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二章 常山之蛇(续)

    夜,不眠夜,军营里哀嚎声此起彼伏,这让许多将士辗转反侧无法入眠,白日里一场惨败,许多士兵和青壮丧命,也有人侥幸逃得一命,却伤痕累累,此时此刻,因为疼痛难熬而呻吟着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保得一命,是许多人求神拜佛求来的,然而对于一些负伤未死的人来说却是煎熬,因为他们身上的伤无法痊愈,到最后还是要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军营里呻吟的人,就是战场上侥幸未死却生不如死的伤者,虽然上官调集许多军医来给伤者疗伤,但锥心刺骨的疼痛,让许多伤者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营寨外长围土坡处,一群全身披挂、披着麻布靠着土坡打盹的士兵,听着不远处营寨里传出的呻吟声,个个表情纠结。

    今晚他们奉命值夜,提防悬瓠城中敌军趁夜偷袭,大家枕戈待旦之际,听着同袍的呻吟,心里不是滋味,虽然出征作战时这种事司空见惯,但将心比心,若是此时哀嚎的是自己,谁愿意

    战场上刀箭无眼,能活下来就看谁命硬,同样是箭伤,有人被射成刺猬都能活下来,有人只中了一箭就完了;有人肩上被砍了一刀就熬不住死了,有人肚子被割破、肠子流出来,塞回去后依旧好端端的活着。

    所以平日里还是得多烧香拜佛、求佛祖保佑啊!

    许多士兵正胡思乱想间,警戒的哨兵们陆续悄悄告警,所有人一个激灵,扯下披在身上的麻布,在将领的指挥下开始备战。

    今日官军攻城失败,伤亡惨重,将军们说了,敌军晚上极有可能来偷袭,所以将士们憋了鼓劲,一旦对方真的来偷袭,那就来个迎头痛击,为伤亡的同袍们报仇。

    今晚无月,营寨外一片漆黑,有人小心翼翼探头望去,只见黑乎乎的旷野里,什么也看不清楚,不过有视力好的人还是发现不对劲:

    野地里似乎有黑影在移动,仔细看了看,发现黑影还不少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是敌军来偷袭,而且人数不少,大家辛辛苦苦在野地里熬夜,总算是没白熬!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东大营,位于笼城长围外缘,而长围内侧又有壕沟,平日里兵马、投石机通行都是通过数个吊桥往返,此时吊桥均已收起,敌军要想偷袭营寨,就得翻越壕沟爬上长围。

    官军正是以营寨为诱饵,值夜士兵埋伏在营寨和长围间的南北两侧,张开一个大口袋,就等夜袭的敌军一头撞进来。

    等到这帮狗娘养的过半数翻越长围,大家就可以动手了!

    士兵们屏气息声,静静地看着长围土坡,只是看了许久,都没见有人爬过来,忽然间长围内侧火光大作,有许多火矢如同流星雨般飞向营寨。

    来袭敌军竟然是直接用火矢袭扰营寨,这让设伏的将士有些错愕,不过他们并非不通应变的傻瓜,既然对方不敢翻越壕沟和长围,那么就来个对射。

    黑灯瞎火的,谁点火把就是厕所里点灯笼——找屎,能参与夜间设伏的士兵,当然没有雀蒙眼,所以大家爬上土围,直接向着野地里的黑影放箭。

    爆炸声接连响起,那是敌我双方开始互相投掷轰天雷,火光闪烁间,只见野地里人影憧憧,营寨内涌出大批士兵,涌上土坡向外放箭。

    敌军来袭,他们可不怕,不但早有准备,还有己方友军随时派兵增援,无论敌军有多少,都得灰溜溜撤回去,而随着双方不停投掷轰天雷,他们可以借着火光,瞄准任何一个可疑黑影放箭。

    双方隔着壕沟对射,己方人数不落下风,没什么好担心的!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的南面大寨方向,同样传来爆炸声,连绵起伏,似乎有许多轰天雷在炸响,士兵们不由得心中一惊:莫非此处是佯攻,对方是奔着南寨去的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悬瓠城南,汝水下游南面大寨,设伏的官军将士正在与来袭的敌兵对射,因为营寨位于悬瓠下游的缘故,城中守军乘坐竹筏便能水流而下搞偷袭,所以营寨防备森严,就等着对方来送死。

    结果对方真的来送死了!

