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四章 敬而远之

    悬瓠城中驿馆,一处小院,崔氏正与儿子郑善果说话,方才在总管府署议事厅,形势所迫自然要说些场面话,可私下里崔氏还得提醒一下儿子,如今的处境可不秒。

    皇帝是真的,尉迟氏势大也是真的,崔氏没想过让郑善果首鼠两端,这样就是小人行径,但有些事情必须让儿子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不管愿不愿意,郑善果都卷进了一个漩涡里,稍有不慎,就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崔氏虽然是女人,但眼界很开阔,她琢磨天子看样子是要留在悬瓠,以便尽可能号召兵马勤王,但也判断天子在悬瓠呆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因为尉迟氏接下来必然发动大规模攻势,那么郑善果必须紧随天子,大难临头时跟着撤退。

    而方才议事厅里,天子在言谈之中,颇有试图通过郑善果来联系荥阳郑氏的意思,崔氏觉得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办到,所以提醒儿子莫要轻易应承。

    郑善果出身荥阳郑氏,此次得以远赴扬州当官,也是靠族中长辈帮忙,但是要想说服长辈们投向天子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郑善果一支,是当年魏分东西后西进的郑氏旁支,和郡望所在荥阳的族人,关系有些若即若离,若是寻常时节,族人们帮个忙倒没什么,可关键时候没有实质性的好处,别人凭什么听你的?

    如今尉迟氏势大,没多少人看好宇文氏,即便接下来宇文氏能够在关中、山南站稳脚跟,最多重现当年东西魏对峙的局面,届时荥阳依旧在尉迟氏治下,谁想不开拿全家甚至全族人的性命开玩笑?

    荥阳郑氏是天下第一等世家高门没错,但面对着手握重兵的统治者,再高傲的头颅也得低下,不然山东高门之一的范阳卢氏,其下场就是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周国灭齐次年,范阳卢氏出身的卢昌期举兵占据范阳,打算迎接逃入突厥的范阳王高绍义复齐,周军攻入范阳后屠城,范阳卢氏子弟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即便有人从大屠杀中幸免,随后也因为饥寒交迫死伤过半,范阳卢氏经此一劫元气大伤,其他世家高门看在眼里,哪里还敢拿家族前途开玩笑?

    数百年的乱世,让世家大族、高门著姓练就了圆滑的处世之道,荥阳就在黄河边上,这种四战之地决定了当地士族绝不会轻易站队,往往都是多面下注。

    所以崔氏不认为郑善果能说动族中长辈起事勤王,所以叮嘱儿子要知道进退,即便答应了天子的请求,也不能亲自去荥阳做说客。

    写信就可以,人是不能去的,尉迟氏的大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杀过来,要是得知郑善果在荥阳帮天子做说客,到时候咔嚓一声,命就没了。

    郑善果知道母亲说得有道理,不过对未来充满迷茫,他现在无论愿不愿意,都必须跟着天子走,但当前局势下宇文氏还能撑多久是个问题,到时候该怎么办?

    崔氏认为,西阳王能带兵赚了悬瓠,又轻而易举击败豫州军,想来真是如同传言所说会打仗,局势继续发展下去,大概关中、山南都能守住,所以出现‘东西周’对峙的可能性不小。

    昔年魏分东西,荥阳郑氏一支西进入关中,如今郑善果恐怕就要像其祖父那样,再次留在关中开枝散叶了,那么从长远考虑,必须考虑寻求亲族的帮助。

    崔氏略过自己的娘家人不说,只说郑家的族亲。

    在关中,郑善果的近亲有伯父郑译,不过这位是长辈,加上名声狼藉,不太好直接打交道,那么郑善果可以多和堂兄弟们往来。

    郑译之子郑元璹、郑善愿,如今为雍州牧、杞王宇文亮所用,和郑善果是平辈,往来也较为容易些,毕竟再过若干年,族中长辈相继去世后还是得堂兄弟之间多相互帮助。

    这是着眼于长期的规划,而眼下郑善果要在悬瓠待上一段时间,那么如何与天子身边的人打交道,是一件必须重视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子近臣,也许不能成事但可以坏事,崔氏不希望儿子成为阿谀奉承之辈,但也不想让儿子被小人算计,平白无故倒霉。

    她刚才在议事厅见过天子,也见了天子左右亲随,所以郑善果必须知道该怎么和这些人打交道,崔氏对此逐一分析起来。

    首先,西阳王宇文温作为宗室,曾经救过天子的命,所以颇受看重,但是这位的风评好像不怎么样,据说行事乖张,但又得罪不起,崔氏建议儿子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其次,武骑常侍刘居士、宇文化及是协助天子南逃的有功之臣,想来也受天子信赖。

    刘居士之父刘昶,宇文化及之父宇文述,原本就是周国勋贵,又都曾经做过隋臣,崔氏对这两家的情况大概了解,而两位年轻郎君都没可能成为良友,所以劝儿子切莫深交。

    刘居士一身游侠做派,喜好舞刀弄棒,长安还是隋都时就是城里一个惹祸精,崔氏认为若是儿子跟这种人在一起,迟早被带坏。

    而宇文化及也好不到哪里去,刘居士是好勇斗狠,这位文不成武不就,平日里好游乐、飞鹰走狗不务正业,崔氏决不让儿子交这种狐朋狗友。

    但两人又是天子倚重的亲随,除了大是大非,决不能轻易得罪,所以平日里交往要把握好度,至少态度上不要让对方觉得自己在刻意疏远。

    除了这三个人,日后如何与其他人打交道,崔氏决定到时再说,毕竟她不太清楚其他人的情况,郑善果觉得母亲说得很有道理,不过想了一会之后,试探着问:

    “母亲,西阳王看上去似乎很好说话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你莫要招惹他。”崔氏顿了顿,提醒郑善果:“你可知西阳王和宇文武骑的恩怨?”

    “孩儿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仇,恐怕会互相算计,你莫要参合,也别被人给利用而不自知,若和其中一个往来过于密切,会被另一个记恨,那又何苦来哉?”

    “孩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心难测,关于西阳王的传闻,大多当不得真,但西阳王风评不好,总是有缘由,你敬而远之即可。”

    见着儿子点头称是,崔氏稍稍放心,她只盼儿子做个好官,平日起居不铺张浪费,决不能沉湎于酒色,西阳王宇文温的为人如何,她不清楚,但总觉得对方不正经。

    我的儿子,决不能让人给带坏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