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二章 勤王了!

    “勤王了!勤王了!”

    叶城南门外,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正手舞足蹈的喊着,正在排队进出城的人们闻言一愣,个个莫名其妙的看着他,有相熟的人随即围了上来:“哎,我说王疯子,你瞎嚷嚷啥呢?”

    “勤王了!勤王了!”

    王疯子自言自语般的喊着,围在身边的人越多,喊得就越起劲,旁人越听越迷糊,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什么是“勤王”。

    莫非要大家多施舍一些粥给你这姓王的疯子?所以就唤作‘勤’王?

    百姓们绝大多数都是目不识丁,所以不理解什么是‘勤王’,可城门官就不一样了,虽然他也不过是粗通文墨,但知道‘勤王’代表着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哎!!王疯子你莫要乱喊了!”

    “勤王了!勤王了!”

    “嘿!越说越来劲了!”

    城门官恼怒之下,让手下青壮赶紧把王疯子轰走,结果王疯子在人群里钻来钻去,就像一条泥鳅,嘴里不停的喊着“勤王了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其抓住,正要往外拖,旁人赶紧求起情来,大家觉得何苦跟一个疯子过不去。

    王疯子本名王二,是城中居民,家中虽然贫苦,但娶了个媳妇,本来日子好好的,结果媳妇临盆时出事一尸两命,王二受此刺激就疯了,从此就被人称为王疯子。

    说是疯子,其实是半疯,旁人说的话,他还听得懂,有时候还能与人交流,只是脑子坏了就坏了,再也无法和正常人一般。

    街坊邻居见其可怜,时不时接济一下,王疯子就这么饱一餐饥一餐,如同乞丐般度日,时不时胡言乱语一番,也没有谁当真。

    “怪我?我这是救他!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。。。嗨!莫要乱嚷嚷了!若是被官军听了去,那是要杀头的!”

    好心没好报的城门官没法把话说清楚,如今官军正在攻打方城,叶城是粮草集散重地,到处都是官军将士,一旦听得有人喊“勤王”,说抓就抓,说杀就杀。

    如今大周换了天子,你在这里嚷嚷“勤王”,不是想造反是什么?

    一个疯子当然不会造反,但幕后主使是谁,总得审问清楚,而一个疯子口无遮拦,说谁的名字,谁就要倒霉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城门官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,所以他板着脸,让青壮把王疯子押走,结果这位是个人来疯,见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喊得就越大声:

    “勤王了!勤王了!”

    “悬瓠城里挂人头,男女老幼都不留!”

    “全都死绝啦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王疯子被人打了一记耳光,守门官见其越来越不像话,亲手打耳光想让其住口,王疯子哭喊起来,守门官正要再来一下,扬起的手却被人抓住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却是一名身着戎服的壮汉,面颊上一道伤疤十分狰狞,而其左右还有数人,正面色不善的瞪着围上来的青壮。

    守门官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如同被铁钳钳住一般,想挣脱却动弹不得,见着这厮杀汉一脸不善,他又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叶城里到处都是当兵的,闹出事来他可承受不起,只能不住的说:“军爷,这是怎的?”

    “让、他、说!”

    壮汉嘴里吐出三个字,守门官闻言没由来一个哆嗦,把王疯子松开。

    王疯子转身要跑,被那壮汉一把扯住,随后高声问道:“你说!悬瓠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勤王了!勤王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王疯子被壮汉抽了一个耳光,如同陀螺般原地打了个转。

    壮汉再次扯住王疯子,咆哮着问:“说!悬瓠怎么了!”

    王疯子捂着红肿的面颊,哭丧着脸重复刚被人教过的话,那人给他吃了许多好吃的,就教了三句简单易记的话。

    “悬瓠城里挂人头,男女老幼都不留!”、“全都死绝啦!”

    夹带着哭声的呼喊,让那壮汉如遭雷击,旁边几个士兵也是面色大变,竟然手足无措起来,现场气氛变得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他们是豫州军士兵,从方城城外大营来到叶城办事,结果在叶城多次听到一个让人愕然的消息:悬瓠出事了。

    豫州军将士有许多人的家属都在悬瓠,一旦出事那可就是一家老小全完了!