    眼力极佳的哨兵,见着上游汝水河面有大批黑影移动,悄悄向设伏将士通报,待得对方近前,先扔一轮轰天雷,然后万箭齐发。

    来袭敌军似乎早有准备,在遭到迎头痛击后,还有余力反击,投掷出许多轰天雷,黑夜里的汝水畔,火光闪烁,巨响连连,看上去就像是电闪雷鸣一般。

    夜间作战,不是所有士兵都能胜任,而夜里视线不佳,人多了容易乱,还容易误伤,所以设伏守株待兔的官军没有轻易出击,而是据守土围,向着外面晃动的黑影放箭。

    不断爆炸的轰天雷,绽放着火光,闪烁间让许多人都觉得眼花,视线本就不好,想要分辨远处一个疑似人影的黑影到底是不是人根本不可能,反正箭矢充足,先射了再说。

    自从官军围了悬瓠之后,攻城一直不顺,许多将士心里都憋了一股火,现在对方来找死,正合大家心意,在御敌的同时,还要提防对方破坏堰坝。

    汝水上筑有拦河坝,一旁导流渠的水门是开着的,坝上立着木栅,有士兵驻守。

    坝前河道打满了木桩,敌军若是派人泅水偷袭水坝几无可能成功,而即便乘坐船只顺流而下,也会被露出水面的木桩阻挡,而堰坝距离悬瓠超过二里,敌军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城里直接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严密防守,是因为这条横跨汝水的堰坝作用十分重要,是沟通东西两岸的桥梁,有利于两岸官军快速调动兵马,让各寨间能够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所以敌军今夜若要搞偷袭,南寨旁的堰坝极有可能是目标,坝上守军早已准备就绪,为了避免成为黑夜里明晃晃的靶子,他们没有点火把,直接对着水面上黑乎乎的影子放箭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火光和声响,光影交错加上视线差,他们搞不清对面有多少人,不过己方人数众多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   东面传来爆炸声,远远望去,东面大营方向有火光闪烁,似乎是遇到袭击。

    莫非敌军佯攻此处,夜袭主力奔着东面大营去的

    许多人如是想,但西北方向忽然火光大作,同样是有爆炸声起,看着东西两个营寨,士兵们一时间有些懵懂:莫非敌军三面出击,同时进攻三个方向

    本来兵力就少,这样分兵搞夜袭,对方到底是蠢还是自大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悬瓠西北,长围外沿,一座小寨火光冲天,守军在大火之中苦苦支撑,与来犯之敌对射,他们在遇袭的同时就点燃了烽火,吹响了号角。

    长围呈一个圆形,将悬瓠围在圈内,连接东、南、西、北四座大营,其间每隔一定距离又立有小寨,作为警戒之用。

    各小寨守军一旦发现有可疑之人接近长围便可直接拦截,若发现长围内有敌军试图突围,可以立刻向两侧大营示警,到了晚上,就要防着敌军出城破坏长围。

    今日官军攻城,伤亡惨重,传令兵给小寨守将带来命令,说今夜敌军极有可能偷袭,所以守军做好了准备,就等着敌人“如期而至”。

    而现在,敌人果然来了,在攻击西面大营的同时,强攻此处小寨,其用意很明白,就是要在这里拦截北面大营派来的援军,为其攻打西面大营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西面大营方向火光冲天,爆炸声此起彼伏,看来战斗很激烈,而小寨守军也快要支撑不住了,对方投掷出轰天雷,威力且不说,光爆炸声就弄得士兵们耳朵嗡嗡响。

    正是紧要关头,从北面中军大营赶来的兵马终于抵达,与身处暗处的敌军开始对射,因为天黑的缘故,他们不敢冒进。

    领兵将领牢记丞相的嘱咐:敌军今夜若是偷袭,极有可能是准备佯攻某处大营,然后主力伏击赶来增援的兵马,换而言之,对方的策略可能是围点打援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所率领的这支兵马虽然人数不少,却必须慎之又慎,夜里行军本来就困难,作战更加麻烦,稍不留神队伍太分散,就容易被人逐个击破。

