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八章 使节(续)

    萧瓛、萧瑀兄弟有隔阂,虽然坐得很近却宛若路人没什么话说,但两人面色如常,不明就里之人若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,梁国使臣们多少对这两位的关系有所了解,所以没人不识相。

    但毕竟萧瑀是梁国宗室藩王,又是张太后所出,使臣们在礼数上自然作得很到位,各种寒暄问候不断。

    周国一方,官员、将领们不太关注梁国宗室两兄弟,但有一人例外,那就是宇文理,他和天子说完话后转到萧瑀附近坐下。

    见着这位居然不和久别重逢的兄长交谈,没多想,主动挑起话题。

    先是向萧瓛打听江陵风情如何,又扯到萧瑀曾经向他说起的江陵风物,反正就是变着法子让两兄弟说话,将现场气氛搞得活跃些。

    奈何萧氏兄弟话不投机半句多,只是基于礼节敷衍的说一些场面话,若是在平时,宇文理当能察觉不对头,只是今日他高兴,一直兴致勃勃的说着话,完全没有发现面前两人有问题。

    宇文明此时正与天子交谈,没有留意到儿子那边的情况,而站在天子身后的宇文化及,百无聊赖目光游移不定,倒是发现宇文理那边的场面有些尴尬,然后当做看不见。

    你自己不会察言观色,关我甚事!

    宇文化及旁边的刘居士正看着远处猎场,琢磨着一会打猎要好好表现一番,哪里有心思观察在场众生相,反倒是宇文化及另一边站着的杨玄感,也发现宇文理这边场面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正与天子交谈的宇文明,见着这位做阿耶的没留心儿子,干咳一声后出列,来到宇文理身边:“世孙?”

    “嗯?小武伯有何事?”

    宇文理是杞王的嫡长孙,杨玄感如今担任小右武伯一职,作为禁军将领侍奉天子左右,这段时间宇文理陪伴天子,和杨玄感常有碰面,所以算是“熟人”。

    杨玄感长话短说,直接切入主题:“世孙,天子该召见陈使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句话,宇文理第一个念头就是“关我何事”,因为他又不是负责礼仪的官员,但瞥了一眼天子方向后,发现天子正与父亲热烈交谈,随即反应过来:

    此时由他去打断交谈,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宇文理向萧瓛、萧瑀拱了拱手随后离开,转到天子那边,他一走,萧瓛、萧瑀不约而同在心里松了口气,杨玄感回列,看着眼前热闹情景,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担任小右武伯?没意思,哪里显得我的本事!

    杨玄感如是想,不过他倒不急,因为年纪轻轻有的是机会,不过如今就有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,不好好规划一番可不行。

    天子孤零零逃到山南,满朝公卿绝大部分都在邺城,那么到了安陆之后,天子必然重置百官,这是一场饕餮盛宴,杨玄感没资格分肉,但有机会喝汤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杨素为了前程,在悬瓠拼命,身为儿子的杨玄感,自然也要为父分忧,不需要父亲特地提点,杨玄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觉得现在就选边站实在太蠢了,想办法渔翁得利,那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杨玄感幼时被人当痴呆儿,但实际上心思活络,他知道天子和宗室之间迟早必有龃龉,而新朝廷内部各方势力肯定会有博弈,所以因此产生的机会不少。

    他既要让天子认为自己可靠,也要让宗室这边认为他能用,到时候别人为了某个官位争得头破血流,搞不好就能轮到他来摘果子。

    杨玄感正在心里琢磨,与此同时宇文理委婉打断了父亲和天子的交谈,天子这才想起来还要接见陈国使节,赶紧让人传召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陈国使节入营觐见天子,见着敌国使节来了,梁国使节们随即气势一变,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建立陈国的陈霸先本是梁将,被梁国君臣视为窃国大盗,所以自陈国建立以后,梁国和陈国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只是若认真追究起来,现在的梁国,是西魏攻破梁国国都江陵后扶持宗室萧詧建立的傀儡国,而当年陈霸先效忠的是梁元帝萧绎,引西魏破江陵的萧詧,才是断送梁国国祚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陈国使节入营,向周国天子宇文乾铿行礼,得赐座后坐下,虽然瞥见梁国使节在场,却当做没看见,使主许善心,与周天子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许善心是陈国度支侍郎、撰史学士,去年作为陈国使节出使周国,抵达邺城后,曾经入宫面见天子宇文乾铿。

    所以许善心再次作为陈国使节奔赴安陆,即是奉了陈官家之命要摸一摸山南的虚实,也要找机会看看据传逃到悬瓠的天子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去年年底周国派大军攻打陈国,结果今年宇文氏和尉迟氏却爆发内讧,这对于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陈国来说,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朝廷诸公正为“西攻北守”还是“西守北攻”争得不可开交,许善心在山南的所见所闻,是朝廷决策的重要依据,而他抵达安陆不久,那位落难的天子也来到了安陆。

    许善心得以面见周国天子,确定对方就是他在邺城皇宫里见过的皇帝,如此一来,陈国使节们的谈判策略就随之改变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到了山南,能稳定山南、关中人心,那么意味着周国极有可能出现东西周对峙的局面,陈国如何从中尽可能渔利,是许善心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出使山南之前,皇帝幸臣孔范和施文庆多次向他暗示,暗示官家倾向于西守北攻,所以许善心心中有数,决定优先解决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两国之间谈判和做买卖差不多,那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,许善心一上来就先表明陈国愿与周国(宇文氏)携手,一起对抗尉迟氏,但周国之前夺走的州郡,必须归还。

    然后作为诚意,周国要输送一百五十万斛(石)粮食给陈国。而陈国收到粮食之后,会积极北伐,掣肘尉迟氏的侧翼,缓解山南的压力。

    而淮南之地,自然要归属陈国,淮北河南之地,周军自己去收复,如果需要陈国帮助,那么淮北的归属。。。。

    许善心提出的只是一个初步意向,巴、湘、江州及岭表之地拿不拿得回来倒是其次,关键是要赶紧从山南这边获取粮食,充作军粮免得将士们饿肚子。

    宇文明受天子任命,全权负责谈判一事,双方讨价还价折腾了许久,终于初步谈妥了条件:归还国土的问题,稍后再议,周国为了表示诚意,输送粮食四十万斛,用船送到建康。

    这批粮食足够三万将士吃上半年,缓解了陈国的燃眉之急,而陈国承诺,半年内不会派兵西进。

    这是初步的约定,陈军会否遵守约定半年内不西进,周国(宇文氏)爱信不信。

    若周国愿意拨粮,许善心会带着四十万斛粮食回建康,同行的还有周国的使节,到了建康之后,继续就缔结盟约之事谈判。

    今日此时,就是许善心向周天子辞行的时候,山南秋收结束,大批粮食入库,宇文明许诺调拨的四十万斛粮食,已经在安陆装船完毕,粮船可以顺着涢水入长江,再顺流而下去建康。

    此事宜早不宜迟,许善心急着回国复命,宇文明这边也急着派使节去建康,早日达成两国合作对抗尉迟惇的盟约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命人端上美酒,赐予许善心,随后举杯祝曰:“许侍郎,此次归国一帆风顺。”

    许善心举杯祝曰:“多谢至尊,不才许某,愿贵国早日诛杀奸佞,收复河山。”

    “愿两国交好,共击尉迟氏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