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五章 水涨船高

    艳阳高照,邵陵城头,西阳王宇文温正在接见城中‘贤达’,正是有这些识时务的俊杰献城,安州军才能轻轻松松入城,避免了大量人员伤亡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形象很重要,所以宇文温放下裤脚,提前换上了靴子,威风凛凛站在血迹斑斑的门楼前,与诸位贤达亲切交谈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知诸位起事勤王,必然龙颜大悦,大家日后要加倍努力,协助官军御敌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寡人用水攻破敌,邵陵地区一片汪洋,本该有好收成的农田,恐怕大多歉收甚至绝收,敌军已败,最迟明日下游堰坝必掘,待得大水退去,农田里的庄稼能收多少是多少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今年歉收,百姓家中无粮便难以维持生计,寡人决定开仓放粮,在那之前要清点户籍,诸位要多加协助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水过后必有大疫,官军会在城中进行集中整治、清理疫源,届时需要大家从旁协助,以便事半功倍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敌军新败,短时间内不会再来,邵陵为悬瓠门户,城防要加强,大家要多上心,建言献策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官军大捷,这个好消息要传向四方,诸位家中亲朋好友众多,那就派人去走动走动,说说今日大捷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寡人会上奏天子,大家回去好好准备一下,过几日随寡人去悬瓠面君,聆听圣训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絮絮叨叨说了许多,对于献城的诸位贤达来说都是场面话,只有最后说的这段内容是关键,大家硬着头皮把身家全押上,总算能见着回报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和大多数州郡一样,邵陵的官吏大半是当地人,本来悬瓠城里那个天子是真是假都无所谓,能保住自家性命及家业最重要,不过大家如今无奈献城,上了对方的贼船,好歹能见到正主、得些实惠会比较好。

    得益于黄州到邺城的商路大盛,处于这条商道上的邵陵,城中官吏和大户总是听说过西阳王的名号,据说这位比较守信,所以当众说过的话,必然会作数。

    尉迟氏迟早会反攻,到时候他们带全家到悬瓠,跟着天子退入山南甚至关中,总少不了一官半职,虽然家乡的田地房产没了,能当个大一点的官譬如郡守倒也划算。

    宇文温滔滔不绝的说着,其他人不住点头,也不知说了多久,谈话终于结束,众人告退,却有一人留了下来,宇文温一改方才大谈什么“君臣之义”、“前途”等大道理的套路,和对方谈论起实务来。

    此人并非邵陵本地人或者官吏,但却是劝降邵陵的第一功臣,宇文温对于主动勤王的人,还是很赞赏的,更别说天子急需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汝阳郡主簿吴秋,先前随郡兵前往悬瓠救难,被宇文温麾下安州军击败并俘虏,和其他被俘官吏一道在悬瓠见过天子,后来放归汝阳。

    这是一枚闲棋,没指望起太大作用,反正总好过杀掉,而吴秋这枚闲棋后来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得知悬瓠失守,豫州军从方城撤围,回师救援,结果在悬瓠城外不战自溃,豫州总管贺拔伏恩兵败身亡,这个消息传出去后,虽然依旧没有人起兵勤王,但许多人的立场开始动摇,吴秋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吴家世居汝阳,只是族人仕途不顺,到了吴秋时才被辟为郡主簿,有了像样的官职,但他琢磨着若按老路子走下去恐怕前途渺茫,所以还不如豪赌一把。

    当今局势,尉迟氏势大,但宇文氏似乎没有大家之前认为的那么孱弱,说不定会出现个东西周对峙,那么他若抓住机会起事勤王,跟着天子进入山南,总会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争取能做个郡守,那也不错了,要知道河南许多当地大户数代人下来,都未必有子弟坐到那个位置,所以吴秋觉得即便因此背井离乡、故土难回也值得。

