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四章 能省则省

    风和日丽,晴间多云,阳光普照大地,将大水退去之后泥泞的地面晒得发烫,前几日还能陷没马蹄的土地,此时已经恢复了坚硬。

    一名士兵抬头看了看天,伸手抹了抹额上汗珠,随后低下头往左右手心分别吐了口唾沫,然后握紧木槌长柄,奋力抡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他将木槌砸向面前地上一个机关,咔擦一声过后,机关解锁,士兵头顶不远处那沉重的配重块猛地一沉,带动所连接的砲杆绕着转轴转动。

    砲杆一端被配重块带着向下沉,另一端猛地上翘,将索带上沉重的石块抛向前方。

    重达六十斤的石块棱角分明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向下方城池落下,“嘭”的一声砸在城墙上的战棚,激起一阵尘土。

    “试射完毕,发砲”

    喊声此起彼伏,如林的投石机纷纷开始动作,咯吱咯吱的响声之中,一块块巨石被抛射出去,如同漫天石雨般向二百步外的悬瓠城头落下。

    历经数年的实战,周军对于配种投石机的运用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相应的战术也日臻完善,而熟练的砲兵们,甚至不需要试射,就能使所用投石机达到对城墙“首发命中”的效果。

    多年来的实战经验,为第一轮抛射带来了不错的效果,绝大多数投石机第一轮投出去的石块,都砸中了悬瓠城墙或者城墙前方的高垒。

    石块所击中的地方,尘土弥漫,悬瓠城内也有投石机向外抛射石块,但数量上处于劣势,因为城内空地有限,排不开那么多投石机。

    更别说此时悬瓠城外围了一圈投石机,从四面八方向城池投掷石块,城中投石机若是分别向四周反击,其投掷石块的数量更加稀少。

    悬瓠城北一里之外,丞相尉迟惇手持千里镜,站在土丘上观察己方攻城情况,见着官军投石机进抵城外的第一轮抛射就有如此效果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之前,他为了减轻士兵伤亡,也为了节省轰天雷,采取了水中之策,结果水攻接二连三失败,不但毫无战果不说,还浪费了时间。

    在这样拖延下去,会影响到全盘战略,所以尉迟惇当机立断决堤放水,决定直接用投石机攻城,即便伤亡和耗费大些,也要尽快攻克悬瓠。

    官军筑长围、筑拦河堰坝时,没有停止打造投石机,所以当堰坝放水、悬瓠城外地面晒硬之后,官军立刻就能投入大量的配重投石机攻城。

    他们打造的投石机,都按着四个轮子,可以从容抵达距离悬瓠三四百步距离,然后快速前进抵达发射位置,随即对悬瓠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百余投石机,耗费了大量的木材,连同所需的石块,都是汝水上游州郡拼尽全力筹措的结果,更别说还有威力的轰天雷,在投石机的昼夜抛射之下,悬瓠还能撑多久?

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,耗费太大了。

    身为都督中外诸军事的丞相,尉迟惇有许多幕僚去处理各项事务,他只需总揽全局,做出关键决定即可,然而正是因为坐在那个位置,知道的事情要比别人细且全。

    投石机抛射轰天雷攻城,确实威力不小,但随之而来的问题,就是对于火药的需求剧增,外人都不知道火药的配方是什么,尉迟惇知道,知道配火药其实没什么难度,但要想配多,就真的有难度。

    配火药只需要木炭、硫磺和硝,木炭随时可得,而说到硫磺和硝,以周国之地大物博,不是弄不到,只是急切之间弄不到足够大规模使用的量。

    一场攻城战,投石机如果抛射的全都是轰天雷,想来可以很快攻破城池,但这要消耗巨量的火药,敌方城池那么多,总不能每攻一座城池都全部使用轰天雷。

    尉迟惇如今掌握着火药的配置、轰天雷的制作,所以他知道朝廷每年的轰天雷产量是有限的,在战场上不能无限制使用。

    所以此次攻打悬瓠,投石机是掺杂着石块、火球还有轰天雷使用,如果一上来就拼命投掷轰天雷,一座投石机一次投掷五十斤重的轰天雷,一百座投石机一轮投掷就要消耗五千斤轰天雷。

    投个十轮,五万斤,若是昼夜不停发砲持续上十几日,军中轰天雷的存量就要见底了,到时即便拿下悬瓠,还怎么进攻方城?

