼之后缓缓退场,宇文化及看着这些魔女般的舞姬渐渐远去,心中颇为失落,不过他对接下来的“诛仙剑阵”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三十六女修,三十六般变化的诛仙剑阵,我要好好领教一番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