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八章 憧憬

    军营一隅,二十余个一字排开的炉灶里火光大作,架在灶上的大铁锅内煮着半肥瘦的猪肉以及各种蔬菜,如此大乱炖有荤有素,极受士兵们的欢迎。

    伙夫们围着炉灶忙活着,士兵们则手拿餐具排队等候在铁锅前,猪肉的香味四溢,勾起了无数人的馋虫。

    虎林军随西阳王南征岭表,战事告一段落后将士们就在广州番禹驻扎,那里有海鲜,但猪肉却不多,如今班师途中在湓口又能吃上熟悉的黄州猪肉,许多人都很激动。

    肉食,对于虎林军将士来说已经不稀罕了,他们如此激动,是因为这些现杀现煮的肥猪,都是从上游黄州西阳用船运过来的,吃着家乡猪,不就能感受到家乡的味道了?

    将士们的家乡各有不同,但入伍之后陆陆续续在黄州西阳定居下来,凭借军功分了田地、钱粮、房舍,又把家人接过来一起居住,对于他们来说,黄州西阳就是第二家乡。

    排队打了饭菜,士兵们不是如同往日那样按队用餐,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一边吃饭一边议论纷纷,方才全军开大会,别将田正月重申了西阳王的命令,那就是回到西阳后放假三十日,这个消息引发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士兵们一开始还是想不通,然而将军们反复强调,这是西阳王的命令,因为去年年底大军出征前,西阳王就当众承诺过,待得从岭表班师北归,一定要给大家放假。

    这是西阳王亲自下达的命令,所有人必须服从,回家孝敬父母,和媳妇困觉!

    上面把调子定下来,士兵们的情绪就慢慢平静下来,既然将军们反复重申不是有奸人伪造西阳王的命令,那么回到西阳后放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所以借着吃晚饭的时机,大家议论起回家后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口是心非、说变就变,一方面确实想追随西阳王杀敌,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想家了。

    出征在外,和亲人分别眼见着就要够一年,说自己不想家那是假的,虽然在番禹可以和胡姬‘学外语’,但依旧想着家里媳妇。

    还有两鬓斑白的父母,咿呀学步的儿女,都已经快一年没见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时间,足够他们和家人共叙天伦,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,而对于尚未婚娶的士兵来说,他们还有额外的假期。

    据说这是西阳王定下的,虎林军中还没有娶媳妇的士兵,可以申请三个月假期,获批之后,回家抓紧时间找媒婆说媒,娶个媳妇回家,争取三个月内把肚子搞大。

    好歹有个一儿半女,省得上了战场回不来,家中总有个念想。

    娶媳妇得有聘礼,这对许多士兵来说不是问题,此次南征大家奋勇杀敌,军功多多少少都是有的。

    功劳簿上每个人的军功和应获奖赏都写得清清楚楚,还提前公示过,允许提出质疑,最后定下的数字,每个人都毫无异议。

    而这次回去,奖赏当场兑现,据说西阳城那边已经将每个人该得的奖赏(钱帛、粮食)准备好,回去后马上就能找媒婆说媒了!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让媒婆说一个屁股大的小娘子,好生养,可劲生儿子!”

    有士兵满怀憧憬说着,旁边几个哄笑起来:“你那芦柴棒搞得定么?”

    “有何搞不定的!在番禹时,胡姬都说我厉害!”

    “哎哟,胡姬见谁都说厉害!”

    大家笑骂着,又有士兵在憧憬:“我不要屁股大的,我要媒婆给我说个胸大的!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婴儿,要胸大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男人喜欢胸大的女人有错吗!”

    笑骂声中,长手长脚的麦铁杖拿着饭菜转过一边,在几个同袍身边坐下,见着斛斯万善正与张定和说话,嘿嘿笑了起来:“定和,三十日,你的腰顶不顶得住?”

    军中都是厮杀汉,说起荤腥之事无拘无束,张定和也不着恼,哼哼笑了起来:“我怕她顶不住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别到时候腿软得门都出不了,到时如何来我家做客?”

    张定和只是笑,斛斯万善放下筷子问麦铁杖:“老麦,你家人在西阳安置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安置下来了。”麦铁杖很高兴,此次随军打回家乡始兴,他算是荣归故里,虎林军从番禹启程时,他便接了家人一起走,此时已先行一步抵达西阳,在城里军属区安置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麦,乔迁之喜,你可得请客!”一名士兵笑道,他们这几个是同期入伍的新兵,所以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“先缓缓,过得十五日后,再请你们来寒舍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。。”斛斯万善和另外几个士兵暧昧的笑起来,笑得麦铁杖都有些不好意思:“嘿嘿,大家都忙,就不要说别个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,大家都明白,所以就“嘿嘿嘿”一笑了之,虽然回到西阳后都希望立刻追随西阳王杀敌,但既然能有三十日的假期和家人团聚,许多人也是真的高兴。

    无论是金窝银窝还是狗窝,始终是自己温暖的家,大家出生入死,不就是为了立下军功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?

    好不容易从岭表活着回来,带着沉甸甸的钱粮回家,与双亲、妻儿团聚,然后带着家人去看新分的田地,张罗着来年春耕,憧憬着来年秋收,那场景得有多温馨。

    张定和此时就在憧憬着,他本是长安人,隋国还在时是宫中侍卫,后来随着街坊邻居一起,迁移到长江边上的鄂州定居,因为想出人头地,才带着妻子到西阳,投了虎林军。

    用命来换军功,借以改变自家的际遇,张定和愿意如此,但他的妻子却顾虑重重,为此还经常闹别扭,而现在,张定和终于能够以实际结果向妻子证明,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张定和此次随军南下,奋勇杀敌立下许多军功,累计起来已经可以在西阳郡分得田地,虽然那还是荒地,但周边的水利设施均已完善,只要努力耕作,数年后收成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张定和平日里在军营住宿,而耕田光靠他妻子一个人可不行,他夫妇二人在西阳举目无亲,没什么族亲来帮忙,但这不是问题,因为张定和还有同袍,还有“组织”。

    虎林军组织了“互助会”,专门服务虎林军在役或者退役军人及其家属,其中一项服务内容就是帮助将士们开展春耕、打理农田以及秋收,还有日常生活中展开各种互助活动,会费不高,却真的很可靠。

    张定和已经盘算好了,在互助会那里雇佣佃农、租赁铁犁、购买种子,待得来年春天,把春耕做好,然后雇佣佃农负责打理新田,妻子时不时去看看即可。

    到了秋天,他家就有收成了,虽然新开垦的土地头几年收成不会太多,还得扣掉雇佣佃农的开销,但肯定有粮食盈余。

    这些盈余,一开始不会有多少,但张定和凭着军饷便能应付家里的日常开支,更别说他这次立下的军功,除了分田还能分得许多钱粮、布帛,省着些花,足够夫妇俩接下来一两年的开支。

    田有了,房子有了,就差儿女了,所以张定和憋住了劲,回去后要抓紧时间‘造人’。

    他一门心思要‘造人’,其他同袍各有打算,有的想着找媒婆说媒,有的想着分了田地如何开荒,有的则是想着如何‘理财’。

    “我在日升昌柜坊存钱来个钱生钱,家里婆娘老是不愿意,怕被骗,没奈何存了一年,这次回去,存期也差不多到了,到时候看她还有何话说!下一笔,我要存个三年定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