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九章 应对

    冷兵器时代一支军队在作战时,伤亡率大概达到多少,这支军队才会崩溃?宇文温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最初他试图按照‘最流行’的观点,将这个伤亡率定在百分之十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当两只军队交战,其中一方伤亡率达到百分之十的时候,这支军队就要崩溃了。。。吧?

    实际上这只是一个数字,没有任何实际意义,军队的构成不同,忍受伤亡的程度也不同,一支由老兵或者精锐部曲组成的队伍,甚至能忍受过半的伤亡率。

    而那些长期欠饷、缺额严重、没有良好训练的军队,甚至是由临时征召服兵役百姓组成的军队,远远见着敌军旗帜就会吓得不战自溃。

    宇文温这九年来,一直本着‘科学的态度’收集资料,要得出个精确的“导致崩溃之伤亡率”,却一直无法做到,就是因为各种影响因素太多,不可能总结出来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会有一个确切的极限伤亡率,譬如今日之战,偷袭悬瓠的荧州骑兵兵力约一千,撤退时留下二百九十五具尸体,战损率大概是百分之三十,也就是三成。

    粗略统计的结果,大概有一百左右的骑兵是因为绊马索而摔得非死即伤,剩下的是混战中战死,如果机械照搬“战损率百分之十就会崩溃”这一说法,对方被绊马索阴了之后,就该掉头逃跑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触发对方崩溃的原因,就是宇文温那四十骑的疯狂冲锋,虽然人数少,但荧州骑兵受绊马索拦截导致速度骤降,乱成一团,旁边芦苇荡又有伏兵侧击,所以才被打懵了。

    而最后赶来的安州骑兵虚张声势,按照早就制定的‘吓敌预案’,将一直备着的树枝绑在马尾巴上扬尘,六十骑硬是弄出数百骑的动静,彻底瓦解了对方的战斗意志。

    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,才有了今日奇迹般的大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悬瓠城内总管府署议事厅,宇文温正在向天子引见今日功臣薛世雄,若不是有这位舍命跑回来报信,又在随后的作战中奋力冲锋,恐怕宇文温的胜利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天子宇文乾铿见着薛世雄十分高兴,数日前他听得宇文温提起对方的事情,说出身河东薛氏的薛世雄被俘后,为保家人性命宁愿去死,宇文温十分感动便将其释放。

    未曾料今日薛世雄跑回来报信,算是忠孝双全的人物,而对方出身河东薛氏,说不定日后能让族亲来投效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今日在城中无所事事,突然听得外面来报说有敌军千骑偷城,结果被宇文温率八十余人打退,一时间激动不已,而宇文温说薛世雄才是第一功臣,他当然要接见。

    “薛将军不是回河东安置亲人了么?为何中途又折返回来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末将那日为西阳王所释,赶到叶城准备召集仆人暗地里回河东,却听得有大军南下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薛世雄方才在阵上怕人认出自己,故而拿泥巴往脸上抹,此时要面君自然是以真面目见人,已经把脸洗干净,天子既然垂询,他便一五一十将最近经历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被宇文温俘虏时所说生怕连累亲人,要回去安顿家眷之后再来投效,确实不是托词,但他回到叶城之后再擅自离开,这种行为就是临阵脱逃。

    所以薛世雄以败兵的身份回到叶城后,是暗地里组织随军的仆人开溜,就在一切安排妥当之际,他得知又有朝廷兵马即将抵达叶城,其中骑兵众多,便想着向宇文温报信。

    宇文温放了他,这个恩情必须要报,薛世雄权衡利弊后,让仆人们带着他的亲笔信赶往河东,而自己单骑南下,赶往悬瓠报信。

    结果他刚出发没多久,便发现一股人数不小的骑兵也要南下,薛世雄自幼喜欢玩行军打仗的游戏,琢磨着莫非这些人要偷袭悬瓠,更加不敢耽搁。

    幸亏他有备马,才能昼夜兼程南下,在距离悬瓠数里地时,正好遇到勘察地形的宇文温,但那些骑兵接踵而至,也亏得宇文温事先布置好绊马索,两人一合计逃跑不如伏击,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大胜。

    关于战斗过程,薛世雄轻描淡写,但宇文乾铿还是从中听出了惊心动魄,他对身材魁梧的薛世雄赞赏有加,不由得招揽之意骤起。

    “薛将军,是否还要回河东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末将已派家仆持书信赶往河东,家人见了书信自会趋吉避凶。。。”

    薛世雄说到这里,向宇文乾铿行礼:“末将不才,愿为陛下马前卒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很高兴,能够成功招揽如此猛将,他对自己又有了信心,示意刘居士拿来坐垫,让薛世雄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薛世雄此次愿意留下,倒不是看人下菜,上次他要离开,真是打算带着仆人一起回河东,此次仆人们已经先行一步,他耽误了数日时间,再追过去也追不上了。

    虽然薛世雄弓马娴熟,但他知道孤身一人长途跋涉十分危险,即便自己再能打,也很容易无声无息在半路上被人害了性命。

    谁会下毒手?也许是马匪、山贼,也许是某个村落跑出来拦路抢劫的村民,亦或是亦商亦匪的商队,薛世雄明白人心险恶的道理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孤身上路。

    反正仆人手上已经有了他的亲笔信,回去后家人看过信就知道该怎么做,所以薛世雄才放心留在悬瓠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与薛世雄交谈,没忘了一旁的阴世师,阴世师此战表现出色,射杀敌兵十余人,所以宇文乾铿也很高兴,因为阴世师年纪很轻。

    在宇文乾铿看来,不到二十岁的郑善果,二十多岁的阴世师,还有三十出头的薛世雄,都是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,也是他亲信班底的预备人选,若是能用好了,将来必然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和这些年轻人打交道,总比和那些老狐狸打交道轻松得多,宇文乾铿的心情越来越好,当然没有冷落宗亲宇文温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如今敌军眼看着又要打来了,可有良策应对?”

    听得天子问策,宇文温不慌不忙答道:“陛下,微臣已经命人召集众将到府署议事,要定下万全之策,保得悬瓠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朕相信西阳王!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是由衷的高兴,接连两场胜仗下来,他对宇文温的信心大涨,西阳王如此会打仗,无论冒多大风险留在悬瓠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以为,守城不能死守,即便兵力不占优,也要主动出击,搅得敌军无法从容围城。”

    见着宇文乾铿端正身姿看着自己,宇文温点出重点:“关键是确定敌军的要害在何处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