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二章 夜(续)

    深夜,郑五被尿憋醒,迷迷糊糊起身就要往外走,结果刚走两步便一脚踩空,整个身体往下坠,也亏得双手抓住两侧栏杆,他才没摔死。

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脚下,看着一旁的楼梯,又看看四周,郑五发现自己是在箭楼上,吓得尿意全无,后背凉飕飕。

    今晚是他值夜,结果因为太困于是在箭楼上睡着了,睡得迷迷糊糊后被尿胀醒,还以为自己是在地上营帐内,所以才下意识要走出去撒尿。

    结果差点就掉下去摔死,郑五瘫坐在箭楼里只觉得双腿发软,心脏剧烈跳动,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缓过来,渐渐的尿意又起,他便小心翼翼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猫着腰探头探脑往外看了看,确定下面没有人查岗,又看看营寨外,没发现什么动静,于是解下腰带,将命根子掏出来凑到栏杆外。

    淅沥沥的水声响起,郑五舒服得长舒一口气,他就这件戎服,若是尿湿了可没得换,到时候一身尿骚味可不得让人耻笑。

    趴在栏杆上撒尿是有些别扭,但为了保命就只能如此,营栅外漆黑一片,谁知道有没有敌兵在外潜伏,如果他站直身体结果被一支暗箭射中面门,那可就死得太冤枉了。

    郑五值夜前喝多了水,所以憋了一大泡尿,此时站在箭楼上向外撒尿,那叫一个舒坦,不过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却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夜风吹过,郑五抖了抖身子,收拾好腰带便坐了下来,长夜漫漫,此时不知过了多久,但只要轮值的人还没来,他就得在这里守着。

    看了看放在一旁的锣,他下意识的向旁边挪了挪,若是有敌情时他要敲锣示警,可若是打瞌睡时不小心弄出动静,搞得大家虚惊一场,事后可是要吃鞭子的。

    然而一晚上到处东张西望不睡觉,郑五困得受不了,他当兵就是为了混口饭吃,值夜很危险,死了即便有抚恤又如何,他光棍一个,死了以后抚恤给谁

    所以一旦打起仗还是保命要紧,己方打胜仗那就跟着沾光,若是形势不妙,该跑就跑,该跪地求饶就赶紧跪,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    箭楼不止一个,值夜的也不光他一人,那么多人盯着营外,自己偷点懒应该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郑五觉得自己怎么着都得开个荤再死才行,人这一辈子,没尝过女人的味道,那不是白白在世上走一遭

    想着想着,倦意上涌,郑五又开始打盹,好容易回过神,揉揉眼看向外边,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,只觉得在箭楼上待了很久。

    怎么轮值的刘老二还没来这遭瘟的,莫不是睡过头了吧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阵阵冰凉,让刘老二舒服得翻了个身,他正在做梦,梦到自己在三伏天里跳到河里游泳,冰凉河水带走身上的燥热,舒服得真想一直泡在水里不起来。

    行军扎营,几个人挤在一个帐篷里,若是冬天倒也罢了,如今天气炎热,本来就闷得慌,晚上挤在帐篷里热得让人难以入睡,蚊子又多,这对大家来说都是个煎熬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睡着了就不想起来,他隐约记得今晚下半夜自己要去顶替郑五值夜,不过后来又觉得自己好像是记错了,所以,先睡上一觉再说。

    入睡时的燥热,此时已经被冰凉所驱散,难得天气变凉,刘老二只想多睡一会,哪怕真的误了轮值,被郑五揍了一顿,他也觉得值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当兵不容易,行军时要当苦力,宿营时要做杂务,打仗时要玩命,做好了没有多少好处,做的不好就是一顿鞭子,好不容易睡个舒服觉,就像多睡一会。

    身下越来越冰凉,他又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间觉得不对劲,似乎草席沾了水,随即一个激灵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是睡梦中尿了,往身下一摸果然湿漉漉的,心中叫声苦,都三十好几的人,居然还会尿席,这事情传出去后他哪里有脸见人。

    看了看左右发现大家还在打鼾,刘老二便想着去帐外洗一洗,把尿骚味洗掉,结果手撑地时发现地上也有水,瞬间就懵了:我撒的尿能有这么多

    起身要往外面走,发现脚似乎也踩在水里,刘老二觉得不对劲,弯腰在地上摸摸索索,发现地上都是水。

    “唉,动静小些,大家可都好不容易睡着。。。”

    帐篷一隅,什长被吵醒后迷迷糊糊的说着,说到后面低声骂起来:“哎!谁把水罐打翻了!让人怎么睡觉啊!”

    夜晚军营里有营禁,不许大声喧哗,什长的声音已经尽量压低,却惊醒了其他人,大家模模糊糊的摸来摸去,这才惊觉身下冰凉不是做梦,而是因为地上都是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下了急雨,把营地给泡了”刘老二喃喃自语,小心翼翼走出帐篷,发现地上一片泥泞到处都是水,而附近营帐离也喧嚣起来,似乎很多人在低声喝骂是谁打翻了水罐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看天色,发现东方隐约露白,于是转回帐内和什长打了声招呼,便往自己应该值夜的箭楼走去,顺便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周围营帐里纷纷跑出许多士兵,个个都在探头探脑查看发生了什么事,营区很大,刘老二走着走着发现情况不对劲,因为地上的水越来越多,已经摸过脚踝。

    营寨里喧嚣起来,许多士兵正惊慌失措的搬东西,许多人身上湿漉漉的,似乎是刚从睡梦中惊醒,刘老二心知不妙,拔腿便往箭楼跑,他奋力挤过乱哄哄的人群,来到营寨边缘,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:

    潺潺流水声中,由木桩组成的营栅,此时缝隙不断有水漏进来,似乎营寨外面都是水,而他们就像坐在一个飘在河里的木盆,到处都在漏水,然后盆里的水位渐渐和外面持平。

    “愣着作甚,快搬东西!”

    营寨里呼喊声此起彼伏,号角声响起,而箭楼上也响起锣声,刘老二来到一座箭楼下,沿着梯子向上爬,爬到一半后停了下来,看着营栅外的景象目瞪口呆:

    依旧黑暗的夜色下,大地一片白茫茫,初一看上去还以为是下雪后的雪地,仔细一看原来到处都是水。

    箭楼上的哨兵拼命敲锣,高声呼喊着:“发大水了!发大水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