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八章 陷阵(续)

    东魏名将高敖曹,姓高名昂字敖曹,以字行于世,出身渤海高氏,年轻时横行乡里,于乱世之中纵横四方,善用马槊,勇猛无敌,时人誉为项羽再世。

    元魏六镇之乱后,尔朱氏专权,高氏兄弟据信都起兵反抗,某日,尔朱氏五千兵马偷袭信都,城门仓促关闭,高敖曹率随从十余骑迎战。

    高敖曹当时未着铠甲,领着部下直冲敌军,其兄生怕出事便让五百士兵缒城而出去接应,结果援兵落地后还没走多远,高敖曹已经把来袭敌军打退。

    高敖曹的故事,阴世师听人提起过,当时他还觉得难以置信,觉得莫非偷袭信都的敌兵实际是五百人,只是传来传去被传为五千人。

    阴世师觉得即便高敖曹再勇猛,凭着不到二十骑,就要正面冲击五百敌兵,恐怕对方一人一箭,都能把未着甲的高敖曹射成刺猬,所以当时听过之后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知道自己是见识少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面前是数量近千的骑兵,而己方骑兵不过四十,竟然就真的撞入敌军阵中,杀了个来回,所到之处威不可挡。

    四十骑冲入一千骑里,如同狼入羊群,阴世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而这确实实实在在发生,并且还在进行之中。

    强忍着手指的疼痛,他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羽箭,弯弓之后向前方瞄准,视线集中在五十步外疾驰的西阳王宇文温,只要他现在松手,就一定能射中对方。

    那日在白苟驿,宇文温设计陷害他,害得他差点名誉扫地;而那日在悬瓠官署,是宇文温亲口解释,还他一个清白。

    手一松,箭如流星,宇文温前方一名正要迎战的敌兵中箭坠马,阴世师只觉右手有些发软,但依旧探手再从箭壶里抽箭。

    暗箭伤人报私仇,此乃小人行径,阴世师不耻为之,从接战开始,他在这芦苇荡里已经不知道射了多少箭,虽然右手开始脱力,但情绪依旧亢奋。

    秋天是打猎的季节,若在往年,他会和三五好友到郊外飞鹰走狗游猎,然后满载猎物而归,但现在,他的猎物是人。

    全身披甲的敌人,手里有弓箭会反击,方才他就连续和至少五个下马敌兵对射,这种以生命为代价的对决,让阴世师只觉得全身血液都要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四十人骑战,四十三人步战,共计八十三人,在这汝水河畔伏击一千敌兵,虽然不如当年的高敖曹那么疯狂,但阴世师是从来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所以方才当宇文温骑上马准备作战,却让他和其他四十余人留下来伏击时,阴世师只道这位是借故开溜,留下几个倒霉鬼拖延时间,而现在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,一支羽箭飞来,阴世师躲闪不及,被羽箭射中胸甲,他顾不得自己是不是就要死了,右手一松,射中迎面那名放箭敌兵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阴司马!”张鱼拿着盾牌跑过来挡住他,阴世师将插在自己胸甲上的箭拔出,未见血迹,顾不得那么多便要再抽箭,结果发现自己箭壶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十五支箭,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射光了!

    临近河畔芦苇荡的荧州骑兵,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,发现芦苇荡里伏兵好像不多,随后开始组织反击,有人试图调转马头冲击,然而速度还未起来便被绊倒在地——道路沿河一侧同样有绊马索。

    骑马不行,那就跳下来步战,下马的荧州骑兵仗着人多,开始向芦苇荡步行进攻,有人拔刀突前,有人弯弓搭箭掩护,然而他们的对手人数虽然处于下风,却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三人一组,一人持盾在前,两人分别持矛、弓箭在后,三个小组合成一个小队,三小队又组成一个队,如同‘品’字形协同作战反冲锋。

    没错,人少一方向人多一方冲锋,阴世师跟在西阳王府中尉张鱼这组人身后,拔出佩刀紧紧跟随,此时他已经忘了生死,想着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战斗。

    成群的荧州骑兵下马后跨过绊马索步行冲锋,刚一接战便被砍倒、捅翻十余人,独狼般逞个人之勇的士兵,在结成小阵协同作战的对手面前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荧州兵的冲锋,被对方的反冲锋击溃,就在他们想要组织起来要再反扑时,身后尘土大作、号角声起,己方军队开始撤退,许多人策马向北逃窜。

    已经下马的赶紧往回跑,骑上马跟着逃亡,阴世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过他很快便注意到悬瓠方向有大股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原来是己方援兵来了!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竟然完成了一次人数对比悬殊的伏击,阴世师兴奋之余也不由得有些后怕:如果没有悬瓠援军及时抵达,他们再打下去恐怕就会力竭而亡了吧?

    阴世师等人步行无法追击,而宇文温率领的骑兵才有追击的能力,见着战场一片狼藉,阴世师忽然觉得自己右手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右手一松,佩刀落地,阴世师抬起手,只见右手掌在明显颤抖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连续拉满弦射箭,不但手指痛得厉害,就连握拳都已经握不紧,阴世师是第一次经历如此凶险的作战,当亢奋劲头一过,只觉得全身发软,似乎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。

    坐在地上喘息,喘了一会才缓过劲,其他士兵在打扫战场,大部分人都不同程度受伤,有的人身上还插着几支箭没拔下来,远远看去就像一只野鸡。

    悬瓠方向来的援军近前,人数不过六十余骑,只是马尾巴都拖着树枝,马匹又是一字排开,跑起来尘土飞扬,远远看去其动静如同有数百骑兵在疾驰。

    如此虚张声势的做法,阴世师看了之后越想越后怕,见着张鱼等人正在收绊马索,便走上前看看。

    他从刚才就有一个疑问,那就是这几条绊马索怎么如此耐用,绊倒了那么多骑兵居然还没断,结果近前一看,发现竟然是血迹斑斑的铁线。

    阴世师不知道这玩意是怎么制作出来的,方才宇文温在这里勘察地形时,居然让人在外围布设绊马索,如此疑神疑鬼的作态真是让他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承认,正是这三条绊马索,救他们的命,也救了悬瓠城。

    马蹄声又起,是领兵追击的宇文温转回来了,看着人、马俱是血迹斑斑的骑兵,阴世师是真的佩服起宇文温,这么少的骑兵敢对人数二十倍于己的敌人发动冲锋,说是陷阵绝不过分。

    而就在不久之前,宇文温说过的那句话,阴世师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功名须得马上取,阴世师觉得一个人若只能靠着父辈功劳荫庇做官,不是窝囊废是什么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