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九章 决定

    长江北岸,广陵,行辕内周国江南道行军元帅尉迟佑耆正在见客,行军元帅长史司马消难在座,客人是相府主簿房恭懿,奉丞相、蜀王尉迟惇之命南下广陵,向江南道行军传达尉迟惇的决定。

    尉迟惇已经作出决定,让江南道行军停止南攻行动,要与陈国议和,以便让对方腾出兵力,西进收复上游长江南岸失地江州,进而威胁宇文氏山南之地的侧翼。

    而尉迟佑耆则挥师西进,在江北攻打山南黄州总管府,也就是联南(陈)攻西(宇文氏)的意思。

    尉迟惇要先解决宇文氏,清除国内政敌,以后再考虑南下平陈,所以此时需要和陈国议和,以便腾出手西进“平叛”。

    这个战略意图想要实现,最关键是必须同陈国议和,这就涉及到许多问题,首当其冲的就是周国要不要把淮南之地“还”给陈国。

    “丞相的意思,陈国极有可能想左右逢源,在我方要好处,又在宇文氏那边要好处,所以漫天要价是必然,那么我方就得坐地还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战而退还割让国土,当然不行,如何稳住陈国是当务之急,所以我方可以先做出姿态,释放陈国俘虏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淮南州郡的归属,先虚与委蛇,一切视豫州战局而定,若官军收复悬瓠,那就没必要向陈国退让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宇文氏未灭之前,朝廷不会对陈国用兵,当然,如果对方不知好歹,必要的反击还是要有。”

    “陈国愿意西攻那就最好,若不愿意,只要把他们压制在江南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释放善意,我方不光可以释放战俘,还可以适当输送一些粮食,不过对方可能拿了粮食就出尔反尔,所以粮食的数量不能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助战的青州水军可以北归,让陈国看到我方议和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房恭懿侃侃而谈,身为相府主簿,他是丞相尉迟惇的亲信,而此次南下除了传达丞相的命令,还被委以重任,全权负责与陈国议和之事。

    谈判的底线,房恭懿要向尉迟佑耆和司马消难透露,不然没有这两位的配合,行动协调不一致,很容易让陈国以为周国口是心非。

    既然要议和,那么周国就要主动释放善意,而就在房恭懿抵达广陵的第二日,陈国便派出使者到广陵,要求周国释放陈国俘虏。

    陈国此举表面上看只是索取俘虏,实际上就是为议和而做出的试探,一个巴掌拍不响,既然双方都有议和需求,房恭懿正好趁热打铁。

    陈国要求释放俘虏,那就全部释放,不过某些特定人物另外再说;还可以让陈使到江边,亲眼看着周军将战船拆解。

    如今是秋天,东南风越来越弱,青州水军将士北归只能走陆路,水军战船留那么多没用,正好当着陈使的面拆解,让陈国知道周军再无南渡之意。

    对方必然要求周国归还淮南州郡,房恭懿决定行“拖”字诀,既不反对也不答应,因为当前局势还没到需要割地求和的地步。

    议和,如今不过是第一阶段,周国只要能和陈国达成停战就行了。

    既然要停战,就不再需要江南道行军的编制,所以丞相尉迟惇做出了决定,从即日起,江南道行军解散,设置东南道大行台。

    行军元帅尉迟佑耆任东南道大行台尚书令,专制东南(淮南、淮北)事务。

    元帅长史司马消难改任东南道大行台左仆射,其他行军元帅僚佐,均改任东南道大行台僚佐。

    尉迟佑耆的职责,由进攻陈国,改为镇守淮南、淮北,防范陈国北上,同时要派兵西进平叛。

    不久前,西阳王(邾王)宇文温偷袭豫州悬瓠得手,又接连攻占光州、息州、申州、永州治所,豫州总管贺拔伏恩、行军总管潘子晃相继败亡。

    豫州总管府形势危急,一旦处置不当便会导致河南局势骤变,进而威胁淮南、淮北,所以尉迟惇在重新组织平叛大军的同时,让亲弟尉迟佑耆在淮南做好准备,避免局势崩坏。

    若平叛大军收复豫州,那么尉迟佑耆便派兵西进,经大别山南麓的江北地区,进攻宇文氏的黄州总管府。

    若平叛大军败了,那么尉迟佑耆同样要派兵西进,沿着淮水向其上游豫州进攻,防止盘踞悬瓠的宇文温趁机扩大地盘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尉迟佑耆还得防范江南陈军北伐,所以他这个东南道大行台尚书令的责任很重,需要经验丰富的司马消难辅佐。

    司马消难,晋司空、南阳王司马模之后,他是齐国勋贵子弟,其父司马子如,是齐神武高欢的元从勋旧,号为“四贵”。

    司马消难尚高欢之女,是齐国有名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后来司马消难卷入宫廷争斗,不得已西逃周国,和前来接应的随国公杨忠结拜为兄弟,杨忠之子杨坚以叔礼侍之。

    和齐国灭亡时才投降的齐国文武不同,司马消难“来得早”,在周国历任要职,人脉深厚,其女司马令姬为天元皇帝太子宇文阐太子妃,后来杨坚将其废为庶人。

    司马消难在周、齐两国都有故旧,大象二年后又追随蜀国公、相州总管尉迟迥,如今被尉迟惇安排做弟弟的长史、左仆射,就是希望这位能够好好辅佐尉迟佑耆坐镇东南。

    司马消难对如今这一系列变动没有异议,反正有异议也没用,房恭懿已经把事情说得很清楚,又全权负责与陈国的议和事宜,他乐得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议和成与不成,对陈国做出的退让是否引起朝野物议汹汹,都和司马消难没关系,也不需要他操心。

    当前局势,陈国如冢中枯骨,宇文氏倒是比想象中的要强,所以丞相优先考虑解决宇文氏,司马消难认为是个正确的决定。

    只是这二十年间,天下局势接连变化,让司马消难觉得唏嘘不已,他身为齐国权贵之子,却无奈西逃敌国;成了宇文氏的亲家,到头来却和尉迟氏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昔年实力雄厚的高氏亡了,灭亡高氏、眼见着就要统一天下的宇文氏如今也差不多完了,取而代之的尉迟氏,能笑到最后么?

    后汉天下三分,魏、蜀、吴三足鼎立,大家都以为是曹魏统一天下,结果笑到最后的却是司马家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