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广而告之

    黄州西阳,万人空巷,男女老少簇拥在城南大道两侧,挤得排成人墙维持秩序的士兵不堪重负,虽然士兵们不住的嚷嚷着“不要挤”,但依旧阻止不了百姓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今天可是个不得了的日子,天子从安陆移驾西阳,西阳百姓们闻讯兴奋不已,大家都等着沾沾“龙气”,见见天子仪仗是何等的威严,回家后也好多一笔谈资。

    西阳百业兴盛、商贾云集,除了本地百姓,还有许多外地人暂居于此,所以看热闹的人群中,有许多人操着各种外地口音,各种方言交汇一起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在西阳的外地人,基本都是行商或者来讨生活的各处州郡无地百姓,而现在是“上班时间”,那些在各种作坊、养殖场“上班”的人,此时不可能旷工跑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所以在场的外地人,大多是被讽为“重义轻离别”的行商,他们常年在外奔波,见识可比一般百姓强得多,消息也比一般人灵通的多。

    如今周国形势大乱,宇文氏和尉迟氏决裂,许多山南百姓还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但行商们却洞若观火、明白得很,时局纷乱,战火蔓延,往返于天南地北的行商们若不搞清楚局势,很容易人货皆失。

    对于来自各地的行商来说,天子驾临西阳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,这意味着宇文氏在军事上初步顶住尉迟氏的进攻之外,还在政治上扳回一局。

    根据之前的消息,天子据说已经在邺城“遇刺伤重不治”变成了“先帝”,结果却被西阳王在悬瓠遇见,来到山南,这样一来,杞王父子就免去了“弑君”的恶名,而这恶名,改由丞相、蜀王尉迟惇来承担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今日驾临西阳的天子是不是真的还两说,见多识广的行商们可不会轻易被小道消息误导,但他们也知道,既然这位天子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巡视西阳,那就意味着其为真人的可能性不小。

    因为在西阳,可多得是见过真龙天子的人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黄州州学如今声望越来越响,经学名家、饱学之士云集,他们之中许多人以前曾在朝中任文学官职,是见过天子的。

    譬如在州学讲学的“二刘”,其中之一的刘焯来西阳之前,是在邺城任太学助教,自然是见过天子的,还有其他经历类似的经学名家、大儒,在邺城时也大多见过天子。

    读书人,总是有一股傲气,如果今日来西阳的天子是冒牌货,也许这些大儒之中有人不敢吭声,但也会有人铁骨铮铮当场戳破谎言,所以天子敢来西阳,说明不是“做贼心虚”。

    在西阳的行商们大多想得明白,天子若是真的,那么宇文氏稳住关中、山南人心的可能性就会很大,所以周国分裂成东西周的可能性也很大,这就意味着新的商机。

    黄州西阳出产的布匹(染色布)、香皂、玻璃制品、白瓷、书籍已经热销各地,甚至在邺城都有了知名度,这一点不会因为周国分裂而结束,反倒会因为东西对峙,导致黄州货物在东边“奇货可居”。

    而就在数日前,一队粮船从上游而来,浩浩荡荡途经西阳往下游而去,关于这船队的内幕消息很快传遍西阳,大家听得明白,这是陈国使节带着山南的粮食回建康,同行的还有周国(宇文氏)的使节。

    两国媾和,共击尉迟氏,这极有可能成为现实。

    那就意味着,长江中游和下游之间的商路,又畅通了!

    行商做买卖,就是靠低进高出、带着货物辗转各地赚差价,而要做到这一地步,需要消息灵通,身在西阳的行商们,极度庆幸自己此时正好在城里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消息,足够他们提前布局,当然,首先得想办法筹集更多的资金,赶紧到各作坊进货,晚了可就被人抢了先机。

    而有的人脑子转得很快,意识到天子驾临西阳的一层用意:要让聚集在西阳的读书人、商贾们,将正统天子来到山南的消息,向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此即为“广而告之”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西阳城南码头,黄州总管府文武官员、下辖各州主要官员云集于此,按照官阶大小依次站队,排出最隆重的排场,迎接即将驾临西阳的天子。

