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六章 左右为难

    陈叔宝所关心的,正是这几日文武官员争论的焦点,如今周国忽然爆发内乱,对于濒临亡国的陈国来说,真的是久旱之后的一场大雨,如何把握这个宝贵的机会,关系着陈国的生死。

    自衣冠南渡以来,建康朝廷从未有如今这般窘迫,长江以北地区,无论是山南荆襄还是淮南,全都丢了,就连江南的巴、湘、江州也丢了,甚至连岭表也丢了。

    陈国只剩下江表的三吴之地以及山多田少的丰州,此时说是危如累卵也不为过,再不想办法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,针对目前局势,陈国的文武官员纷纷上书,对时局发表看法,各方意见大体上可以汇集成三种战略:西攻北守、北攻西守、全面出击。

    西攻北守,其中的“西攻”就是指官军应该趁着周国内讧之际,挥师西进,收复被周国(宇文氏)攻占的江州,然后将更西的巴、湘之地,还有岭南桂州、广州悉数收复。

    而“北守”就是隔江与江北淮南的周军(尉迟氏)对峙,官军不主动渡江北上,将主力投入到“西攻”中去。

    这个战略,是要让陈国重新站稳脚跟,先收复长江以南国土,确保建康不会被长江中上游敌军威胁,因为历史上北方朝廷(晋国)攻破建康(东吴)时,是从上游蜀地派兵,乘船顺流而下一路东进直达建康。

    而与建康隔江对望的江北(淮南)地区,陈军只要守住南岸采石和京口两处要地,就能有效防御对岸敌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第二种战略是北攻西守,就是和第一种战略反着来,趁着尉迟氏和宇文氏斗得难分难解之际,挥师北上,不但要收复淮南失地,还要尽可能将国土扩展到淮北。

    这个战略看上去是剑走偏锋,但其核心思想就是“联西攻东”,也就是联合宇文氏,攻打尉迟氏,因为尉迟氏实力最强,宇文氏和陈国实力较弱,弱者联合对抗强者,正是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第三种战略就是同时出击,但官军的实力以及粮草支撑不了如此宏伟的战略目标,所以争了几日,大家的争论焦点就集中在前两种战略。

    陈叔宝在这两种战略之间左右为难,不知应该如何取舍,西攻北守是求稳之策,因为只有收复江州和岭表广州,才能有效确保建康的安全。

    江州在手,是确保江防的底线,有江州水军扼守江面,长江下游的建康才不会风声鹤唳;而广州在手,晋时孙恩、卢循经江州、海路进攻建康和三吴之地的事情才不会重演。

    不解决这个问题,陈叔宝自己都睡不好觉。

    但若采取这种战略,就意味着偏安江南,对中原局势作壁上观,等着宇文氏和尉迟氏决出胜负,然后胜者修生养息数年,便可再度南犯,届时陈国面对的形势未必乐观。

    北攻西守,意味着放弃江州、广州,孤注一掷向北进攻以求破局,借着尉迟氏和宇文氏相争、兵力紧张之际,先收复淮南,然后继续向北推进。

    将防线推过淮水,东端抵达徐州彭城一带,彭城附近的泗水水系,向北汇入黄河,若真的能拿下彭城,陈国可以获得鹤蚌相争、渔翁得利的真正机会。

    从彭城北伐,收复青兖之地,然后向西进军,将黄河以南、虎牢关以东地域收入囊中,如此一来,地广人多的河南之地,就是陈国统一天下的雄厚资本。

    然而一旦北伐失礼,既不能向北拓展国土,上游江州、南方广州也没能收复,官军伤亡惨重,届时真的就无力回天了。

    陈叔宝想保证江表三吴之地的安全,但又不想错失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;想做统一天下的雄主,却怕北伐失利,局势急转直下,因此他真的是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年初周军全线进攻,陈叔宝心中惴惴、夜里辗转反侧,而今他夜里依旧辗转反侧,但心态已经完全不同了,前者是在为墙破了几个洞、要先补哪个洞而烦恼,后者是为宅院要外扩、要先扩哪个方向而烦恼。

    这种烦恼,孔范能够理解,他一向说官家喜欢听的话,做官家喜欢做的事,现如今,就是他和施文庆背台词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隋国降将于仲文,确确实实有真才实学,针对目前局势,写了洋洋洒洒数万字的策论,孔范和施文庆仔细研究过后,又和于仲文彻夜讨论,终于拟好台词,要在陈官家面前一显身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孔范开始发表“真知灼见”,他首先指出目前首要之务,是化解建康面临的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隔江北面有周军(尉迟氏),江州、广州也有周军(宇文氏),权衡轻重,当然是要收复江州和广州,才能确实保证建康安全。

    其次,收复江州,可以调集彭蠡湖地区的粮食接济三吴,这可是关系到士兵吃不吃得饱肚子的问题,光凭三吴之地的粮食产出,根本就无法长期维持目前官军的军力。

    若收复了江州、广州,陈国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,就是一旦尉迟氏和宇文氏决出胜负,胜者迟早要再次大举南侵,到时候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三吴地区受到江州、广州敌军的威胁,这是近忧,而说到远虑,那就是北方胜者若再次卷土重来,届时御敌的难度必然比现在要大。

    远虑近忧,应该怎么解决?

    很好解决,确保宇文氏和尉迟氏长期对峙,如此才能让这两家无暇打陈国的主意。

    孔范“认为”,如今尉迟氏的实力占极大优势,宇文氏实力明显处于下风,也正是如此,周国丞相尉迟惇才忽然发难,试图打杞王宇文亮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然而事态发展的结果,是宇文氏初步顶住对方的主动进攻,甚至还有一支奇兵进入豫州占据悬瓠,如同一把匕首顶在尉迟氏的腹部。

    这说明宇文氏有机会和尉迟氏分庭抗礼,一如鹤蚌相争、渔翁得利的局面,陈国当然就是那个渔翁,可以来个左右逢源。

    “左右逢源?爱卿说仔细些。”陈叔宝隐约想到了什么,但一下子没有头绪,孔范笑而不语,施文庆随后开始背台词:

    “官家,如今宇文氏和尉迟氏必定有一个相同的想法,那就是希望我国派兵进攻他们的对头,如此一来,官家可分别向北面和西面派遣使者,提出一些要求。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