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章 应对(续)

    临颍郡,郡治邵陵西,汝水、醴水交汇处的乐口,营寨连绵数里、帐篷此起彼伏,奉命南下平乱的朝廷大军驻扎于此,暮色中的军营升起无数炊烟,营地里点点篝火如同漫天繁星倒映地面。

    大帐内,主帅、行军总管潘子晃正在与人交谈,对方是刚败退回来不久的荧州刺史刘子昂,这位领兵长途奔袭悬瓠,眼见着就要成功,未曾料竟然在城外遇伏。

    先机已失,刘子昂只能撤退,伤亡将近三成,实际上就是战败了。

    胜负乃兵家常事,虽然伤亡达三成接近伤筋动骨,但潘子晃没太过责难刘子昂,此时此刻,他正向对方寻问悬瓠周边情况,以确定接下来该怎么迎战。

    二十多日前,悬瓠失守的消息传到邺城,丞相尉迟惇立刻任命潘子晃为行军总管,率步骑两万人南渡黄河,直扑被敌军攻占的悬瓠。

    步兵行军速度慢,潘子晃带领骑兵先行出发,本来他要与从方城回撤的豫州军汇合,结果豫州军将士求战心切,豫州总管贺拔伏恩只能提前南下。

    结果豫州军在悬瓠城外大败,贺拔伏恩阵亡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潘子晃所部就成了豫州总管府境内唯一一只官军主力,在下一批援兵到来之前,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潘子晃驻军之地为豫州治下临颍郡地界,郡治邵陵以西百三十里便是叶城,扼守着叶宛道东端,是堵住荆州军东进的要地,而邵陵和叶城正好一东一西互为犄角,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而驻扎在邵陵的官军,正好牵制悬瓠敌军,使其不敢轻易动弹,待得周边州郡调动兵力,可以一起进军,进抵悬瓠城外。

    这就是潘子晃的安排,不过现在得刘子昂透露实情,他觉得要重新审视悬瓠敌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刘子昂败退回来时,声称是遇到二千敌军所以功败垂成,至于是否真的有两千敌军,没什么人会深究,但刘子昂私下里还是把实情告诉了潘子晃。

    他是被不到百人伏击,只是后来城中赶来援兵,不知兵力多少,刘子昂便引兵北归,当然实情说出去太难听,所以明面上说是遇到二千敌军。

    刘子昂和潘子晃有交情,而且是数十年的交情,当年他们都是齐国将领,周国攻齐破了晋阳,眼见着大势已去,便相继投降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周国大象二年,相州总管、蜀国公尉迟迥拥立新君起兵反杨,归其管辖的故齐旧将纷纷响应,潘、刘二人便在其中。

    短短十余年间,风云变幻莫测,当年东西相争的齐国、周国相继走上败亡之路,故齐旧将们大多唏嘘不已,随后坚定的站在尉迟氏一边。

    宇文氏眼见就要日薄西山,没人愿意跟着陪葬,就如同十多年前大家不愿随着高氏去死那样。

    “丞相的意思是迟则生变,我军不能在此盘桓太久,否则悬瓠敌军会有更多时间加固城防,而息州、光州的情况不妙,再这样下去,豫州局势糜烂,会影响到淮南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潘兄,敌军既然能偷城得手,想来骑兵不在少数,豫州地势平坦,要提防敌军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对方可能派兵来此处偷袭?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防。”刘子昂一扫之前自缚请罪的颓态,向老友建言献计:“宇文氏的兵马,即便侥幸占了悬瓠,但和山南有桐柏山、大别山阻挡,无法在豫州长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要在悬瓠多待一些时间,就得将我军击败,由此可以引诱各地官员、豪强归附,尽可能将豫州搅乱,借以让山南荆州得以喘息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军驻扎邵陵,西为叶城,东为汝阳郡治汝阳,再往东为亳州总管府地界,若再缓上半月,亳州军挥师西进,与此同时我军南下,他们怎么挡?”

    “更别说光州东南的扬州总管府,想来已经在集结兵马,届时三方同时进军,宇文氏想要据守悬瓠就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想破局,就得先发制人,赶在亳州军、扬州军抵达之前,把我军击败,策应荆州军东进攻打叶城,这才是扭转战局之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军要提防对方偷袭,悬瓠到邵陵不过百三十里,敌军骑兵要偷袭,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刘子昂说得头头是道,潘子晃却早已成竹在胸,他老于行伍,自然知道安营扎寨时不能大意,此次南下干系重大,即便一开始没打算在邵陵长期驻扎,但军营的防御设施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军营位于醴水南北两岸,中间以浮桥连接,南岸营寨是主寨,而南下的步兵已经抵达宿营,潘子晃的中军大帐亦位于此。

    南岸大营北临醴水,东为邵陵,西面为南流之汝水,南为旷野,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营寨内箭楼林立,外树立营栅,还布满鹿角,挖沟引水作为护营沟,更别说还有游骑在十余里外警戒,敌军即便正面来攻都未必轻易得手,若是小股精锐来偷袭,那就是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虽然做了如此安排,但潘子晃没有大意,刘子昂说的确实有道理,必须提防对方孤注一掷、狗急跳墙,当即便下令加强值夜兵力。

    刘子昂告退,潘子晃在帐中来回踱步,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从邺城出发时,尉迟惇的命令是让他协助豫州军收复悬瓠,之后视情况而定收复申州或者光州,而贺拔伏恩的豫州军败得如此之快,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于是收复悬瓠的重任便落到潘子晃肩上,而他若是败了,局势会愈发糜烂,所以最好是稳妥为上。

    然而他这么想,就不知丞相会怎么想,潘子晃作为前线将领,要考虑的是如何在确保不败的情况下打胜仗,而尉迟惇作为丞相,要考虑的是全盘局势。

    宇文氏这次偷袭悬瓠,算是一次成功的围魏救赵,解了方城之围不说,还把战火烧到豫州境内,一旦荆州军攻破叶城,不要说洛阳震动,就连还在淮南、江北驻扎的尉迟佑耆大军都必须立刻回师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潘子晃想稳扎稳打,尉迟惇给的时间也不会太长,不过潘子晃倒是有缓兵之计,那就是派使者到邺城请示,这一来一回,时间不就匀出来了?

    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,潘子晃派出奇兵偷袭悬瓠,可惜失败了,那么接下来,就要正面攻过去,他倒要看看传说中善战的西阳王宇文温,到底成色如何。

    待我方三路大军逼近,即便你再能打,也得弃了悬瓠落荒而逃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