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三章 微臣死罪!

    豫州总管府官署后堂,天子宇文乾铿正和西阳王宇文温交谈,方才宇文温率领安州军主要将领叩拜天子,而此时此刻,堂内只有他二人。

    武骑常侍刘居士、宇文化及,还有护送天子南下的杨素父子均不在场,这是宇文温的要求,因为有的事情不方便让太多人知道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见着宇文温,十分激动,本来要让宇文温和自己同坐,不过宇文温识相的谢绝,坚持坐在下首,这种细节问题必须注意。

    君君臣臣,当然是臣下先介绍自己的情况,宇文温便将他这段时间的‘奇遇’简要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岭表广州番禹时,他发现元帅长史崔达拏匆忙离去十分可疑,于是一路尾随,及时制止了对方在湓口的阴谋,而与此同时,关中、山南都遭到朝廷大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其中细节不必多说,宇文温简要的说了一下战况,宇文乾铿得知如今关中和山南在尉迟氏大军的围攻下安然无恙,不由得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朕那日,在宫中刺杀奸相失败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进入回忆状态,他这段时间一直处于风声鹤唳的状态,即便有刘居士、宇文化及、杨素父子这些忠臣义士护卫左右,却一直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如今遇到了极为可靠的宗亲、西阳王宇文温,话自然就多了起来,他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,还有那些憋了许久的话,此时此刻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婚当日在宫里的连番惊心动魄,然后就是乘坐热气球出逃后的一番奇遇,当然尔朱氏的暗中相助他没有点破,接下来就是遇到了杨素父子并得到对方相助。

    当时杨素为天子出谋划策,让其子杨玄感以押送淫奔之亲人的名义,南下到杨玄感母族荥阳郑氏那里暂住,要伺机进入山南,杨素则继续北上,中途伺机偷偷南下,再想办法进入山南。

    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,丞相尉迟惇宣布‘天子遇刺伤重不治’,另立新君继位,如此一来直接向天下宣告世间已无宇文乾铿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宇文乾铿必须尽快赶到山南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,不然时间久了,他就真的‘死了’,杨素怕天子一行拿不定主意,于是来了个金蝉脱壳。

    杨素是个独眼,平日里戴着眼罩遮挡伤口,所以特征明显,他让一名身形相似的部曲戴上眼罩扮作自己,而自己脱去眼罩扮作部曲,领着人中途脱队。

    而假杨素继续领着家眷北上,这年头面部受伤的部曲多了去,战场上流矢多,被射瞎一只眼睛的人不是没有,所以没人会在意一个瞎了一只眼的杨家部曲,所以杨素就这么昼夜兼程向荥阳赶去。

    为了尽可能掩人耳目,杨素之妻郑氏依旧留在队伍中,指挥部曲们继续演戏。

    杨素赶到荥阳,和已经抵达荥阳的天子一行汇合,君臣合计之后,决定冒险前往山南,方城隘口是走不通的,只能冒险翻越桐柏山或者大别山。

    据他们打听到的消息,桐柏山的义阳三关和大别山五关都在激战,看来走哪边都是危机重重,于是决定先到豫州州治悬瓠暂住,静待局势变化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南下,沿途必然要找地方投宿,所以总得有个说得过去的身份和南下的理由,就在他们绞尽脑汁想理由的同时,有一位荥阳郑氏的子弟从荥阳出发,到扬州上任。

    新任扬州梁郡郡丞郑善果,按辈分是杨素之妻郑氏的族弟,按照如今常见的人情往来,新官上任,有亲朋好友去投奔,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乾铿一行便以此冒名,宇文化及成了荥阳郑氏的子弟“郑寻”,郑氏庶出旁支“郑严”杨玄感,随行部曲若干,其中就有年轻部曲宇文乾铿,还有瞎了一只眼的部曲老卒杨素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名头,加上有郑善果在前面‘开路’,宇文乾铿一行人顺利投宿沿途驿站、驿馆,今日到了悬瓠,便有了后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杨使君父子果然是有心立功赎罪。。。”宇文温叹道,心中却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杨素,无论是带兵打仗还是搞阴谋诡计,其能力十分出众,按说这位的投机能力极强,居然会认为落难的宇文乾铿有投机的价值,甚至不惜为此全家冒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不由得有些小兴奋,因为终于有一个‘金牌操盘手’看好他们宇文氏这支‘垃圾股’!。

    但那兴奋之情很快就消散了,因为宇文温只相信自己的实力,他没想到居然会在悬瓠遇见天子,如此一来,事前拟定的战略就要马上更改才行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知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西阳王,如今你们偷袭悬瓠得手,总不会据守下去,那就正好护送朕去山南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可知微臣为何冒着极大风险来偷袭悬瓠?实在是当前局势危如累卵,不得不如此。。。”

    见宇文乾铿示意说下去,宇文温开始将形势一片大好之下的重重危机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尉迟氏的军队大兵压境,关中、山南岌岌可危,还好宇文温在大别山五关击败来犯敌军,于是为了破局,来个奇袭悬瓠,围魏救赵。

    悬瓠失守,围攻方城的豫州军必然回撤,如此一来,山南荆州的危局便可解除了。。。。么?

    未必。

    正所谓料敌从宽,宇文温和宇文明想要围魏救赵,尉迟惇有一定几率会真的中招,可万一对方沉得住气,不撤方城之围,反倒是从别处调集军队来救悬瓠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两种可能都会出现,所以宇文温此次行动就是名副其实的豪赌,一赌自己偷袭成功,二赌尉迟惇选择撤方城之围救悬瓠。

    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宇文温要尽可能在悬瓠待久些,想办法将豫州地界折腾得鸡飞狗跳,让豫州军军心不稳,让尉迟惇情急之下命令豫州军主力回救悬瓠。

    以悬瓠为据点,把局势搅得越乱,解除方城之围的把握就越大,而如今,天子出现在悬瓠,那就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宇文温说到这里,离席跪地磕头:“陛下!微臣斗胆,微臣死罪,微臣欲置陛下于险地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恳请陛下为江山计,驻留悬瓠,组织军民守城,号召天下兵马勤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