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四章 千言万语

    富有节奏的口号声中,安州士兵们整齐划一的挥动长棹划着水,如同在五月初五端午节时竞渡般,一个个竹筏正在你追我赶向前冲。

    乐口处的军营是他们的前进方向,而尽可能多抓俘虏是他们的目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邵陵之野已经化为泽国,水深没顶,平日里威风八面的骑兵根本就动弹不得,而熟悉水战的安州士兵,占据极大优势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水面上一片狼藉,活着的就是敌人,而这些可怜人基本上都是手无寸铁,全都聚集在路出水面的箭楼、高地上,黑压压一片,眯着眼睛放箭都能射中。

    但这样太没人性了,战前动员时主帅西阳王说过:投降不杀,只要敌军将士不反抗,那就不能滥杀。所以此时安州士兵纷纷拿出纸皮大喇叭高声劝降:

    “投降不杀,投降不杀!”

    考虑到方言、口音不同的问题,山南安州兵说的话内容如果太长,兵员多为北人的敌兵未必能听懂,所以劝降的口号也很简单,那就是“投降不杀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只要不是聋子就能听懂,至于效果,那就要看实际行动了。

    许多在水面上抱着漂浮物垂死挣扎的敌兵,被划着竹筏的安州兵救起,那些缩在箭楼、营栅上的敌兵见状放弃抵抗的心思,纷纷高呼愿意投降。

    愿投降是好事,但万一上了竹筏来个反客为主那就不妙了,安州兵对此早有准备,拿着一扎扎粗硕的麻绳就等着捆获救的敌兵。

    每个竹筏上都有十个左右安州兵,不可能让太多的俘虏坐在上面,所以他们用麻绳将获救的敌兵‘打包’,捆在一个个备好的浮筒上,用绳子连成串漂在水里。

    每个浮筒实际上就是个小竹筏,能够确保三个人抱着浮筒让头部露出水面,而每个安州兵的大竹筏后面都拴着一串浮筒,‘收获颇丰’。

    也有敌兵心怀叵测,假意投降待得获救后试图抢夺竹筏逃命,但都被精通水性的安州兵按到水里,再也没见露头,见着如此情形,没有多少敌兵敢乱来。

    然而依旧有人在垂死挣扎,许多将领被大水围困在各处形同孤岛的高地上,不安心束手就擒,指挥部曲反抗。

    发大水时,普通士兵急得如同无头苍蝇般乱窜,但这些将领带着全副武装的部曲抢占高地避水,手中武器一开始是威慑试图挤进来的士兵,而现在其中的弓箭就排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但他们射出一箭,就有三、四箭射过来,安州兵划着竹筏从四面八方包围,借着盾牌护体和一个个‘孤岛’上的敌兵对射,只过了一会,便杀伤大半。

    眼见着大势已去,躲在这些孤岛上的将领无奈投降,安州兵们欢呼雀跃,争先恐后划竹筏靠过来抓俘虏。

    抓获俘虏的身份越高,奖赏就越高,一个个孤岛上的人当中必然有身份不低的将领,所以安州兵绝不会放过这种易如反掌的立功机会,水面到处都是争着抓俘虏的场景,就如同端午竞渡争头彩一般热闹。

    一艘小船上,行军总管潘子晃看着远处‘群狼争食’的场景黯然神伤,但他没时间为部下的遭遇伤感,因为自己也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方才邵陵城里派出几条小船来救他,结果好不容易登上船,却被蜂拥而来的安州军竹筏追赶,追、逃双方对射,没多久潘子晃的随从便伤亡殆尽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船舱里都是死人,就只有潘子晃站着,十余个安州军的竹筏围了上来,士兵们弃了弓箭、盾牌,换上长矛、钩拒,就等逼近之后将他活捉。

    潘子晃看看四周,举目望去全是敌兵,他不会水,即便要跳水逃生也行不通,所以。。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邵陵,城头上忽然爆发出呼喊声,吸引了潘子晃的目光,他发现守军似乎在自相残杀,城外许多安州兵划着竹筏不顾箭矢靠向城墙,然后直接向城头攀爬。

    似乎没遭到多少抵抗,安州兵们就轻而易举登上城头,此情此景,潘子晃知道邵陵守军中已经有人哗变投降,他最后的指望也没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景象,他想起一件往事,当年西魏占了颍川,东魏名将慕容绍宗率兵围攻,在颍川城外洧水筑坝灌城,某日慕容绍宗乘船靠近颍川城查看敌情时,船被大风吹到城边,慕容绍宗不愿被俘便投水自尽。

    现在轮到他了!

    “投降不杀,投降不杀!”

    震天响的劝降声中,潘子晃笑了笑,他没想到自己数十年的人生,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,千言万语涌到嘴边,实在是说不出“投降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哐啷”一声拔出佩刀往脖子抹去,潘子晃知道自己投水后必然被敌兵捞起,肯定死不了,但自己家眷还在河北,所以决不能投降。

    不久前豫州总管贺拔伏恩的心情,此时他感同身受,锋利的刀刃将脖子切开,鲜血喷涌而出,在这邵陵之野的水面上,潘子晃挥刀自尽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又自尽了?”

    宇文温喃喃自语,他看着面前小船上潘子晃的尸体,有些意兴阑珊,原以为此次能活捉对方,让天子有机会亲自劝降刷声望,结果忙了半天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心情很快便恢复,因为今天己方可是打了个大胜仗,水淹乐口(邵陵),以极少的伤亡,将两万敌军打得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邵陵城头已经为己方控制,水面上到处都是安州兵在划竹筏或小船,不光抓了许多俘虏,还从水里救出许多战马,这可是宝贵的战略资源,宇文温一想到有马就高兴。

    是有马就高兴,不是有码就高兴!

    宇文温自嘲了一番,此时此刻,他站在中军大旗下,接受着周围将士的欢呼,此次回水杀敌大作战,耗费无数人力物力,终于圆满完成,他的战斗生涯中又增添了一场大胜仗的经历。

    此时的宇文温和中军大旗都在一个大竹筏上,然而身为全军主帅,他身着铠甲却挽着裤腿,脚穿草鞋,看上去与其说是身份高贵的年轻郡王,还不如说是山南水军一小兵。

    但这都无所谓了,在参战将士的眼里,西阳王就是带领他们创造奇迹、以少敌多、让己方大获全胜的主帅,不光淹了乐口敌军,还派人劝降了邵陵守军,免去攻城时将士们的伤亡。

    许多竹筏停在中军大旗(竹筏)周围,士兵们兴奋地看着和他们一样挽着裤脚的西阳王,从全军翻越大别山开始,西阳王就带领他们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。

    乐口敌军据说兵力是步骑两万,就这么完蛋了!

    西阳王果然骁勇善战,有他在,我们就一定会赢!

    士兵们如是想,而宇文温环顾四周,看着一张张笑脸,心中也是兴奋异常,但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,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,拔出佩刀向天一指,随后奋力高呼:“大周万岁!”

    如潮的欢呼声随后爆发:“大周万岁!万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