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三章 诱惑

    “人生路,美梦似路长,路里风霜,风霜扑面干,红尘里,美梦有几许方向,找痴痴梦幻中心爱,路随人茫茫。。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歌声,皮影戏谢幕,两侧帷幕拉开,阳光漏了进来,戏场内光线大作,杨玄感拿着空空如也的爆米花纸袋,好一会才回想起来,如今是白昼。

    “小武伯,请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宇文十五举杯,杨玄感随即拿起案上的杯子,和宇文十五隔空对杯之后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宇文司马,这皮影戏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汽水下肚,杨玄感强忍着打嗝的冲动称赞道:“常乐坊,比起长安和邺城的乐坊,可不遑多让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西阳偏僻之地,小小常乐坊,哪敢和长安、邺城里的乐坊比。”

    “宇文司马莫要妄自菲薄,以吾看来,这西阳皮影戏,声光出色,情节张弛有度,若在长安、邺城上演,必然无出其右者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,某可不敢接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宇文司马如此扭捏作态,该罚几杯呢”

    “三杯,三杯!再多可就喝不下了!”

    包厢里,杨玄感和宇文十五再度相互吹捧起来,虽然见面不过数日,可现在两人就如同多年好友般,坐在一起把酒言欢,更别说两人讲话都是关中口音,在这满口楚音的山南,显得特别亲切。

    这几日天子都在州学听讲学,为了表示亲民,特意轻装简从,如此一来,禁卫就显得有些多余,身为小宫伯的杨玄感自然无聊许多。

    人一闲下来,应酬就多了,杨玄感在黄州没什么亲朋故旧,不过有“关十五,而身为黄州司马的宇文十五,算是东道主,所以请同乡杨玄感喝酒,倒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若以台面上的话来说,外臣与禁卫将领往来过密可是犯忌讳的,若以出身来说,弘农杨氏出身、官宦子弟身份的杨玄感,和家奴出身的宇文十五,本来就贵贱有别,不该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情况特殊,不会有人拿“内外过从甚密”来说事,而若按官职秩品,杨玄感是正四命官,宇文十五身为正八命州司马,秩品为六命,比杨玄感高了三级,足以抹平出身差异。

    宇文十五按着西阳王宇文温的吩咐,尽可能和天子身边的人搞好关系,当好东道主广结善缘,不奢望结成盟友,至少不要让对方觉得受冷落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有机会就请客,连日喝得满面红光。

    吃喝玩乐,这种事情宇文十五最拿手,当年还在长安时,权贵子弟们形成一个个小圈子,成日里飞鹰走狗、寻欢作乐,宇文十五跟着郎主宇文温混迹于不同的小圈子里,什么没见过,什么没玩过。

    同样身处权贵子弟交际圈的杨玄感,一样对吃喝玩乐很精通,长安可是天下一流的大都会,什么世面他没见过,所以两个逢场作戏的老手碰在一起,瞬间便如**般烧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十五是常乐坊的幕后大东家,自己产业里各种玩乐项目走上一遍,让杨玄感颇有观棋烂柯的感觉,尤其这皮影戏,各种“特效”是其他杂戏所不具备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宇文温三令五申,严禁做皮肉生意,严禁有“莞式服务”,常乐坊的生意还要火爆。

    虽然宇文十五不知道什么是“莞式服务”,但郎主说不能做,他就不会做,而郎主交代要做好的事情,他就要做好,招待杨玄感这种逢场作戏的老手以结善缘,他最有经验了。

    什么是广结善缘其实就是交朋友。

    君子之交就免了,太清高,宇文十五玩不来,他能察觉出来杨玄感这位小宫伯心思活络,而心思活络的人,打起交道要省心得多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宇文十五要把西阳王这边的“诱惑”,透露给聪明人,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只有聪明人才能理解。

    什么是“诱惑”那就是利益。

    官宦人家,家大业大开销大,要和人攀比排场,要摆阔气,那就得花钱,仆人要穿绫罗绸缎,出游要用上好布料做步障,吃穿用度不能比别家差,这都是靠钱粮、布帛堆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开支,靠着俸禄是不行的,靠着食邑也有些吃紧,祖传窖藏金银和铜钱那是老本轻易不能动,所以得经营产业。

    只有靠经营产业所得利润,才能撑起家族的巨大开支,迎来送往、呼朋唤友、游宴作乐,这都要花废大量钱粮和布帛。

    经营产业获利最快最多的就是高利贷,但在京城和几个大都会放高利贷的权贵多如牛毛,僧多粥少导致竞争激烈,到外地放高利贷又争不过地头蛇,所以如何经营别的产业补充家用,是许多官宦人家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西阳王的“诱惑”就在于此:合作,一起发财。

    宇文十五当然不可能直白的说出来,他请杨玄感到常乐坊寻欢作乐,只是在言谈间时不时透露一些消息,对方若是明白人自然听得懂。

    听不懂,或者装作听不懂,那次日酒醒,就当没这回事。

    而宇文十五能明确一点,杨玄感听懂了,至于以后会不会“合作”,那就看机缘了,但宇文十五有把握,让对方经受不住“诱惑”。

    黄州商贾的商路已经通过江州,和岭表那边连接起来,甚至连交州的特产,都会沿着这条商路抵达黄州,所以黄州商业的规模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从西阳进货,运到其他地方转卖,利润是不小的,各官宦家族名下产业如果有意向,想要坐顺风船分一杯羹,找西阳王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一起做买卖的人,关键时候该翻脸还是要翻脸,但是做买卖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,这就是善缘,当然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杨玄感父子的情况,宇文十五有了解,所以要努力争取一下,从古至今商贾的地位一直都很低,所以需要“官商勾结”或者和各地地头蛇勾结,黄州商贾在各地的商路,才会有庇护者。

    他连宇文化及都请过,没理由不请“立场中立”的杨玄感来喝酒。

    吃喝玩乐走了一遍,接下来就是压轴戏,那就是喜闻乐见的送礼。

    送礼是一门技艺,大咧咧拿着金银往人家手里塞,简单粗暴效果极差,这种送礼的方式,和到了乐坊不点酒食、听曲直接把小娘子扒光、推倒一样无趣。

    宇文十五拿出一套书,面带微笑向杨玄感说道:“小宫伯,某在书坊里发现一套手抄古书残本,似乎珍贵异常,如今赠与小宫伯,这区区薄礼,还请笑纳。”

    杨玄感推让再三,最后“拗不过”宇文十五的热情,“勉为其难”将这套“手抄残本”收下,他不动声色的摸了摸这些自称是古书的书,发现其中夹着东西,不由得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这可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线装书哎,你还真好意思说是古书!

    不过,书中夹着的许多纸,想来是西阳城里大名鼎鼎的流通券吧8)

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