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二章 没问题

    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刺激,让脆弱的心脏几乎承受不住,落难天子宇文乾铿,如今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,看着面前向他行礼的西阳王宇文温,只觉得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君臣自从邺城一别,已有将近五年之久,如今在悬瓠驿馆意外相逢,宇文乾铿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西...西阳王?”

    “罪臣在!”

    “你你...你如何会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天意让罪臣在悬瓠迎接圣驾!”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竟然真的出现在面前,宇文乾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自从他逃出邺城,逃亡路上担惊受怕,亏得有忠臣义士相助,才屡次逢凶化吉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南逃路上一样风声鹤唳,他时不时从睡梦中惊醒,怕的就是被人给围了。

    奸相尉迟惇宣布他已经‘伤重不治’,另外立了个皇帝,而朝廷大军正在对关中、山南猛攻,局势在向最坏的方面发展,宇文乾铿不知道自己往后的路能走多远,正是茫然之际,宇文温居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!罪臣手中有兵马,如今已经控制了悬瓠,还请陛下移驾总管府官署,以策万全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激动得连说几个“好”,宇文温当年救过他,如今又带着兵马来到悬瓠,虽然不知是为何而来,却再次救了他,一想到这里,宇文乾铿只觉得充满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陛下!事不宜迟,还请移驾官署,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刘武骑,请召集其他人,一同过去。”

    刘居士闻言兴奋的点点头,这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,西阳王宇文温的大名他早就听过,如今有这位宗室藩篱相助,那就不用再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起身正要往外走,忽然想起一件事:“西阳王,何故自称‘罪臣’?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就要跪地磕头,被宇文乾铿扶住:“西阳王何故如此?”

    “罪臣...罪该万死,罪臣之子如今成了伪帝,如此大逆不道之举,真是罪该万死...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反应很快,见着真的天子之后,首要之务就是‘认罪’,免得日后与人把柄,既然天子问起来,他就赶紧以进为退,解释自己的‘苦衷’。

    天子那日大婚,遇刺身负重伤,最后不治身亡,这是宇文温在邺城的耳目通过飞鸽传书传来的消息,而大婚之日皇宫出现异状,许多人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漂浮在天空中的巨大物体,借着东南风往西北方向飘出邺城,据说是佛祖施展的神通,可在宇文温看来,这有可能是热气球。

    他之前往皇宫里送过艺人,能够表演名为‘猴子捞月’的戏法,其关键道具就是热气球的雏形,虽然后来惊讶于竟然有人将其‘实用化’,却没想到天子能乘坐热气球出逃。

    方才他在外面听得宇文化及说天子在驿馆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如今进来一看,果然是天子本人,震惊之余,马上想到为自己一家解释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王妃和世子身不由己,朕哪里会怪罪他们?莫要自称‘罪臣’了。”宇文乾铿叹了口气,他被‘奸相’尉迟惇宣布伤重不治,然后新君继位,这件事情确实很让他窝火,但也知道和年幼的西阳王世子无关。

    “陛下!罪臣及杞王、杞王世子得知噩耗后痛哭流涕,正是手足无措之际,未曾料竟然还能得见天颜,真是...真是...”

    宇文温开始飚演技,他当然很激动,但还不至于涕泪横流,之所以如此,不是伪善而是必须如此:他必须帮自己老婆儿子洗刷罪名,接下来还得为父兄在天子心中刷好感度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听得宇文温提到杞王宇文亮和世子宇文明,颇为感触,因为这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宗亲,也是支撑他不顾一切向南逃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“西阳王,莫要再以‘罪臣’自称了....西阳王不是应该在岭表么?何故会在悬瓠?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被巨大的喜悦所震撼,直到现在才想起来一个问题,那就是本该在岭表广州一带的宇文温,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还请移驾总管府官署...”

    宇文温和另一名将领一起,护着天子向外走,他之所以让那将领先进来,就是防止被人‘钓鱼’,不过既然房间里的人确实是天子,那就没什么好担心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前面带路,走出房间之后,院内将士在其示意下,向着随后出来的宇文乾铿行礼,虽然人数不多,但宇文乾铿却十分激动,因为他再也不用藏头露尾,而是能以皇帝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满头大汗的宇文化及和另外几人迎上前来,他知道如今自己的处境很危险,只能靠天子来保命,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“陛下!如今既有西阳王护驾,微臣先行告退,还请陛下恕罪...”

    “宇文武骑要去何处?宇文武骑何故如此?”宇文乾铿有些奇怪,宇文化及为了帮助他逃亡,可谓出力颇多,最困难的时候都没舍弃他,怎么如今事情迎来转机,却要走了?

    宇文温盯着先发制人的宇文化及,面色平静的说道:“陛下,宇文武骑之父如今正在关中协助杞王抵御尉迟氏大军,想来是思念亲人,不如让微臣派人送他上路...”

    ‘送他上路’四个字一语双关,别人未必听出什么言外之意,可听在宇文化及耳朵里,犹如晴天霹雳,他本来想先发制人,借以引出天子提问,然后将实情说出,让大家都知道他和宇文温有过节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大家就会认为是宇文温挟私报复,别人的看法宇文温可以不管,但天子的看法就不能不顾及,如此一来,宇文化及反倒安全了。

    结果他没想到宇文温的反应这么快,如果对方真派人送他上路,那可真就被“送上路”了!

    宇文乾铿很快便回过神,于是出言劝慰:“宇文武骑,朕知道你亡弟当年与西阳王的往事,莫要放在心上,西阳王一向通情理,不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听人提起过,说宇文温和宇文化及有过节,不过那都是九年前的事了,他不想因此让两位忠臣起冲突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事微臣早就不计较了,自然是没问题,就怕宇文武骑想多了...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装聋作哑干掉宇文化及的机会已经没有了,不过宇文温有的是时间算计对方,所以先让一步,宇文化及得天子居中调解,赶紧就坡下驴:

    “既如此,微臣愿继续为陛下牵马坠蹬!”

    一场交锋就这么不声不响结束,宇文化及身边一名年轻人见状若有所思,宇文温注意到这位于是问道:“不知这位义士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刘居士去招呼同伴了,宇文化及惊魂未定,总不能由尊贵的天子来做引见人,所以那年轻人行礼后自我介绍:“草民弘农杨玄感,见过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弘农杨氏的子弟....”宇文温闻言有些失神,他可知道杨玄感是谁的儿子,所以接下来...

    刘居士带着许多人过来,其身边一位中年人身着便服,瞎了一只眼,其人来到面前,先向天子行礼,随后在刘居士的介绍下,向宇文温行礼:

    “罪官杨素,见过大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