    即便士兵们不是雀蒙眼,晚上作战视线很差,又不能点着火把,所以必须慎之又慎。

    援兵在小寨外围展开,小心翼翼和黑暗中不计其数的影子对射,又派出小股精锐向南摸去,果不其然在野地里发现有绊马索等陷阱,而长围土坡附近也是人影憧憧,明显有伏兵。

    援兵主将心中庆幸不已,为自己的谨慎而松了口气,望向南面火光冲天的西营,他决定要小心行军,千万不能急。

    西面大营戒备森严,驻扎数万兵马,还有许多青壮,今夜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,敌军即便来袭,急切间无法攻入营寨,而即便攻入营寨,官军将士人多势众,绝不会落下风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等上一会就好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西营,火光耀地宛若白昼,营内到处都是尸体,溃败的官军将士逃出残破的营寨,向着黑暗旷野狼狈逃窜,紧随其后的是安州骑兵。

    西营守军,一直在提防今夜有敌军来袭,所以当敌军真的来袭时,他们立刻进行了反击,而北面中军大营派来的援兵也很快赶来。

    来犯敌军见无机可乘,很快撤退,而南面大营方向也燃起火光,爆炸声此起彼伏,援兵没有入西营,直接绕过营寨向南面进军。

    结果走出去没多远便遇伏,战况十分激烈,西营主将见友军遇伏,赶紧打开营门带兵冲出去增援,结果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援兵遇袭是假的,而那支援军也是假的,败退的敌军也是诈败。

    出营的兵马很快便遭到伏击,而敌军精锐悍不畏死,不顾伤亡强行冲击营寨,甚至后续弓箭手不顾双方士兵混战一处,直接向着人群放箭。

    宛若疯狗的敌军精锐很快便突破官军拦截,冲到营寨内到处放火,随后又有大批敌军涌入,数万西营守军崩溃,顾不得那么多,争先恐后向外逃。

    然后沦为骑兵追逐的目标。

    营寨一隅,身上铠甲插着数箭的杨素坐在一具尸体上喘息,他已经不复当年的血气方刚,一番白刃战之后有些累,需要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作为今晚夜袭的首倡者,杨素作了一番精心布置,然后带着为数不多的部曲,率领自己亲自编练的豫州降兵作为先锋,向敌军营寨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过半的伤亡,换来己方快速攻入敌营,他也差点被乱箭射死。

    年逾不惑还要如此拼命,杨素一点也不后怕,因为他有死灰复燃的执念,还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敌军兵力十余万,悬瓠守军加上青壮勉强过万,兵力十比一,看上去势不可挡,然而对方分兵了:设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大营,兵力四分。

    单独一个大营的兵力最多四万余,和悬瓠守军的兵力之比大概是四比一。

    然后筑长围、挖壕沟,以为就此形成常山蛇势,就能保得各营万全,晚上就想着窝在营地里固守待援,如同一群羔羊般懦弱。

    杨素使出疑兵之计,派小股队伍分别袭扰东营、南营,只用了数百人,就弄得对方固守不出。

    于是西寨的南侧援军断了。

    再派百余人拿着稻草人做疑兵,将北营援军也拦下,剩下孤零零一个西营,部分守军又被他用计赚出营,所以,人多又有何用

    我用两千降兵,就能击败你们这群废物!!

    脚步声起,杨素转头望去,只见一队士兵向这边过来,当先一人按刀前行,火光映在其脸上,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“大王。”杨素起身行礼,西阳王宇文温走近,驻足而立,看着四周一片大火、满地狼藉,满意的点点头:“杨使君,这一仗打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过誉了,下官为国杀敌,实属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没说什么,看着南面远处那颇为热闹的南营,又看看北面没什么动静的北营,忽然嗤笑一声:“什么常山之蛇,寡人原以为是一条大蟒蛇,结果却是一条草花蛇。”

    “常山之蛇,首尾相济,奈何各自狐疑,所以易为人所趁。。。。”杨素说到这里,忽然压低声音:“大王,俘虏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悬瓠城里粮食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转头看向杨素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杨使君明白什么了”

    “放归俘虏,乱其军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纵敌呀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杨素的独眼在火光映照下,闪烁着光芒:“如今情形,放人,比杀人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