    壮汉将疯子推开,转身便要去牵马,被同行士兵苦苦拦住:“队正!这疯子说出来的话信不得,信不得!”

    “信不得?之前在别处,你们也听说了!悬瓠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队正!队正!擅自离营可是死罪,这种流言信不得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要回悬瓠,去***死罪!老子一家老小都在悬瓠啊!”

    “队正!先回营再说啊!说不得将军要领兵杀回去,你一个人回去有何用!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方城,郊外野地里营帐此起彼伏,围攻方城的朝廷大军在此扎营,数万兵马驻扎的营地绵延数里,一眼望去去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今日的攻城战结束,如林的投石机,此时已经后侧至安全距离,营地里升起炊烟,那是各部士兵在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朝廷兵马奉命讨伐弑君逆贼宇文亮父子,围攻方城的大军以豫州总管府兵马为主,辅以别处调来的客军,攻打方城,只是方城如同一块铁骨,怎么啃都啃不动。

    攻防双方都是周军,对于投石机和轰天雷的使用都很娴熟,而对于地道攻城法也颇有心得,所以战局僵持至今,双方都毫无进展。

    但时间在朝廷这边,再耗下去,先顶不住的只能是方城守军,所以豫州军将士不急,但现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最近这一两日,豫州那边有许多传言陆陆续续经叶城传到方城外大营,传到士兵们的耳朵里,一开始大家只当是有人造谣生事,可随着传言越来越多,许多士兵开始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传言的内容是什么“悬瓠二日”、“汝阳三屠”,让士兵们听了之后人心惶惶,而就在今日,去叶城押送粮草的士兵,又听到了愈发惊悚的消息:

    悬瓠完了,真的完了,城中男女老幼都被乱军杀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消息传到方城外大营之后,虽然督将们三令五申禁止传谣,但这消息依旧在军营里扩散开来,因为许多士兵的家眷都在豫州,不在悬瓠也在临近地区,没有人不担心自己的家人安危。

    “哎,你听说了么?说是悬瓠闹什么。。。勤王了!”

    “勤王是什么鬼?哪个姓王的要施舍?”

    “施舍个头啊!如今叶城都在传,悬瓠里出了勤王军,把全城都给屠了!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!”

    几个正在煮饭的士兵,听得这个惊人的消息,不约而同惊呼起来,他们的家人都在悬瓠,若传言是真的,那那。。。

    今日攻城,他们几个累得要死要活,就盼着现在煮饭填饱肚子,然后好好睡个觉,如今听得这消息,哪里还有心思吃饭,一个心思活络的转出去,在附近营区转了几圈,回来时明显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到底外边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那人嘴角动了动,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,红着眼去抓佩刀就要往外走,惊得其他人奋力将其拦住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悬瓠!!”

    “哎哟你嚷嚷啥啊!让人听见了说不得拉去打上一百杖!”

    “去***一百杖!老子一家都在悬瓠啊!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那人就哭起来,其他士兵见状惊疑不定,问了许久才问出个所以然来:

    军营里现在到处都在传,说前几日有人借着什么勤王的名义作乱,堵了悬瓠城门,在城里烧杀抢掠,女的先奸后杀,小的扔瓮里煮,老的拿去喂狗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其他人也慌了,有叫骂声传来,大家转过去一看,却是许多士兵聚集在一起,和督将及其部下对峙,原来是有人要离营回悬瓠,被督将以扰乱军心的罪名抓了。

    若是平日,这倒霉鬼死了都没人帮,可如今不一样,因为要走的不止一个,也不是几个、几十个,而是成百上千,甚至还有更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做什么!全都老老实实待着!谁要敢传谣军法处置,不死也得脱层皮!”

    督将挥舞着佩刀虚张声势,眼下情况不妙,聚集过来的士兵越来越多,个个面色不善,他已经快压不住了,但不压又不行,只能连骗带吓。

    “将军!都在说悬瓠那边勤王了,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!悬瓠好得很!这是敌军细作在造谣!大家不要传谣,不要上他们的当!”

    督将满头大汗的嚷嚷着,然而聚集起来的士兵根本就没有散开的意思,这样的情景,在其他各处都在上演,绵延数里的大营,如同一瓮即将煮开的水,慢慢沸腾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