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五章 说文解字

    建康,台城,陈国天子陈叔宝正与幸臣孔范、施文庆座谈,孔、施二人自年初以来表现出色,让力排众议派他二人监军的陈叔宝颇为自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是孔范侃侃而谈,说的是五德以及五行相生及相克。

    历代根据五行五德之说,定自己王朝之“德性”,秦为水德,尚黑,汉的德性几经变更,后汉时确定为火德,尚赤,故有“炎汉”之称。

    曹魏受汉禅,为土德,服色黄;晋取而代之,为金德,正朔服色,并依前代。

    永嘉之乱,衣冠南渡,迁都建康的晋国,觉得自己既属金德,服色当尚白色,之前是搞错了,才有八王之乱的祸事。

    刘裕受禅建宋,宋为水德,服色亦如魏晋故事,以示正统;萧齐木德、萧梁火德,服色馀一依前代。

    而陈武帝(陈霸先)受禅称帝后,陈国为木德,服色亦如前代。

    至于北虏,后魏(元魏)初为土德,自称为黄帝之后,服尚黄,牺牲尚白,至太和年间,认为既然继承了晋的正统,按金生水的说法,改为水德。

    后来魏分东西,东魏为高齐取代,按照水生木的说法,齐国为木德,正朔服色亦如元魏;而西魏为宇文周取代,周国认为自己继承魏统正朔,依旧为水德。

    又因为周文帝(宇文泰)有黑水之谶,所以周国尚黑。

    待得大象二年,周天子宇文赟忽然去世,外戚杨坚篡权,后来建立隋国,为火德,以火雀降祥之故,衣服、旗帜、牺牲尚赤,戎服以黄。

    这数十年间,北边是水德之周和木德之齐对峙,而南边是火德之梁为木德之陈取代,后来周国灭齐,一时间势不可挡,结果没多久便差点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问题出在哪里呢?孔范接下来要分析的就是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当年陈(木德)、齐(木德)、周(水德)三国对峙,所谓双木为林,再加水便是“淋”字,周国灭齐,“淋”去一木便成了“沐”,眼见着陈国要独木难支,“沐”字却昭显了天下局势。

    沐者,沐猴而冠也,源出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“人言楚人沐猴而冠”。

    周国吞并齐国,国力达到巅峰,结果周帝宇文邕于壮年之时病逝,继位的宇文赟,狂妄自大、行为乖张,竟然自称为“天”,这不就是沐猴而冠么?

    沐猴而冠的宇文赟当了两年皇帝就死了,周国随即陷入内乱,当年周国联陈攻齐,随后出尔反尔攻占陈国江北、淮南州郡,接连两代君王暴毙,这就是报应。

    接下来,周、隋对抗,隋、陈联合,两国德性分别为土、木,土木二字加起来就是“耒”,再加周国之水就是“洡”也就是“耒水”。

    按《水经注》所载,耒水出桂阳郴县南山。

    “桂阳郴县。。。桂阳郴县。。。”

    陈叔宝沉吟着,片刻后问道:“项羽弑杀其主楚义帝熊心,朕记得是在长沙郴县?”

    “官家说得没错!”

    施文庆适时插话,孔范把话题引到项羽弑君,现在轮到他表演了,什么五德之说他才不信,但为了讨得陈官家欢心,他和孔范是绞尽脑汁,牵强附会编了一套说词来分析时事。

    理了理思路,施文庆把话题继续下去:“官家,秦失其鹿,群雄共逐之。。。”

    秦失其鹿,群雄共逐之,而楚国王室末裔熊心,在楚亡后隐匿民间为人牧羊,楚国贵族项梁于会稽起事后,采纳范增建议,自称武信君,立熊心为楚怀王,以从民望。

    熊心只是名义上的主君,根本就没有丝毫权力,秦国灭亡后,项羽佯尊熊心为义帝,自行分封天下诸侯,刘邦被封为汉王,项羽则自立为“西楚霸王”,并徙熊心于长沙郴县。

    形势逼人,熊心无奈只得出都就道,但左右群臣依恋故乡,怨声载道未肯速徙。项羽大怒,暗令义帝途经之地的三王(九江王英布、衡山王吴芮、临江王共敖),要在半路击杀义帝。

    最后,英布派兵追杀义帝至郴县,弑熊心于郴城穷泉旁,郴人怜之,将熊心葬于城邑西南边的后山,也就是耒水的发源地。

    熊心无权形同傀儡,但却是项羽名义上的主君,汉王刘邦获知熊心死讯,令三军发丧,缟素三日,发檄文布告全国,指斥项羽弑君,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天下诸侯群起响应,刘邦得各路大军数十万,杀奔楚都彭城,讨伐项羽,楚汉之争由此开始,最后以西楚霸王项羽自刎乌江而落幕,一世英雄,黯然退场。

    “周国权相尉迟惇,视主君如猪狗,竟掩耳盗铃行弑君之事,如今周国内乱再起,正好应了“洡”字之谶!”

    施文庆做义愤填膺状,随后起身向陈叔宝行礼:“恭喜官家,贺喜官家!如今中原大乱,正是皇朝再起之时!”

    孔范等人也纷纷向陈叔宝道贺,弄得陈官家笑逐颜开,今年发生的一件件大事,确实让他对于谶纬之说深信不疑,而孔、施二人所述,真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周军于去年年底大举南犯,兵临建康城下,就在城中人心惶惶之际,官军表现神勇,接连击败北虏,保得国都平安。

    官军成功将战事拖到雨季,雨中对峙数月后,北虏灰溜溜撤回江北,就在秋天来临,雨季即将远去时,周国毫无预兆的爆发内乱,这就让陈国上下瞠目结舌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了什么?建康自有王气加持!

    周国内乱的消息,数日前才传到建康,一开始大家还不敢相信,可综合各地的消息,确定周国宇文氏和尉迟氏决裂后,陈叔宝几乎是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周国皇帝宇文乾铿,于大婚之日遇刺,伤重不治,丞相尉迟惇立西阳王世子为新君,与此同时派出大军攻打关中、山南,要讨伐‘弑君逆贼’宇文亮。

    宇文亮的实力远不及尉迟惇,眼见着宇文氏就要被突然袭击给斩草除根,结果随后的战局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:本该在岭表的西阳王宇文温,居然率兵突破大别山,攻占豫州州治悬瓠。

    西阳王还声称遇到了落难的天子,原来遇刺是假,尉迟惇借机弑君是真,落难天子随后号召天下兵马勤王,讨伐弑逆贼尉迟惇。

    落难天子是真是假没人关心,但周国内乱短时期不会结束是真的,这对于几乎亡国的陈国来说,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陈叔宝觉得孔范、施文庆说得没错,“沐”字代表着沐猴而冠,结果沐猴而冠的周国皇帝宇文赟忽然去世,让周国陷入巨大的内乱中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“洡”字,意指周国权相尉迟惇,会如同西楚霸王项羽那样弑君,随后导致诸侯群起而攻之,而项羽的下场是什么,尉迟惇的下场就会是什么!

    中原乱作一团,正好是陈国复兴的大好机会,若能借机挥师北伐,阻力要小得多,如果抓住机会,统一天下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亲手结束三百年乱世,成为再造华夏之明君,从此名垂青史,为后人所颂扬,陈叔宝一想到这里就兴奋得夜不能寐,所以要听听两位中流砥柱的意见,好好制定一个宏伟的战略,实现他的梦想。

    “两位爱卿,对于当前局势,有何见解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