    当年魏帝西入关中,有许多官员、大族子弟跟着一起走,虽然魏帝到了长安依旧是傀儡,但跟其西走的人们,大多在关中过得不错,吴秋认为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就在眼前,不抓住就真的很可惜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得知贺拔伏恩兵败,便和城中几个大户秘密碰头,决定伺机勤王,后来安州骑兵抵达城外,他们便开门献城。

    也正是有吴秋献城,才让宇文温的战术得以顺利实施。

    他的战术很简单,无非是敢不敢做,那就是筑坝回水淹邵陵,邵陵以及乐口敌军大营所处之地有数条河流汇集,又被称为洄曲,可想而知在一片平原的豫州地区,其地势是比较低的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在邵陵汝水下游、溵水下游筑坝回水,汝水下游好说,从悬瓠出发沿着汝水向北找个好地方开工就行,至于溵水下游比较合适的地点,那就是汝阳。

    汝阳城附近是溵水和颍水交汇之处,在那里筑坝,回水量能够确保淹了邵陵和乐口敌军大营,问题在于汝阳原先并不在安州军的控制下。

    不过有了汝阳郡主簿吴秋做内应献城,这就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坝址解决,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了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,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筑坝,借此造成上游水位急剧上升,才能将乐口敌军困住甚至淹死大半。

    为此需要调动大量的人力物力,宇文温将悬瓠城里的物资全都调出来,又组织人员赶工,紧赶慢赶终于筑坝成功,在夜里让上游水位迅速上涨。

    光靠水淹还不行,得有大量船只运兵去给予对方致命一击,但现做木船根本来不及,于是安州军赶制大量竹筏来凑数,这也是宇文温站在竹筏上指挥作战的缘故。

    而吴秋自告奋勇随军去劝降邵陵守军,效果也很好。

    汝阳和邵陵相距百余里,吴秋在邵陵也有熟人,加上大水淹了邵陵,安州军兵临城下,潘子晃的大军覆灭在即,邵陵的官吏、将领见大势已去,又见着熟人吴秋在城外喊话,索性开门献城。

    这样的有功之人,宇文温当然要特别认真对待,天子眼巴巴等着有人来投效,正好可以将吴秋做个榜样,以便鼓励更多的人勤王。

    “吴主簿,你明日便回汝阳,收拾收拾带着家眷去悬瓠,田产什么的,就不要留恋了,跟着天子走,该有的肯定会有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,不知卑职还能为大王做些什么事”

    “你先把家搬到悬瓠暂居,敌军随时会卷土重来,别拖拖拉拉的,到时候走不掉就悔之晚矣。”宇文温看看东面,随后补充:“汝阳郡可是和亳州总管府接壤,谁知道亳州军何时冲过来”

    “是,卑职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汝阳那边其他几位献城有功之人也得抓紧时间搬家,你回去后多催促一下,这种事情寡人说多了反倒让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卑职明白。”

    吴秋丝毫没有居功自傲的想法,他如今铁了心要上天子这条船,但不是为了什么君臣之义,纯粹是为了多一条路多一分把握,西阳王这边他也是要多运作运作的。

    对于吴秋来说,天子姓宇文,杞王也姓宇文,关中、山南都是杞王的地盘,皇帝的位置,杞王日后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攀上西阳王这棵树,就等于攀上杞王这棵大树,他可不想在一棵树上吊死,狡兔都有三窟,人当然要留一条后路。

    许多将领在一旁等候,吴秋识相告退,待得城外大水退去,他还要赶回汝阳搬家,宇文温看着对方远离的背影,示意张鱼近前。

    “多派几个人跟着吴主簿,一定要保得万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张鱼去安排人手,宇文温喝了几口水,马上和将领们商议起军务,他接连打了两场大胜仗,消息传到邺城,丞相尉迟惇必然震怒,到时候南下的大军,可就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了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什么神机妙算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得好,事不过三,尉迟惇再派来的军队,恐怕会来势汹汹,邵陵为悬瓠北方门户,届时必然首当其冲,如何布置防务,大家畅所欲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