   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尉迟惇对火药产量受限有些无奈,所以此次攻打悬瓠,轰天雷能省则省,他早早就安排人做了准备,借助汝水水运之利,从上游州郡输送大量石块以备攻城所需。

    悬瓠周边一马平川,没有什么石山,想要大量收集重达数十斤的石块有些困难,不过这个问题如今已不是问题,关键在于,悬瓠城墙似乎很耐砸。

    尉迟惇指挥过许多次攻城战,对投石机的威力有数,然而此时的悬瓠城墙以及墙外高垒,其牢固程度超过他的预料之外。

    此时,官军的投石机已经结束了第五轮抛射,命中率粗略一看不低,但悬瓠城墙以及墙外高垒大体完整,没有明显崩坏的迹象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刚开始直接攻城的第一日,尉迟惇也没奢望第一天的上午就攻破悬瓠城墙,只是他亲眼目睹战况,总觉得悬瓠城防比他想象的还要坚固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战棚,直接被重达数十斤的石块砸中,居然只是激起一阵尘土,随后照旧安然无恙,而护城的土垒即便之前被水泡过,现在即便被石块砸中,也没有崩坏的迹象。

    尉迟惇能猜到据守悬瓠的宇文温是下了大力气加固城防,他曾听说山南有一种建筑材料唤作“水泥”,似乎用来加固城墙效果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恐怕悬瓠城墙可要比之前牢固许多,至于那“水泥”。。

    水泥再硬,也硬不过石头,全是石头砌起来的城墙,一样抗不过投石机的进攻!!

    尉迟惇如是想,放下千里镜,向一旁的将领说道:“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。”

    那将领派出传令兵,分别向各处攻城投石机阵地传令,开始实施一种战法。

    一辆辆臭气熏天的马车,缓缓来到各处投石机阵地,车上装载着的是一具具腐烂、发臭尸体,那是发瘟死去的牛羊等牲畜,也有直接杀掉、暴晒数日导致腐烂的牲畜尸体。

    流着脓水、散发腥臭还有许多苍蝇环绕的这些腐尸,被白布裹着,卸车之后当做石弹装上投石机的索带,砲兵们即便带着口罩,也被那恶臭熏得胃部翻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准备完毕,身材魁梧的士兵抡起木槌砸向机关,投石机的砲杆转动,将一具具腐臭尸体投向面前的悬瓠城。

    攻城时,用投石机向城中抛射腐臭的牲畜尸体,尸体落地之后残骸摔得到处都是,那些腐肉、脓水溅射开来,可以让城中水源、粮草、房舍被污染,过得十天半个月,城中极有可能爆发瘟疫。

    这种战法是在对隋作战时出现的,但此法有伤天和,也只有得主帅同意,将领们才敢放手实行。

    即便尸体已经被投掷出去,但臭味依旧弥漫在投石机阵地中,士兵们捂着鼻子望向悬瓠,眼神充满怜悯:善哉善哉,你们早死早超生吧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地面,一大滩血肉模糊呈溅射状洒满地面,臭烘烘的残骸到处都是,许多身披白袍、戴着帽子、口罩的士兵上前,用木耙将这些玩意收拢。

    猪皮长靴踩在腥臭之物上咯吱作响,士兵们小心翼翼将残骸收拢到簸箕里,然后倒入一辆推车上,又有人拿着铁铲铲土,将被腥臭之物污染的地面浮土铲起运走。

    刚铲到一半,号角声起,那是城头的士兵在告警——敌军新一轮抛射即将来临,正在打扫地面的士兵们赶紧就近躲入掩体i,没多久“嘭嘭”声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那是投石机抛射的石块砸中地面、掩体、城墙时发出的声音,而夹杂着石块落下的还有火球,以及更多的腐臭尸体。

    刚清理得差不多的地面,再度被臭烘烘的残骸所污染,甚至连一些沙袋掩体上也被尸体砸中,到处都是腥臭的血肉模糊,士兵们见状心中叫苦,随即投入新一轮“大扫除”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职责,负责清理敌军投进城里的所有物体,石块要抬走,用投石机抛出去以牙还牙;火球落下之后要赶紧扑灭,免得引燃城中建筑。

    而战前,上官已经命他们做好准备,还要收拾敌军投进来的腐尸,因为这玩意能导致城里爆发瘟疫。

    一处掩体内,巡城的西阳王宇文温正拿着块炊饼津津有味的吃着,时值中午,正是饭点时间,所以即便现场恶臭冲天,宇文温依旧若无其事的吃着炊饼。

    还是带肉松的那种,而肉松丝的颜色和模样,和面前一滩腐臭残骸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这炊饼料不足啊,肉松就那么一点点,塞牙缝都不够,是哪家出的,你记下来,回去后找他们算账!”

    “奸商!居然敢对军需品偷工减料,是不是以为寡人不敢杀人!”

