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二章 布置

    郑州,州治长社城南,原本空旷的野地此时变成一座绵延十余里的军营,军营北依长社城,如同其南廓般,丞相、蜀王尉迟惇站在位于制高点的中军帐前举目远眺,看不到军营的边界。

    回顾四周,旗帜如海的景象并未让尉迟惇有太多情绪变化,这些年来他时常领兵出征,麾下大军的兵力从数万到十余万都有,所以绝不会如同初次上阵的年轻将领一般,为眼前壮观情景弄得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将目光投向南方天际,那是豫州临颍郡郡治邵陵所在方向,尉迟惇此时所在的长社,距离邵陵不过六十余里。

    不久前,尉迟惇派往豫州平叛的行军总管潘子晃,其率领的两万兵马便是在邵陵城外乐口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豫州一带虽然是平原地区,但河流众多,潘子晃在邺城即将领兵出征前,尉迟惇千叮咛万嘱咐,让其千万要提防被人用水攻之计。

    潘子晃是沙场宿将,尉迟惇原以为不会有事,结果还是被人用水攻打得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尉迟惇在邺城收到消息时,不知该说什么,想发火却无济于事,因为败了就是败了,而据败兵所述,潘子晃被敌军围住后挥刀自刎而不是投降,尉迟惇觉得对方算是有担待,就没有为难其家人。

    同样,兵败身亡的豫州总管贺拔伏恩,尉迟惇也没有为难其家人,毕竟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如故不分青红皂白杀人泄愤,只会大失人心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尉迟惇不觉得这两位兵败身亡的将领无能,实在是对手能力不差,加上诸多因素,才导致官军连败两仗,而第三仗,是绝不会再败了!

    他转入帐内,几名士兵正在收拾帐内胡床、火盆,军议刚刚结束,大军不日便要继续南下,而挡在面前的就是邵陵,方才尉迟惇召集众将军议,就是为了布置针对邵陵的攻势。

    邵陵是悬瓠的北方门户,易守难攻,安州军必然派兵驻扎,但对于尉迟惇来说,邵陵驻军多多益善,最好对方以为能够将邵陵变成当年的玉璧城,派重兵据守邵陵以图退敌。

    当年,西魏玉璧守将韦孝宽,以孤城孤军对抗高欢数十万大军,坚守将近两个月,弄得东魏伤亡超过七万,最后无功而返,而高欢也因此郁郁而终。

    所以,尉迟惇在想他的那个侄女婿宇文温,是不是要在邵陵据守,让玉璧之战重现,然后让他伤亡惨重,泪流满面唱着‘敕勒川’黯然收兵。

    真期待,真想看看,你这小兔崽子跪在我面前的样子会有多狼狈!!

    一想到宇文温,尉迟惇的情绪就有些波动,父亲尉迟迥在世时,曾说过孙女婿宇文温“不错”,尉迟惇觉得宇文温再不错也就那样。

    而正是宇文温,让他之前的精心策划几乎化作泡影。

    本该在岭表广州晒太阳的宇文温,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及时溜回山南,尉迟惇安排心腹崔达拏、妻兄崔弘升在湓口发动兵变,结果被其坏了好事。

    而这只是开始,尉迟惇调遣五路兵马南下攻打大别山五关,莫名其妙就全军覆没了,让人猝不及防,被宇文温借机偷袭悬瓠得手,导致豫州局势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然后连败贺拔伏恩、潘子晃,还声称在悬瓠遇到了落难天子,到处发放文告、檄文,号召天下兵马勤王,气焰十分嚣张。

    结果没什么人响应勤王。

    尉迟惇得知这一情况,不由信心大增,河南州郡没什么人响应宇文温,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说明了人心向背!说明宇文氏不得人心!

    这是个好消息,让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尉迟惇松了口气,他觉得自己提前和天子决裂并没有错,大家都认为尉迟氏实力雄厚,所以没多少人愿意跟着宇文氏去死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再能打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尉迟惇看着一张巨大的舆图,看着悬瓠所处位置,冷笑着喃喃自语,他一开始没想到宇文温竟然能赶回来,所以被对方连连偷袭得手,但现在,他绝对不会再给这小兔崽子机会了。

    郑州州治长社,距离邵陵六十余里,距离悬瓠也就两百里出头,这样的距离正是骑兵突袭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朝廷大军骑兵众多,光是靠游骑袭扰,就能让悬瓠风声鹤唳,若对方还敢分兵守北面邵陵、东北面汝阳等地,那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因为围攻豫州的朝廷大军,有三路,尉迟惇亲自指挥一军南下,豫州东面的亳州军西进,豫州东南面的扬州军向豫州管辖的光州进军。

    官军从北、东、东南三个方向,同时向豫州地区进攻,对方那可怜的兵力,无论使出什么阴谋诡计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水攻也罢、偷袭也罢,都是螳臂当车,尉迟惇看着舆图,看着自己精心布置的包围圈,不认为侄女婿有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所谓的“落难天子”,是不是宇文乾铿本人都无所谓了,没什么人愿意起兵勤王,说明此人大失民,根本没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仔细回顾了自己的布置,尉迟惇不觉得还有什么问题,示意士兵将舆图收起,他自己转出帐外,骑马入城要到行宫向天子和太后请安。

    天子御驾亲征河南,如今驻跸长社,城中设有行宫,为天子、太后、邾王后下榻处,而尉迟惇则坐镇城南大营,总揽军务。

    太后、邾王后是他的亲侄女,还有嫂子王氏作陪,所以尉迟惇的每日例行问安都不是装模作样,再说他事前答应过兄长尉迟顺,要好好照顾嫂子、侄女和侄外孙。

    他之前还向尉迟顺承诺过,日后会给宇文氏留一条血脉,那就是让宇文维城活下去,即便朝代更替,宇文维城也会衣食无忧,会有子嗣。

    毕竟宇文维城身上流淌的血液,有一半也是尉迟家的。

    尉迟惇此次让天子御驾亲征,其实只是让其作为个象征,用来昭显悬瓠城里那个伪帝是多么的可笑,而随行十万兵马却是实打实的,一点也没夸张。

    他如此安排,就是要快刀斩乱麻,赶紧把豫州局势稳定下来,免得再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若是官军再败第三次,那些观望的各地官员、武将、豪强,恐怕真的会蠢蠢欲动,届时河南局势糜烂,想要挽回可就不知道要额外再下多少血本。

    而让天子亲征,尉迟惇也有另一个打算,那就是威逼盘踞悬瓠的宇文温,让其识相些,老老实实躲回山南,不要试图在豫州困兽斗。

    不然,两军对峙之际,天子出现在阵中,号召官军将士奋力杀敌时,对面的宇文温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你,敢对你的儿子动手么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