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一章 捷径

    西阳王府,王府属官们在恭迎天使,驾临西阳的天子下诏嘉奖西阳王,但是王府情况特殊,只能由王府从事郎中厍狄钧领着属官来迎接圣旨。

    王府长史李纲、司马张定发如今都不在,而管家李三九虽然实际上管着王府内务,却不属于王府佐官,不能作为佐官之长迎接天使,所以这一重任落在了厍狄钧的肩上。

    王府记室王頍在悬瓠,前王府记室刘文静在岭表广州,所以厍狄钧现在承担着王府长史的职责,这也是府主的决定,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厍狄钧知道责任重大,这段时间一直在主持王府外务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迎接天使宣诏,是很隆重的事情,决不能失礼,厍狄钧之前没有经验,但有礼官提前过来交代诸般事宜,他和属官一一照办,所以只需要按着流程来即可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是大周宗室,任黄州总管,王府位于治所所在西阳城,按说天子驾临,身为臣子、宗亲的西阳王,应当将王府设为皇帝行宫,如安陆故事。

    王府在城里,城外还有庄园,地方足够大,能容下天子及其禁卫、仪仗队伍,作为行宫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但宇文温如今人在悬瓠,深陷重围,并不在西阳城,西阳王没有也没办法作决定让出王府做行宫,旁人不好越俎代庖,即便是其“堂兄”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、杞王世子宇文明也不行。

    主人不在府邸,客人未经其许可不能强行住进去,这是极其失礼的行为,即便宇文乾铿贵为天子,要行此事虽然没什么人敢阻拦,但难免被人非议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以高氏齐国为例,历代齐主多有荒诞不经的言行,其中趁着臣子不在府里,强行入府调戏、强占其妻妾的行为层出不穷,周天子可不能有这样的恶行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西阳王不在,西阳王妃倒也能做主,然而西阳王妃如今也不在。

    更何况西阳王世子成了伪帝,西阳王妃成了邾王后陪伴左右,如今被丞相尉迟惇带着随军围攻悬瓠,西阳王一家如今的情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

    所以天子在西阳城的下塌处,是黄州驿馆临时改成的行宫,而这座驿馆新建成没几年,规模不小,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,再精心装饰一番,作为行宫倒也合适。

    然而小左宫伯宇文化及认为不合适。

    他觉得天子还是住在西阳王府会比较好,然后他再撺掇天子接见宇文温的女眷,据说宇文温的小妾国色天香,想来血气方刚的天子会看上。

    然后迫不及待让其侍寝,一番云雨之后欲罢不能,索性纳入后宫,如此就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身在危城悬瓠的宇文温得知这一“喜讯”,想必会气得吐血吧?

    落难天子刚到山南没多久,就把宗室的小妾占了,这种“不见外”的行为,搞不好会导致杞王父子和天子的关系急剧恶化。

    到时候一怒之下软禁天子,其他人见状心知宇文氏迟早要完,索性投了尉迟氏一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宇文氏完蛋指日可待,宇文温很快就要家破人亡,真是让人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所以,天子下榻西阳王府,极有可能是让宇文温尽快死全家的捷径,但这不可能,宇文化及也只是想想而已,他不蠢,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依旧堪忧。

    在悬瓠,他的小命就在西阳王宇文温一念之间,若对方撕破脸硬要弄死他,天子除了生闷气也无可奈何,而在山南,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和他宇文温有仇,敢提出这样的建议,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明首先不会放过他,而天子很爱惜名声,绝不会接受他的建议。

    天子年纪轻轻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不可能如同和尚一般不近女色,但宇文化及是看出来了,天子目前一心一意要收拢人心,心思不在女色上。

    即便天子不会为女色所诱,也要忌讳“瓜田李下”,所谓“君子防未然,不处嫌疑间,瓜田不纳履,李下不整冠”,到西阳王府下榻,没事都会被人传出事来。

    因为西阳王府里只有女眷,天子即便只是到府转转便离开都不合适,万一别有用心之人以此造谣,会败坏天子的名声。

    小妾和正妻不同,是玩物,和名马、珍玩一样,只要主人舍得,即便这小妾已经为他生儿育女,送人都没关系,因为侧室所出子女,其阿娘是正室。

    而在日常的往来之中,主人招待客人,让自己的小妾出来作陪很正常,跳舞、奏乐、陪酒,甚至让小妾陪着客人过夜,这种事情有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若客人看中了小妾开口索要,就和索要名马、珍玩是一样的性质,主人若是答应了,旁人只会说他“慷慨好客”,还是那句话:小妾不过是玩物。

    但有个前提,那就是需要经过主人同意,不问而取是为偷,天子如果不要脸强夺,那就不叫偷,但是提出这种馊主意的人怕是要完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还想好好活着,所以不可能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此刻,站在天使身边的宇文化及,听着天使朗诵圣旨,看着香案前跪着的王府佐官,又看着由佐官们从后院接来扶着跪下的几个小家伙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嫡次子年纪还小,什么都不懂,所以是由厍狄钧抱着,其他几个庶子则老老实实跪着,至于宇文温的妾室,没有诰命不是外命妇,没资格出来跪迎圣旨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,攻克陈国江州、岭表各州,平定交州、攻打林邑国,旋即回师山南,于湓口平息事变,于大别山五关击败来犯之敌,又挥师北上夜袭悬瓠,迎天子于驿馆,数败来犯敌军。

    西阳王数立大功,理当重赏,只是如今朝廷百废待兴,文武官员空缺太多,在这种情况下草草封赏有失体统,故而赏格日后再定,天子此次遣使到西阳王府宣诏,主要是为了表明对于一件事的态度。

    西阳王妃尉迟氏、世子宇文维城,是为奸相所挟持,才行大逆不道之事,天子下诏,赦免母子二人之罪。

    王妃依旧是王妃,世子依旧是世子。

    西阳王在悬瓠时,曾经向天子负荆请罪,天子当众宣布赦免其王妃和世子之罪,而此次来到西阳,遣使宣旨赦免,就是再次向世人表明这一决定,以免人心不定造成误会。

    宣旨完毕,王府佐官扶着西阳王的儿子们谢恩,作为现场见证人的宇文化及悻悻离开,宇文温这头老虎不在巢穴,到了虎穴的他却依旧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时机未到,捷径不通,奈何,奈何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