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诱惑(续)

    流通券,印着花花绿绿的图案,上书“壹百匹”,此即这张流通券的面值,而流通券总数共十张,合计面值一千匹,那就意味着这些流通券可以兑换一千匹黄州布。

    若按一匹布五百文计,这张流通券等价于五百贯铜钱,五百贯钱的重量至少有千斤重,如今却只是一张轻飘飘的纸。

    这样的纸在西阳城里很常见,大大小小的商贾做买卖,用的都是名为“流通券”的纸,流通券已经明显取代了铜钱,成了西阳城里的通货之物。

    身为一方牧守,竟敢私自发行货币,宇文温,你是要谋反么!

    宇文化及如是想,他手上拿着十张印刷精美的流通券,似乎握着西阳王谋反的重要铁证,然而这也是他想想罢了,因为流通券不是货币。

    黄州柜坊“日兴昌”,为了方便西阳城内大宗货物交易,在各大布坊联合作保的前提下,印制信用凭证“流通券”,取代钱粮、布帛,将买卖手续简单化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笔交易额逾万贯的买卖,如果买卖双方交割的是铜钱,那得用许多辆马车来拉,即便换成布帛,也得用马车拉,若用金银来交易,同样分量不轻。

    一万贯铜钱,约等于一万两白银或一千两黄金,即便有这么多金银,谁舍得拿出来用?

    而在黄州西阳,这笔买卖的交割,用一张纸就完成了,宇文化及觉得自己若是商贾,怕是会为如此便利激动不已,然而这玩意实际上是宇文温弄出来的,所以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不用白不用!你的家奴宇文十五既然送了我十张流通券,那我就要用个精光!

    好处我拿了,该翻脸,还是要翻脸,你害死我弟弟,就得偿命!

    宇文化及恶狠狠的想着,他一直念念不忘为亡弟宇文智及报仇,而害死宇文智及的那个罪魁祸首,就是西阳王宇文温。

    所以既然来到了宇文温的地盘,他就要好好转转,看看能否找出什么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这几日天子轻装简从在州学听讲,禁卫们闲了起来,左右小宫伯宇文化及和刘居士轮流值守,休息时就到西阳城里转转,而宇文化及去的第一个地方,就是观星台。

    观星台是观测天象之处,一般而言,只有京城才能有观星台,别处若要建,须得朝廷许可,因为擅自窥探天机,是奸臣谋反的前兆之一。

    黄州有观星台,就意味着黄州总管、西阳王宇文温有谋反之心么?

    不是,因为黄州观星台是“敕造”,也就是皇帝下令允许建造的,所以从明面上来说,黄州观星台是正大光明建起来的,里面有观测天象的利器“天文镜”,学者们可以借此观测星空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到观星台“找茬”,是以参观“天文镜”为借口,实际上是想在观星台的细微末节里,找出宇文温谋反的蛛丝马迹,而他果然找到了。

    黄州观星台的许多观测记录表明,学者们居然有编制历法的迹象,这就是造反啊

    宇文化及刚发现这一“铁证”时,那叫一个欣喜若狂,然而随即发现,这件事一开始就得到邺城朝廷允许,甚至当时还在邺城的天子也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大周的历法,一开始是天和年间的“天和历”,然后是大象年间的“大象历”,大象历一直沿用迄今,朝廷觉得有些不合适,想用一部新的历法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而前太学助教、二刘之一的刘焯,对于历法颇有造诣,如今寓居西阳,在州学授课的同时,一直想为朝廷修订新历法而尽力。

    所以黄州总管、西阳王宇文温特地上奏,为其求得在黄州观星台观测天象、编制新历的许可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宇文温都做得滴水不漏,让人无法指摘,宇文化及只能失望的离开观星台,要拿着宇文十五送的流通券去挥霍一番。

    流通券只在西阳城里流通,若带去长安就是一张废纸,宇文化及决定在离开西阳前将其花光,借以慰藉自己受伤的心灵。

    隐去官员身份便装出行,带着两个侍卫充当随从,经由驿馆官吏暗中介绍,找了几个帮闲做向导,带着他到西阳城里吃喝玩乐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宇文化及在帮闲的极力介绍下,来到了一间名为“汇贤雅叙”的酒肆,据说这是西阳城一流酒肆之一,什么场面都有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自幼在长安长大,什么场面没见过,听得帮闲如此说,心中冷笑不已,面上却不动声色,只管跟着走进去,此时此刻,他的身份是一个刚抵达西阳的关中行商,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。

    帮闲见着如此豪爽的年轻郎君,伺候得愈发殷勤起来,熟门熟路的要了一个包厢,然后开始第一个环节:点菜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身为郡公世子,平日到乐坊、酒肆寻欢作乐,这种事根本轮不到他操心,但现在他的身份是年轻商贾,放荡不羁,所以就得有商贾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他接过菜谱一看,发现菜谱制作得十分精美,上面菜色众多,又有简略介绍,似乎很好吃的样子,然而比起长安的酒肆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如是想,却见酒僮推进来一辆辆小车,正有些奇怪,却见上面摆满了佳肴。

    不会吧,连做好的佳肴都摆上来,一丝热气都没有,莫非是隔夜菜?你们就这么招呼客人的?还大场面?

    他正在腹诽,却见帮闲凑了上来,小声说道:“好叫郎君晓得,这些佳肴看着精致,却都是模型,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光看菜谱点菜,总是不方便,所以店家专门制作了模型也就是假菜,方便客人看菜点菜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会看上去好看,端出来的却是面目全非吧?”

    “郎君放心,虽然不可能一模一样,但也不会差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有些意外,他是真没见过如此场面,起身上前围着这几车“假菜”看了许久,只觉得这些“模型”真的是如假包换,两个扮作随从的侍卫,也是看得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惊讶归惊讶,宇文化及是权贵子弟出身,不会被区区小场面吓住,很快便点了菜、酒,汇贤雅叙的酒单里有烈酒,他是不信的,所以点了最贵、最烈的那种酒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歌舞,既然是寻欢作乐,喝着小酒看歌舞顺便狎妓是常见的酒宴场景,倒也是件惬意的事情,宇文化及精于此道,正打算点个最贵的歌舞,听了帮闲介绍之后却愣住了。

    汇贤雅叙最贵的歌舞,唤作“天魔舞”,这名字极有诱惑力,场面极其刺激,据说这种歌舞如今在长安、洛阳、晋阳、邺城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没有?扯谈吧!就你们西阳这种破地方,能有什么刺激的歌舞是那些大都会没有的?

    总不能是让舞姬光着身子在客人面前扭来扭去吧?果真是这般,简直是有伤风化,我回去后要在天子面前告状!

    宇文化及如是想,当即下了决心,他要好好观摩一下这天魔舞,仔细研究研究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