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七章 左右逢源

    舌辩之士,在各国之间合纵连横,凭借三寸不烂,说得敌对之国握手言和,亦或是说得歃血之盟反目成仇,区区一人而已,却能抵十万兵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陈叔宝不关心自己国内有无如此舌辩之士,他关心的是施文庆要如何安排,能让自己左右逢源。

    施文庆早已做好功课,此时成竹在胸,将一份条陈奉上,请天子一边看一边听他细细道来。

    如今周国内乱,以权相尉迟惇为代表的尉迟氏,已经和以杞王宇文亮为代表的宇文氏水火不容,一山不容二虎,两者必然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当年魏分东西,东西魏互称对方为逆贼,攻伐数十年,一直无暇南顾;如今周国有可能又分东西周,两边对峙,定然也无暇南顾。

    所以从全局出发考虑,联西(宇文氏)抗东(尉迟氏),来个三足鼎立,对于陈国来说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在那之前,要确保陈国三吴之地的安全,而宇文氏所占据的江南巴、湘、江以及岭表之地,也是要拿回来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怎么拿。

    现在就派兵西进,那就是三足鼎立中的两个弱者火拼,只会便宜了强者,所以陈国要收复失地,得讲究策略,要来个慢刀割肉。

    施文庆在条陈里“建议”,陈国派使者去山南安州,面见周国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明,最好也能见见周国的真天子,重申周、陈两国的“友好情谊”。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个幌子,那个落难天子是真是假无所谓,关键是陈国主动派出使者,就代表着和解之意,如今宇文亮父子忙着对付尉迟氏,就怕陈军进攻江州,当然有强烈的议和意愿。

    但他们绝不会答应让出江州、岭表广州的要求,所以,陈国可以试着讨价还价:

    让陈军暂时不要西进?可以,用粮食交换,比如说一百万斛。

    让陈军北攻尉迟佑耆?可以,但我们怕你们偷袭,把江州、岭表广州还来,不然休想!

    用一百万斛粮食,换得陈军不进攻江州,以便腾出手集中兵力对付尉迟惇,宇文亮父子难道不会对这样的条件动心么?

    如果让出需要分兵把守的江州、广州,换得陈军进攻尉迟佑耆,缓解宇文氏面临的正面压力,这笔买卖,也值得宇文亮父子认真考虑吧?

    两个要求,如果都能实现,那么陈国可以兵不血刃收复江州和广州,确保最基本的安全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找借口不愿意让出江州、广州,只愿意提供粮食,那也不错,至少也能解决陈国的粮食问题,日后看情况,再软硬兼施要回江州、广州。

    宇文氏要对付尉迟氏,按常理来说除非取得重大突破,否则不会轻易进攻陈国,那么在短期内,陈国即便没有收复江州、广州,也不会面临来自长江上游、南方广州海上的威胁。

    又有了对方给的粮食,可以稳定军心,从容实施下一步行动,这一切只需要派使者去谈,不需要真的派兵西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派出使者去江北见周国江南道行军元帅尉迟佑耆,见面的理由是要求对方释放被俘的陈国将士、官员及其家属。

    当然这只是个幌子,实际是主动给予对方议和的机会,如今周国西阳王宇文温占了豫州悬瓠,尉迟佑耆大军的侧翼不稳,想来也有些头痛。

    如果悬瓠这个溃疡解决不了,尉迟佑耆必然要考虑带兵北返,那么稳住江南陈军是必然选择,对方对此肯定有强烈的议和意愿。

    但他必然不会答应让出淮南的要求。

    所以,陈国也可以试着讨价还价:

    两国休兵?可以,放还所有俘虏,你们“借出”一百万斛粮食,帮助陈国过冬总可以吧?

    让陈军西进?可以,但是军粮不够,你们再“借出”一百万斛粮食,可以吧?

    用一百万斛粮食,换得陈国休兵,这笔买卖,对于尉迟氏来说难道不值得考虑?

    再用一百万斛粮食,换得陈军西进进攻宇文氏侧翼,这笔买卖,对于尉迟氏来说难道也不值得考虑?

    粮食的数量要看谈判结果,粮食到手后,陈国该怎么办,就怎么办,当年是周国先不要脸,陈国以牙还牙又怎么了?

    “如此反复之举,朕日后会不会留下骂名?”陈叔宝开始纠结起来,施文庆见状献策:“官家,可以让人负责议和之事,事后怪不到官家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”

    陈叔宝觉得这样不错,但又不太好,容易被人诟病是刻薄寡恩,孔范见状立刻现出“忠臣本色”:“官家!微臣愿主持议和之事,所有骂名,微臣愿意承担!”

    有如此忠臣筹谋划策、主动把责任和骂名往身上揽,陈叔宝觉得自己果然是明君,所以才有孔范、施文庆忠心报国。

    施文庆见着天子有些意动,便继续说下去:“官家,主持议和的人选日后再说,微臣方才所说粮食数目只是建议,具体得看议和结果,总而言之,我国左右逢源,当能获得不下一百万斛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粮食,就能支撑官军北伐,至于北伐时机,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若宇文温搅得豫州甚至河南大乱,那么尉迟佑耆必然回师,但对方撤军时,并不是最佳进攻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刚撤军时,尉迟佑耆必然布置精锐断后,贸然追击必然受挫,待其主力跨过淮水,官军便可誓师北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施文庆又拿出一份条陈,陈叔宝展开之后,发现里面还配有舆图。

    “官家,这是微臣与孔尚书呕心沥血所拟定的北伐方略。。。”

    施文庆拿出的北伐方略,实际上是于仲文所写,陈叔宝当然不知道其中缘由,他见着这份凝聚着两位“中流砥柱”心血的图文,愈发感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官家,请看这里。。。”

    施文庆告了声罪,然后坐到陈叔宝身边,为其讲解北伐方略的具体内容,孔范在另一旁泰然自若,喝了杯茶后,心思飞到别处。

    西阳王果然财大气粗,一万两白银分毫不差,成色十足!

    孔范一想起自己府里刚入库的一万两白银,心跳不由得加速,这是他“友人”、西阳王宇文温命人秘密送来的“意思意思”。

    收钱办事、收多少钱办多少事,这可是孔范一贯的行为准则,宇文温如此舍得花钱,他当然也要使出浑身解数,促成陈国“北攻西守”。

    收人钱财、替人消灾是一个原因,第二个原因就是他要保住宇文温这条“后路”,到时候在陈官家和西阳王之间左右逢源,就能财源广进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