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二章 现实

    悬瓠,总管府署,天子宇文乾铿正与西阳王宇文温交谈,和数日前那神采飞扬的表情不同,宇文乾铿此时无精打采,情绪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自数日前击败豫州军后,悬瓠局势缓解,按照原定计划,安州军继续向周边州郡发放檄文,号召各地兵马勤王,而现在陆续得到的回应,出乎宇文乾铿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截至今日为止,没有一个地方出现勤王兵马,也就是说没人勤王。

    各地郡守、县令都装聋作哑,面对来到城下的安州骑兵都是紧闭城门,既不放箭赶人,也不开门迎接,对于安州骑兵的喊话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最多意思意思,将一些粮车停在城门外,没有更多的表示,就这么看着安州骑兵将粮食运走,大概是想花粮食买平安。

    意思其实也很简单:你让我们勤王?对不起,我们只能用粮食勤王,再多就没了,我们不参合你们的事。

    这一残酷现实,让满怀期待的宇文乾铿如遭重击,他还以为击败了豫州军,各地官员、豪强会踊跃勤王,结果现在他才意识到,自己是多么的不得人心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还在宫中时,不止一次幻想过,朝臣之所以对自己未能亲政没有异议,是慑于尉迟氏的淫威,而普通百姓也肯定议论纷纷,说丞相欺负天子。

    既然是尉迟惇从中作梗,那么将其除掉后他再振臂一呼,必然应者云集,现在看来,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。

    不要说在豫州,就是当日在邺城皇宫,宇文乾铿觉得当时自己即便真的将尉迟惇刺死,恐怕也没有人会响应他,最后的结局就是被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乾铿有些灰心,原先的满腔抱负没了踪影,宇文温见状出言安慰:“陛下,为何对从未拥有的东西如此在意?”

    “西阳王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河南原为齐国故地,当时入皇朝版图不过三年,随后杨逆篡权引发大乱,河南州郡重新为战火笼罩,对于河南各地豪强甚至百姓来说,谁是天子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想稳稳当当过日子,谁笑到最后,谁就是他们要臣服的人,而现在,陛下似乎没有获胜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所说的现实,早在他翻越大别山之前就已经想通了,所以并没有对此抱着很高的期望,宇文乾铿闻言双眼一暗:“甚至连愿意投机的人都没有么?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不是随便什么人,都能有眼光做吕不韦的,河南百姓饱受战乱之苦,对他们而言,袖手旁观是最稳妥的办法,而要投机,恐怕会输得精光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...”宇文乾铿有些焦急,他知道自己落难后,很容易沦为奇货可居的对象,来投奔他的那些人,极有可能许多是类似吕不韦那样的人,结果现在自己居然‘无人问津’,莫非天下人都不看好他?

    那日大胜之后,宇文乾铿一开始还在矜持,觉得若是来勤王的兵马多了,他可不能滥封滥赏,结果现在连一个人都没有,他就算想封官许愿都没法进行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的心情,宇文温能够理解,如今的宇文氏,就像一只跌停的垃圾股,没有多少人看好,豫州军的不战自败,还无法唤起‘股民’的购买热情,需要有个一‘大利好’才能扭转局势。

    这个大利好,就是一场大胜仗,一场不亚于当年沙苑大捷的大胜仗,然而宇文氏能不能做到,‘股民’对此表示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‘持币观望’就是必然,宇文温不在乎有没有人响应勤王,因为他从来没对此抱太大期望,不过见着天子沮丧的样子,还是得劝。

    “陛下,有没有人勤王不是关键,关键是我们已经将消息扩散出去,各地官员、豪族是肯定知道陛下真的在悬瓠,那么这个消息迟早要传到奸相耳中,正所谓做贼心虚...”

    “豫州军不战自败,河南各地一时半会很难召集大军进逼悬瓠,而奸相也会担心有人临阵倒戈,所以,很可能直接抽调嫡系兵马南下,进攻悬瓠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以为,对方的动作不会拖延太久,因为迟则生变,如今尉迟佑耆的江南道行军还在江北,与江南陈国对峙,他们也怕我军抄后路,所以奸相近期必然调兵大举南下,只要我军一战破之,形势必然为之一变。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觉得宇文温所说有道理,但忧虑依旧未减:“西阳王,我军在豫州地区的兵力还是太少,除了悬瓠,还要分兵驻守宋安、光城、平阳,一旦尉迟氏大军来犯,恐怕兵力悬殊过大...”

    “陛下所言甚是,这也是无人响应勤王的原因,大家都认为宇文氏必败,恐怕就连尉迟惇派来的将领也这样认为,所谓骄兵必败,这就是战机。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从未带过兵打过仗,但他觉得一旦尉迟氏大军南犯,己方获胜的希望渺茫,不过宇文温战功卓越有目共睹,所以宇文乾铿还是颇为相信对方,这也是他愿意留在悬瓠冒险的原因。

    又谈了一会,武骑常侍刘居士在外禀报,说占据息州白苟的黄州军在城中抓获几名过路官员,如今已将人送到悬瓠,安州总管长史李允信已见过对方,想请示一下天子,是否要见一见。

    这可是难得的招降机会,宇文乾铿当然要去见一见,他现在缺人缺得心慌,二话不说起身便向外走,宇文温紧随其后,心中嘀咕起来:白苟?莫非是妈宝和阴少侠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刚走近议事厅,身在门外的宇文温就看见里面之人果然有妈宝...郑善果,还有如同行尸走肉般的阴世师,而让他颇为意外的是,郑善果的寡母崔氏也在场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时代对于所谓‘妇德’的要求还没那么变态,但按着崔氏的性格,若非迫不得已,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,宇文温想了想心中便有了数:崔氏是来告状的!

    如今已被任命为豫州总管长史的骨仪,还有安州总管长史李允信,正在和郑善果交谈,阴世师则沉默无言,崔氏面若寒冰,同样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见得天子到来,李允信和骨仪赶紧行礼,巧的是宇文乾铿见过阴世师和郑善果,所以两人见着上首的果真是天子,都立刻行礼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见着面前之人当中,一位是荥阳郑氏子弟,一位是关中勋贵后代,不由得燃起一丝希望,他想招揽这两位,好让天下人知道他真不是‘孤家寡人’。

    尤其这个郑善果,一旦为己所用,那么就能试着和荥阳郑氏沟通,毕竟荥阳距离悬瓠也不算太远,宇文乾铿觉得若真的能够说得荥阳郑氏勤王,局势可就马上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然而客套话刚说完,宇文乾铿还没来得及切入正题,郑善果向前一步躬身行礼:“陛下!微臣家母为小人轻薄,还请陛下为微臣做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