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九章 西阳景

    西阳城,一列样式独特的马车行驶在轨道上,拉车的是两匹马,其后的马车有两个车厢,每个车厢有四个轮子,前后串联在一起,车厢还有车棚,可以遮阳挡雨。

    每个车厢的长度比寻常马车车厢明显长上一截,前后两个车厢连通,里面坐满了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眼见着前方有人横穿轨道,车夫敲起挂钟,吆喝起来:

    “哎!让开让开!”

    横穿轨道的人让到一旁,马车沿着轨道继续前进,在三十余步外的长条形凉棚旁停下,随车的‘乘务员’高声喊着:“青云街站到了!青云街站到了!前门上车,后门下车!”

    “先下后上!不要挤!”

    有乘客背着包裹从车厢后门下车,不久之后前门打开,等候在凉棚下的男女老少排队向前门走去,门口处的‘收费员’拿着纸皮大喇叭喊着:

    “这趟车往西出城,往龙头山新港去的!两文钱一个人!孩童半价一文钱,只要身高不超过这个杆子就是一文钱!一直做到最后一站都行!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,不要挤!这趟上不了,还有下一趟!在六点钟以前,都有马车经过!”

    趁着乘客登车之际,车夫拿起竹筒喝起水来,片刻后登车完毕,他扬起马鞭吆喝着“起!”,凌空虚打了一鞭,驮马向前行走,拉动满载四十人的马车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若是平常,两匹马是绝对拉不动搭载四十人的马车,然而当马车是行驶在“铁路”上时,就完全不是那回事了。

    两条铁制的轨道,由‘枕木’连接成平行线,形成一条双轨“铁路”,在铁路上行驶的特制四轮马车,用两匹马来牵引,不光能搭载四十人,还能搭载沉重的货物。

    西阳城的铁路是复线(双向),实际上就是平行两条铁路,每条铁路单向行驶,长度都是四十里,东西走向,东端是西阳城东郊外巴口港,西端是西阳城西郊外龙头山西麓新港。

    铁路横穿西阳城,马车走一个单程,平均耗时一个时辰,也就是两个小时,车票就两个价钱:成年人两文,孩童一文,可以从起点一直坐到终点。

    因为是行驶在轨道上的马车,所以这种马车又叫做‘轨道马车’,一个月多前全线开通,试运行一个月后,三天前正式投入运营。

    虽然由试运行期间的免费乘坐,变成了成年人两文、孩童一文,但每列轨道马车的上座率依旧超过五成。

    “每天早上七点,东西对开首班车,下午五点对开末班车。。。”

    轨道旁,王頍拿着一张宣传单小声念着,即是念给自己听,也是念给旁边的王猛听,他们一行将近二十人,此时正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王猛看着眼前这四条铁轨,有些不确定的问陪同人员:“这是包铁的木轨,还是实打实的铁轨?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,这可是实打实的铁轨,江南大冶监炼出来的铁锭,运到西阳后再化了打成铁轨,耗资不小,全长四十里的铁路,可是用了大半年才建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”王猛本不是好奇心重的人,奈何‘铁路’这事物真是天下奇闻,不由得他不好奇:“这铁路耗资不小,光靠运客的话,亏空想来要许久才能补上?”

    “王将军,这复线铁路,用来客运只是为了方便百姓,盈利是谈不上的,不过用来运货,那就不一样了,正式运营三天来,每天的货运量极其惊人,想来官署收回成本,不超过半年。”

    君子耻于言利,但王猛不是读书读傻了的所谓‘君子’,他为官数十载,带兵打仗、劝课农桑,知道基本的民生开支。

    心中粗略估算了一下铁路的造价,还有吏员所说“收回成本,不超过半年”的说法,王猛不由得悚然动容。

    吏员说了,铁路的盈利靠货运,他知道这意味着西阳的商业十分兴旺,现在的西阳已经不是他当年见过的那个长江北岸破败小城了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,陈国江北道大都督周炅坐镇江北,治所就在西阳,王猛因为公务来过西阳,当时的西阳平凡无奇,甚至有些破败,而现在,王猛再次来到西阳时,西阳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这场变化,是从八年前开始的,王猛听得吏员介绍,那时,年轻的西阳王还是西阳郡公,刚刚就任巴州(现在的黄州)刺史。

    八年时间,黄州户数突破五万户,而西阳城的繁华程度,在长江沿岸城市里可以排在前列,王猛觉得仅从地方官政绩考核方面来说,西阳王配得上“能吏”的称呼。

    眼见着接连几列由两节车厢串联、满载沉甸甸货物的有轨马车驶过,王猛体会到方才吏员所说“半年回本”的依据何在。

    他这几日听人介绍,黄州西阳出产大量布帛、纸张、书籍、瓷器以及玻璃制品,而货运港是西阳城东的巴口港,每年的“货物吞吐量”都在上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西阳城西郊龙头山西麓,是大片开垦的荒地,历经数年的开发,粮食产量逐年上升,定居的府兵及其家属越来越多,形成一个个人数越来越多的村落。

    人多了,相关产业也多了,也有大量养殖场出现,由此在龙头山西麓出现了新港,其“货物吞吐量”也在明显上升。

    西阳城和东面巴口港、西面新港之间,对于增强陆路货运能力有着强烈需求,而运力极强的轨道运输,就像及时雨般,让大家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王猛从没见过一个以手工业、商业为动力急速发展的城市,看着眼前‘西洋景’有些目不暇接,而陪同的王頍见着轨道也觉得颇为新奇。

    王猛和还有其他投降的陈国岭南地区主要官员,不久前刚从番禹来到西阳,休息几日后便要前往安陆,而劝降王猛的王頍是全程陪同。

    王頍之前赶赴岭表时,西阳城里已经有了要建铁路的传闻,结果当铁路真的出现,王頍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,只能现学现卖,向王猛介绍起西阳城里与别处不同的各类‘风景’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跟着虎林军一起北上,到了江州南昌后,王猛一行人轻装上路,提前回到西阳,在这里,黄州总管府长史等一众官员热情接待了他们,到了明日,王猛一行便要启程去安陆。

    王猛直到今日才从将近两个月的长途跋涉中完全恢复过来,王頍邀请他到城里走走,看看之前酒席上提起过的‘铁路’,如今亲眼看过,感觉确实不同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西阳城里天下独一份的铁路、钟楼,真不愧为‘西阳景’。

    看‘西阳景’的不光他们,长长的轨道两旁,许多人都在看着传说中的‘铁路’,当然,王頍一行有吏员陪同,不需要和身份不明的百姓挤在一起。

    前方忽然喧嚣起来,片刻后欢呼声由远及近,王猛举目看去,原来是露布飞捷。

    “大捷!大捷!西阳王率领官军在豫州水淹乐口,两万强敌全军覆没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