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冷汗

    见着是薛世雄回来了,宇文温颇为感动,他觉得自己比天子率先实现‘零的突破’,实在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,不由得哼哼起另一个时代的歌曲:

    “我身骑白马啊,走三关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改换素衣哟,回中原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在想:你们反正都姓薛嘛不是?

    正在官道上警戒的几个骑兵见着有人过来,呼喝着策马迎上前去,宇文温高声呼喊说是自己人,随后颇为期盼的看着北面。

    数日前,被俘的薛世雄宁愿去死,也不想连累家人,于是宇文温来了个‘义释薛世雄’,积个善缘,如今对方调转马头回来,他琢磨着必有奇遇。

    薛世雄的家乡在河东,不是短短几日就能走个来回,如果按照喜闻乐见的套路,应该是如同三国演义里徐庶向刘皇叔推荐诸葛孔明一样,回来向他推荐个什么人。

    亦或是推荐某个家族,让其为天子效力。

    这样也不错,如果有河南地区的豪族勤王,足以让天子喜出望外,宇文温想到这里,走到路边翻身上马,准备迎接好消息。

    薛世雄距离宇文温越来越近,只见其高声呼喊着什么,那几个迎上前去的骑兵走到一半,不知何故调转马头向宇文温跑来。

    待骑兵近前,宇文温听得他们在喊“敌袭”,不由得一愣:敌袭?我在悬瓠北面至少三十里外布置有游骑警戒,哪里来的敌袭?

    他的脑子转得很快,随即想到了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当地豪强武装来袭,然后又想起了明末闯王李自成。

    李自成在湖北通城领着二十余亲随查看地形时,被过路地主武装袭击,就这么命丧九宫山,宇文温可不想莫名其妙被什么老农一锄头刨死,赶紧招呼随从戒备。

    他在汝水岸边查看地形,顺便让随从采樵,同时也布置了必要的警戒力量,所以反应速度很快,待得薛世雄策马来到宇文温面前,已经有二十余骑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“薛将军,别来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快走,敌军来袭了!”

    薛世雄认出了宇文温,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喊起来,宇文温还没来得及问具体情况,却见北面尘土大作,似乎有许多骑兵自北向南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见着如此情景,他的心脏猛地剧烈跳动,因为此情此景代表着一个可能:骑兵偷袭。

    宇文温之前夜袭悬瓠,靠的是轻骑昼夜疾驰,而敌方骑兵众多,若采用这种战术没什么奇怪的,奇怪的是他明明在北面布置了游骑警戒,怎么会事前连半点消息都没有?

    见着宇文温还没回过神,薛世雄急得大喊:“大王的游骑,被他们赚了!再不回城就全完了!”

    宇文温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他为了尽可能收集柴禾,已经派出许多士兵到城外采樵,当然为了防止有人偷袭,特意撒出骑兵在四周警戒,为的就是及时预警,能有充足时间让士兵们回城。

    现在事发突然,哪里来得及让大家撤回城啊!

    宇文温如是想,看看北面尘土飞扬,又看看南面悬瓠城的轮廓,不由得冷汗直冒:敌军追着他一起冲入悬瓠城可就不妙了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马蹄声中,将近一千骑兵疾驰向南,因为是一人双马,所以仅从规模上看是两千骑兵的气势,荧州刺史刘子昂看着远处的悬瓠城,杀意渐起。

    数日前,回师悬瓠的豫州军于城下溃败,豫州总管贺拔伏恩兵败身亡,这一消息刚过荧州,奉命南下的大军便抵达荧州。

    悬瓠失守的消息刚传到邺城,这支军队便奉了丞相尉迟惇之命从邺城出发南下,本来是要作为援兵支援贺拔伏恩,而偷袭悬瓠的敌军,极有可能是突破了大别山进入河南地界,所以收复悬瓠后他们还要继续南下,前往光城。

    结果贺拔伏恩败了,败得如此之惨让人震惊,与此同时有人冒充天子在悬瓠大肆号召勤王的举动,也让人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所谓兵贵神速,受援军主帅节制的荧州刺史刘子昂,奉命率领骑兵偷袭悬瓠,对方绝对想不到朝廷这么快就组织起讨伐军,正好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。

    刘子昂久经沙场,原为齐国将领,降周之后,为相州总管、蜀国公尉迟迥统帅,大象二年时起就站在尉迟氏一边,如今算是嫡系将领。

    他擅长骑兵作战,所以长途奔袭对刘子昂来说并非难事,一人双马的配置,足够他打得悬瓠敌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麾下一千骑兵,有三百是精锐,其余是普通士兵,但足以搅得悬瓠天翻地覆,那个沐猴而冠的冒名天子,还有所谓的‘独脚铜人’宇文温,他要活捉之后押送邺城!

    “使君!前方有数十骑迎战!”

    刘子昂听得部将呼喊,抬头看去只见前方半里距离有数十骑,原本正在向南走,随后又转向己方冲来,想来是敌军游骑发现情况不对,派人赶回去报信后,剩下的人试图拦截,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刘子昂派出的前锋扮作商贾模样,成功将一支敌军游骑铲除,没有漏掉一个人,原以为接下来便可直达悬瓠,未曾料竟然还有些许游骑发现了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不过已经晚了,刘子昂看了看距离,己方即便被这些人耽误一些时间,也能赶在城门关闭之前冲入悬瓠。

    即便冲不进去,也可以逼得悬瓠闭门自守,那么滞留城外的敌军士兵就无法聚拢,成为他们的猎物,而只要己方骑兵在城外游荡数日,待得主力抵达,攻下悬瓠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子昂不由得鄙夷起传说中骁勇善战的‘独脚铜人’宇文温,据说这位是宇文家最能打的,结果刚打了胜仗就掉以轻心,以为派出些许骑兵警戒在外围警戒就能高枕无忧,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“注意,排开队形,突破他们,一会分兵入城!”

    “悬瓠城外有护城河,要赶在吊桥升起来前冲进去,然后控制吊桥!”

    命令声起此彼伏,一千骑兵在旷野里疾驰的同时横向排开,浩浩荡荡向着不远处的悬瓠冲去,而此时的悬瓠,甚至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刘子昂信心满满,准备冲破区区数十骑兵、挥军入城大开杀戒之际,却看见前方数十步外,己方前哨骑兵忽然齐刷刷马失前蹄,他心中一凛,随后冷汗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人高声呼喊,声嘶力竭:“绊马索!前面有绊马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