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章 王八蛋还我儿子!

    手指勾住拉环,扯动绳索带动发火管内芯,粗糙的内芯和管壁之间摩擦发热,产生的热量将管内火药点燃,火焰向火药柱的另一端烧去。

    扯动绳索的骑兵,将手中冒烟瓦罐向前方投掷出去,而被他触发的发火管,插在这个瓦罐里,下半截为瓦罐内的精制火油浸泡。

    待得火药烧到末端,引燃精制火油,让瓦罐化作一团火焰,撞在人群之后瓦罐爆裂,燃烧的火油泼洒出来,引燃周围人群。

    这样的火焰无法用水扑灭,无论是人还是物品沾上都会被引燃。

    身上着火的士兵,嚎叫着挣扎,上前帮忙灭火的同伴,陆续“引火烧身”,原本严密的长矛阵在不断闪烁的火光中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安州骑兵手头上的火油弹,已经全部投入长矛阵中,借着大火引发的混乱,他们随即持槊突进,径直撞入阵中。

    长度逾丈八的马槊,借助强劲的速度,如同长钉般接连刺穿数人,骑兵弃了马槊,抽出铁锤、铁锏开始砸人,“嘭嘭”声中,许多长矛兵头颅迸裂,红白之物四溅。

    即便带着铁制兜鍪,依旧挡不住钝器敲击。

    安州骑兵以锥形阵冲向长矛阵,但他们并不是径直向着阵中心的土丘突进,而是斜着擦过土丘边缘,将呈现圆形的长矛阵削掉一截。

    第一队骑兵将长矛阵右缘削掉一部分,透阵而出,第二队骑兵接踵而至,将混乱的长矛阵左缘削掉一部分,同样透阵而出。

    然后是第三队、第四队,要将敌军长矛阵渐渐削薄,然后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土丘上的弓箭手,向着近在咫尺的敌军骑兵放箭,箭镞如小铲的射马箭,呼啸着没入战马身躯,剧烈的疼痛、撕裂的肌肉让战马无力维持平衡,跑不了几步便颓然倒地。

    坠马的骑兵,摔得七晕八素,还没来得及起身,便被敌军步兵抽刀乱砍,化作一片血肉模糊,而有的骑兵坠马后反应很快,拔出短刀、匕首困兽斗。

    薛世雄一刀扎中身边敌兵的右脚掌,就地一滚躲过砍来长刀,双腿用力蹬地,猫着腰往上一窜,将扑来的敌兵拱翻。

    他策马冲入长矛阵时坐骑被射倒,亏得骑术精湛、训练有素,落地时没有摔伤、摔晕,面对前后左右都是敌兵的困局,毫无畏惧,拔出另一把短刀继续玩命。

    策马冲阵如入无人之境,这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,但实际上很危险,一旦坠马陷入阵中,饶是西楚霸王再世,也会被人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河东薛氏以武见长,数百年来不知多少人沙场建功,却有更多的人没于战阵之中,薛世雄知道将军难免阵上亡,但他绝不会因此畏惧。

    侧身让过当面刺来长矛,左臂将矛杆夹住,右手挥刀一削,将对方持矛的右手削断,随即左臂用力一抽,将长矛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倒持长矛当做棍子奋力一抡,将当面冲过来的一名敌兵砸倒,后背忽然一痛,转头看去发现一名敌兵持矛偷袭成功。

    眼见着又有几名敌兵挥刀向自己砍来,薛世雄嚎叫着挥刀冲向其中一人,要来个同归于尽,就在这时马蹄声起,又一队安州骑兵冲锋而至,将他身边的敌兵相继刺死、撞倒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,土丘上的弓箭手奋力放箭,人仰马翻之际,阵中乱成一团,薛世雄见着几人向自己跑来,刚要迎战,却见对方双臂都帮着白布条。

    此次悬瓠大战,攻防双方都是周军,戎服、旗色相同,所以为了区分敌我,此次出战的安州骑兵,都在两臂绑上白布条作为标记。

    薛世雄和几名坠马生还的同伴聚在一起,背靠背迎敌,而向他们冲来的,却是另一群有鲜明标识的士兵。

    同样身穿铁甲、头戴兜鍪,这些兵却额外披着了锦袍,还在兜鍪上绑着绿色头带,如此明显的标识,只有一支军队才有,那就是尉迟氏的部曲,黄龙兵。

    见着杀气腾腾的黄龙兵向自己扑来,薛世雄只觉得战意提升至顶点,因为他现在才发觉自己就在土丘半坡,而不远处的土丘顶,众人簇拥之中,丞相尉迟惇一定在那里!