    御驾走的是水路,天子在安陆登船,经涢水入长江然后顺流而下抵达西阳,所以官员们在城南江边码头迎接御驾,城内接驾的各项事宜均已准备完毕,就等着接人。

    天子出巡,排场自然不会小,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全程陪同不说,禁军、侍卫等随行人员不少,还有仪仗以及外围护卫的军队,数千人的规模,接待起来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若是七八年前那破落的西阳,要接待天子御驾必然很吃力,但如今的西阳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财力每年都在增加,即便临时布置行宫,也能凭着一州之力布置得富丽堂皇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黄州长史郝吴伯就心痛。

    黄州州库的收入每年都在明显增加是不假,但是花得也多,更别说这一年来到处都在大规模开支,又要打仗,看着满仓满库的钱粮布帛运进来没多久又运出去,本来就忙得团团转的郝吴伯都已经恍惚了。

    花钱如流水,花钱如流水啊!

    作为经手人的郝吴伯,如同帮东家算账的掌柜,看着大笔钱粮在自己手上不停流转,已经有些恍惚甚至麻木,他没想过自己年纪轻轻,就能有机会掌握如此巨额的“财政现金流”。

    “长史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御舟靠岸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黄州司马宇文十五,提醒了走神的郝吴伯,此时天子乘坐的御舟已经靠岸,一会大家行礼叩拜天子,届时就走神的郝吴伯一个人站着,那可是极其失礼的行为。

    迎驾的相关礼节自然有人安排、指挥,大家只需要按照事前便已告知的流程行事即可,万一谁出丑,那可真就是出丑。

    待得踏板放好、禁卫们登岸排出队形,身着天子冠冕袍服的宇文乾铿,在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明的陪伴下,昂首挺胸登上码头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文武官员山呼万岁,向年轻的天子行礼,场面十分盛大,让许多小官们激动得几乎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和迎驾的主要官员交谈片刻,向备好的御辇走去,即将登车时不知何故停下脚步,迎驾官员们还以为是不是御辇出了什么纰漏,吓得额头冒汗之际,却听得天子发问:

    “这御辇能把顶棚、帷幕去掉么?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在场官员有些回不过神,一旁的宇文明问道:“陛下,若无顶棚、帷幕,恐怕不妥,一旦有逆贼混在人群中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西阳王治下的西阳城。”宇文乾铿先是面向宇文明,然后转向面前官员,“朕,不认为城里会有逆贼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种要求,官员们面面相觑,见着宇文明点头,赶紧亲自跑去御辇处,将顶棚拆掉,没多久,本来富丽堂皇如同一座移动宫殿的御辇,变成了一辆没顶的平板马车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登上马车扶栏而立,宇文明赶紧跟着登车,站在天子身后作为护卫以防不测,左右小宫伯宇文化及和刘居士领着侍卫紧随御辇左右,迎驾的文武官员次之,都是步行。

    西阳城南门缓缓打开,准备就绪的仪仗队伍,向着城内前进,街道两旁看热闹的百姓们瞬间安静下来,看着仪仗之中的御辇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一开始的期待,是要看看传说中镶金嵌玉的御辇,没想到这御辇宛若平板马车,而站在马车上凭栏而立的年轻人,冠冕堂皇,难道是。。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大呼一声“天子万岁”,然后所有人都跟着喊起来,见着有人跪地叩首,街道两边的百姓也跟着跪地叩首。就连排成人墙维持秩序的士兵,也纷纷放下武器,向着御辇下跪。

    无数人呼喊着“天子万岁”,声浪如潮般汹涌而来,凭栏而立的宇文乾铿看着眼前情景,心中激动不已,这是天子本该享受的荣耀,在安陆已经历过一遍,此时此刻却让他特别激动。

    黄州西阳,是西阳王治下之地,百业兴旺,商贾云集,堂堂大周天子驾临,没必要藏头露尾!

    朕,要让大家广而告之,让天下人都知道,谁,才是大周的天子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