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三章 误会,这都是误会

    见着郑善果告状,旁边的阴世师面色一黯,原本还算直的腰板瞬间佝偻起来,他已经无法证得自己清白,而一旦这件事情流传出去,他一辈子都无法抬起头。

    阴家世代清白,自己从小便知书达理,结果无缘无故名誉受损,还没地方说理,阴世师一想到这里就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宇文乾铿,听得郑善果这么说,又见其颇为激动的模样,心中暗道若真能为其做主,那么就必然能让郑善果为己所用,正好他从没‘做过主’,便要堂堂正正做一次看看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该做什么呢?

    宇文乾铿如是想,这才发觉宇文温没有跟着一起进来,他转头一看,宇文温正在侧门站着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侍立一旁的刘居士见状赶紧请宇文温入内,郑善果母子得知这位‘余文乐’竟然是西阳王,不由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郑善果则是真的有些惊讶,他没想到那日在白苟驿的‘余文乐将军’,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西阳王。

    而阴世师并不意外,只是没想到还会见到对方,他嘴角抽搐,低下头不发一言,因为早就已经想明白了,那日肯定是宇文温搞的鬼,弄得他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想拳脚相加把宇文温打得不成人形,然后让其说出事情真相,还自己一个清白,但这不可能,所以他只能背负这个污名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方才听得郑郡丞所述,此事发生时,微臣亦在场。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这么说,宇文乾铿来了兴趣,他想听听宇文温的结论,也好为郑善果做主,宇文温看了看郑善果母子,又看了看面如死灰的阴世师,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误会,这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未等郑善果说话,宇文温示意站在天子身后的刘居士、宇文化及上前,和他一起面向天子、背对郑善果等人站成一排,刘居士在左,宇文温在右却稍微靠后,宇文化及在中间。

    宇文温先向宇文乾铿简略说了一下当日情形,然后让大家注意他的佩刀(刀鞘)是挂在腰间右侧。

    就在其他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佩刀时,他右手握住刀柄然后向下一按接着向右扳,刀鞘水平旋转起来,尾部向左转去,竟然就隔着宇文化及,拍到了最左侧的刘居士臀部。

    阴世师见状一愣,随即激动得差点大声喊出来:“就是他!就是他!”

    宇文温让宇文化及、刘居士转过来,背对着天子又演示了一遍,宇文乾铿看过后似懂非懂:“西阳王,这是?”

    “陛下,那日微臣领兵前往悬瓠,中途路过白苟驿稍事休息,未曾料竟然撞见故人,微臣担心他说破,却不忍杀人灭口,故而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将‘事情原委’细细道来,宇文乾铿总算明白了:

    宇文温怕在白苟驿偶遇的阴世师说破他的身份,便使了个手段,让郑善果之母崔氏以为阴世师非礼,揪着他告官,这样一来,即不用杀人,也不怕对方说破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宇文温说完之后,分别向郑善果母子、阴世师拱拱手致歉,阴世师只觉得沉冤得雪,差点就泪流满面,他的名声保住了,怎么能不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见着宇文温如此演示了一番,暗道此人果然奸诈,心中不免惴惴,对接下来的日子能否躲过宇文温的毒手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朕有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请训示。”

    “佩刀不都是挂在腰带左侧的么?朕记得西阳王平日佩刀亦在左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的佩刀挂带卡扣开合十分方便,当日特地不动声色换到右边。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听了之后点点头,最后一丝疑惑烟消云散,一旁的李允信见着宇文温这番摆弄,想起之前宇文明私下说的话:“二郎行事有时荒唐些,还请李伯到了悬瓠多匡正。”

    匡正?我哪里匡得住!

    误会化解,宇文乾铿赶紧好言相劝,郑善果和阴世师都是青年才俊,正是他要招揽的对象,刚才还以为阴世师道德败坏,原来只是误会。

    郑善果见着宇文温演示了一番,终于明白事情原委,看向阴世师的眼神便缓和许多。

    “郑某误会阴兄了。”郑善果真心诚意向阴世师行礼道歉,阴世师赶紧回礼:“哪里哪里。。。”

    郑善果和阴世师冰释前嫌,唯独其母崔氏未见动静,崔氏哪里会被宇文温的这番演示骗过,作为受害者的她,可是知道碰了自己臀部的不是什么刀鞘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一只手!还捏了一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氏不由得紧咬嘴唇,她认为宇文温是为了帮阴世师开脱,才做了这番演示。而她还记得那日的情形,宇文温的佩刀实际是挂在左侧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有过怀疑,认为是不是宇文温用左手摸过来,但事发后她清楚的看见宇文温左手握着匕首,和身边小卒说要磨利些,那么唯一的可能,就是阴世师摸了她!

    一想到衣冠禽兽竟然逍遥法外,崔氏气不打一处来,但如今情形却由不得她申辩,毕竟西阳王都亲自做了澄清,她再不依不饶,就会被人认为是个泼妇。

    崔氏想到这里,只能打掉牙和血吞,装作恍然大悟状和阴世师‘化解误会’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居然会在悬瓠遇见落难的天子,如今母子都被带到此处,已经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,至于以后的事情,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小插曲结束,宇文乾铿言归正传:“朕,为奸相迫害,幸得忠臣相助,逢凶化吉,辗转到了悬瓠,恰逢西阳王领兵至此,方才有机会向天下百姓揭露奸相之恶行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不管心中怎么想,傻瓜都知道该说什么,未等天子再开口,郑善果和阴世师躬身行礼:“微臣愿做陛下马前卒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宇文乾铿激动起来,最近几日周边州郡没有一个人来勤王,让他失落不已,如同一个无人问津的货郎,看着原以为能卖出好价钱的宝贝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如今好了,终于开张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