    他和同伴意识到这一点,顾不得深陷重围,顾不得面前横着一群黄龙兵,嚎叫着向土丘顶冲去,反正都是要死,死也要死在冲锋路上。

    就在即将接战那一瞬间,薛世雄发现迎战的黄龙兵其视线看向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许多骑兵呼啸而来,先投掷出火油弹,趁着火焰绽放在黄龙兵之中时,直接撞了进去,人仰马翻之际,敌我乱成一团,随即啸叫声起,薛世雄只觉声音入朵刺得脑袋发疼,下意识想去捂耳朵。

    “鸣蝉”,压缩气体吹响的哨子,能够瞬间制造出尖锐呼啸,近距离发动时,毫无提防的人会有那么一下出现迟疑,而这一下,就是致命瞬间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亲率王府卫队冲锋,马匹伤亡过半,许多人坠下马来,此时此刻,借着“蝉鸣”带来的短暂停顿,一手掏出布袋撒石灰,一手拔出佩刀开始砍人。

    卑鄙也罢无耻也罢,战场之上为了胜利,无所不用其极,宇文温及侍卫们瞬间便击杀黄龙兵二十余人,向着土丘方向徒步冲锋。

    黄龙兵是护卫圈的内核,身后便是土丘顶,有人被近距离释放的火油弹烧成火人,没有倒地打滚,而是嚎叫着向冲来的敌人扑去。

    宇文温红着眼,见人就砍,扑过来的一名黄龙兵浑身着火,被他一刀砍翻在地,顾不得被火油沾上,继续向着土丘冲。

    最后一枚火油弹被随行侍卫投掷出去,将盾墙点燃。

    因为着火而乱成一团的盾墙出现缺口,缺口之中出现一人,正是丞相尉迟惇。

    此时的尉迟惇弯弓搭箭,要射冲上来的敌人,在这群敌人之中,他看见了宇文温,先是一愣,随即瞄准对方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到二十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弓弦声起,箭如流星,直奔宇文温面门。

    多年躲箭训练练就的条件反射,让宇文温下意识侧头一让,堪堪让过箭矢,见着尉迟惇推开护上来的黄龙兵继续抽箭要射人,而面前又有黄龙兵挡着,他便往腰间一摸。

    暗器中的极品,高压气手铳,近距离射击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。

    二十步距离,一口气射完十粒铅子,只要射中尉迟惇一粒,就有对方好受的!

    宇文温如是想,刚掏出气手铳,却觉耳边生风,身后护卫猛地将他扑倒,一根铁锏从他脑门上堪堪掠过。

    “保护大王!”

    “保护大王!”

    两边的将领都在大喊着,尉迟惇身边的将领拼了命将他往后扯,而宇文温身边的侍卫和将领也拼命将他往后拖,双方士兵随即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双方主帅难得面对面,却差着二十步距离无法前进,安州骑兵冲不动了,而黄龙兵不但被骑兵冲还被石灰撒、火油弹烧,弄得阵型大乱。

    黄龙兵生怕对面又投来火油弹把丞相/蜀王点了,安州兵/侍卫生怕对面又一箭射来把西阳王射死,说什么都要把自家大王给拖走。

    尉迟惇差一点就把宇文温射死,宇文温差一点就能举铳把尉迟惇射成蜂窝,结果被手下拼命往后扯,眼见着极佳的斩首机会稍纵即逝,两边大王都发飙:“大胆,放手!”

    尉迟惇身边将领顾不得失礼,奋力架着他往后退:“丞相!!我军骑兵就要到了,请勿以身犯险!”

    宇文温被人架着往后撤,见着己方士兵扶着伤兵也都在往后撤,他气急败坏的喊着:“杀啊,冲上去杀啊!!你们这帮懦夫!!”

    “大王!我军还没冲上去,敌军骑兵就要冲过来了!再不撤,大家都走不了了!!”

    将领拼命解释着,宇文温光顾着冲,他们可是注意到敌军大股骑兵即将赶到,所以必须架着宇文温往后撤,结果一不留神被宇文温挣脱。

    宇文温又要往前冲,王府中尉张鱼和几个侍卫都拦不住,浑身是血的薛世雄从后面拼命抱住宇文温,和其他人一道强行架起西阳王往后跑。

    宇文温双臂被人挟持,好不容易抽出来的气手铳掉落,虽然有铁链栓着不至于遗失,却已经没办法拿起来。此时见着尉迟惇被人重重护住,他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:

    “王八蛋还我儿子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