    宇文温骂骂咧咧,一旁的张鱼凑近了说:“方才郎主和王参军说话时,炊饼里的肉松掉了许多在地上。。。“

    “嗯?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郎主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看向地面,倒是有肉松散落在脚下,干咳一声后将手中炊饼吃完,看着外面那一滩腥臭,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随着配重投石机在战场上的广泛运用,一种“生化攻击”迟早也会出现,这是在历史上确实出现过的战法,伴随着蒙古大军席卷欧亚大陆。

    宇文温让配重投石机(回回炮)提前出现,那么抛射腐尸入城制造瘟疫的战法,想来也会提前出现,而现在,他就尝到了改变时间线的恶果。

    还好,不是被敌军的火炮炮轰。

    宇文温如是想,脚步声起,记室参军王頍拿着张纸条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如何,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大王,截止。。。”王頍看了看怀表,再看了看刚拿到手的纸条,继续说道:“截止半个小时前,城中已经落下腐尸至少八十五具,如今已悉数清除。”

    “水井有没有受影响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城中各处水井俱已做好防护措施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宇文温点点头,望向掩体外忙碌的士兵,“果不其然,他们投掷腐尸入城,想触发瘟疫。”

    王頍顺着宇文温的目光,看向外面那滩腥臭,臭味扑鼻让他觉得胃部有些不适,行军作战死人没什么大喇不了的,尸臭也司空见惯,但如此腥臭的腐尸,他可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“走吧,登城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转身离开,沿着顶部有防护的“交通壕”向城东方向走去,王頍紧随其后,见得王府中尉张鱼递了个炊饼过来,他摆摆手示意不用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?”

    “回大王,属下胃部不适,暂时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面对宇文温的发问,王頍决定如实回答,他当博士当久了,是真的还不适应一边闻着恶臭一边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无妨,习惯就好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边走边说,随后话题一转:“没想到,他们这么快就抛射腐尸入城,看来是真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他们越急,我军就要越稳,切不可轻易出击,为其所趁。。。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谈,商讨着守城事宜,之前宇文温让王頍对守城方略提意见,王頍提出的质疑之一,就是对于敌军投入城中腐尸的处理该如何做比较好。

    腐尸攻城,这种战法匪夷所思,但王頍能想明白其中利害关系,他建议将腐尸集中处理起来用火烧,而不是奢侈的往每一具腐尸上撒生石灰进行“消毒”处理。

    城中生石灰储量有限,能省则省。

    “能省则省,这四个字说得没错,敌军到现在都没舍得投入太多轰天雷,看来是存量紧张,真是让寡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拾阶而上,边走边说,忽然接连几声闷响从头顶传来,台阶上方的沙袋防护棚为之一震,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上面。

    片刻后一物顺着顶棚滚了下去,滚落“导石槽”。

    那是一颗磨盘大的石块,应该是被敌军投石机抛射入城砸中城头掩体,然后滚落下来,被台阶上的防护棚挡住,若不是如此,宇文温等人方才就要化作一滩肉泥。

    走上城头,宇文温环顾左右,发现城头掩体大致完好,转入一处掩体,戴上耳罩,透过观察口向外看去,眼前一幕让他只觉神清气爽:

    城外野地里,密密麻麻的投石机如林矗立,无数士兵围拢在一座座投石机旁,如同工蚁般辛勤忙碌。

    高大的投石机不断向悬瓠抛射着物体,其中有石块,有火球,有尸体,而就在宇文温登上城头后没多久,爆炸声开始密集响起,悬瓠城头火光大作,黑烟缭绕。

    那是对方开始投掷轰天雷攻城,猛烈的风暴即将来临,而短时间内绝不会平息。

    爆炸声越来越密集,宇文温正用千里镜观察城外形势,忽然耳边传来闷响,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一旁,还没等掩体里的人做出反应,一声巨响让宇文温只觉世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掩体被一股气浪冲击,顶棚上落下些许泥土,宇文温扶着掩体内壁的手能感受到掩体的颤抖,也能感受到掩体的坚固。

    一颗轰天雷在他所处掩体外不远处爆炸,但黑火药的威力始终比不上炸药,而安州军搭建的城头掩体,其结构和造型是经过无数次试验后优化的结果。

    即便一颗重达数十斤的轰天雷放在顶棚上引爆,也伤害不了掩体里的人,投石机抛射的石块也不行。

    这是跨时代的防御工事,其对手是炸药而不是黑火药,用料十足的土木混合掩体,结构得到最大限度的优化,不是区区全向爆炸的轰天雷能够撬开的。

    看着城外如潮的敌军,想到迟早必然爆发的血腥攻城战,宇文温只觉得热血沸腾,他已经做了万全准备,就等着对方拿人命来填。

    即便此时的悬瓠如同行驶在暴风之海上的一叶孤舟,宇文温也不怕,他想起那一名句,不由得喃喃自语:

    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