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一章 有问题

    驿馆,如今已被人围得水泄不通,许多人在士兵的跟随下走出正门,那是投宿驿馆的过路官员及家眷、随从,如今被带到别处另行安置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站在驿馆正门,看着这些惴惴不安的人离开,驿馆驿丞站在其身旁,满头大汗的介绍馆内那伙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昨日,有远赴扬州梁郡上任的荥阳郑善果携家眷抵达悬瓠,对方有公文,所以有资格入住驿馆,今日一早,郑善果一行离开悬瓠南下。

    而到了傍晚,有一伙人来到驿馆投宿,为首的年轻郎君声称是郑善果族兄,同样是从荥阳出发,要赶去和郑善果汇合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官职,也不是奉命公干,自然没有公文、凭证,不过驿馆并不是非官员不得入住,所以具体情况还得具体说。

    这年头,上任的地方官有亲朋好友投奔是很正常的事情,而新任地方官到任后也需要自己人来帮忙,有的人是带着数百上千的部曲,而有的人则是呼朋唤友。

    驿丞长年累月迎来送往,这样的事情见多了,所以对方的说辞,他能接受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位年轻郎君谈吐间颇有世家子弟风范,想来不是粗鄙狂徒冒充荥阳郑氏之名,而驿馆正好空闲院子比较多,加上对方又有‘意思意思’,驿丞便让其一行人入住。

    反正第二日对方便会离开,应该没什么问题,荥阳郑氏的子弟在河南还是有很多人脉的,小小驿丞犯不着为此得罪人。

    “荥阳郑氏?”宇文温喃喃自语,今日中午他在白苟驿确实遇见了妈宝。。。郑善果,所以对方若真是去和郑善果汇合,似乎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世家子弟好歹有些眼界和见识,如今驿馆都被人围了,居然不知道暂时服软免得出人命吃大亏,还要死要活负隅顽抗,这是哪门子的世家子弟?

    宇文温对门阀政治很反感,但不代表他会否认世家高门的子弟中多精英人才,荥阳郑氏可是隋唐所称“五姓七望”之一的世家高门,其族中子弟若是连这点眼色都没有,那。。。

    那就是这些人有问题!

    按照先前来报信的将领汇报,他们围了驿馆时,只是喊话让大家听从安排一个个出来,这伙人马上发难想要突围,只是人数悬殊,被困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何以认为这些人可能是权贵家眷?似乎更像是骗吃骗喝的吧?”

    “大王,这些人若是存心骗吃骗喝,就不会舍得向驿馆使钱,而是狐假虎威占尽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走进驿馆,来到一处院子附近,安州军士兵正隔着院墙和里面的人对峙,他示意那将领过去喊话,让对方马上放弃抵抗投降,不然接下来就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至于蠢到亲自去喊话,否则一不留神被对方一箭射死那就太冤枉了,当然他不是要使诈,所以己方喊话前,先表明了己方的来路。

    先前安州军士兵围了驿馆时,故意含糊其辞,以便让驿馆里的人对自己的隶属产生误解,以为是豫州官军来捉拿叛逆。

    如今表明了身份之后,院里很快便服软,并要求见主将,说有要事相告。

    宇文温依曹操见匈奴使者故事,让那将领接见对方,而自己作为随从站在一侧,片刻后有两个年轻人走出院门,被士兵带过来。

    火光之中,宇文温瞥见当先一人的样貌,先是一愣,随后大喜:这不是宇文化及兄弟么?

    你弟弟宇文智及在下面很寂寞,孤苦伶仃过了九年,我送你们兄弟团圆可好?

    宇文化及和宇文温有杀弟之仇,宇文温知道其父宇文述如今在关中,跟着杞王宇文亮抵抗尉迟勤大军,但他不打算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大家是不死不休的仇人,就不用那么客气了!上次在长安不好下手,老子今天就要你的命!

    宇文温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杀掉莫名出现的宇文化及,却没想这位为何会出现在悬瓠,又不想日后让宇文亮为难,所以要借刀杀人。

    宇文温刚要示意一旁的张鱼动手砍人,宇文化及也认出了仇人。

    见得面前一人是宇文温,宇文化及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要炸开,双腿发颤汗出如浆,他从对方的表情看出来自己身份已被识穿。

    若不赶紧说话,明年今日就是他宇文化及的忌日!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,宇文化及用尽全身力气喊道:“西阳王!陛下如今就在驿馆,还不快快接驾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房间里,落难天子宇文乾铿紧紧握着短刀,准备事有不协就自裁,他不想落到当年魏帝元子攸的下场,即便是死,也要死得有尊严。

    元魏永安三年,魏帝元子攸发动宫变,杀死权臣尔朱荣,号召忠臣义士反抗尔朱氏,然而元子攸最终还是没有成功,兵败被俘。

    他被带到尔朱氏的老巢晋阳,关在佛寺里,时值隆冬季节,冻得不行的元子攸乞求看守给一块头巾御寒也被拒绝,只能搂着冰冷的铁链,哆嗦着度过生命中的最后岁月,没多久便被勒死在佛寺里。

    元子攸反抗权臣的勇气,是宇文乾铿所钦佩的,但元子攸被俘后苟且偷生的行为,宇文乾铿绝不会学。

    他既然选择和权臣决裂,就知道一旦失败绝对没有好下场,与其像一条狗般匍匐在对方脚下乞求活命,还不如自行了断。

    从邺城跑到荥阳再继续南下,一路上他们都投宿驿站、驿馆,全都蒙混过关,今日到了悬瓠已是傍晚,顺利住下之后,原以为会平安无事,结果祸事就来了。

    驿馆被大群士兵围住,据说是要抓逆贼,宇文乾铿一行人只道行踪败露,想要夺路而逃却逃不出去,正是万念俱灰之际,对方自报身份,说是山南安州兵马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这一路南逃,已经得知丞相尉迟惇调集大军攻打关中、山南,所以他们不敢相信外面的会是安州士兵,但已经被逼到绝路,只能硬着头皮派人接触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顶着荥阳郑氏子弟的名号出去周旋,宇文乾铿就在房间里等消息,他就怕外面的人使诈,骗得自己出去后来个活捉。

    不行,朕绝不会被你们活捉!

    房外传来动静,宇文乾铿紧张起来,随后房门处响起武骑常侍刘居士的声音:“陛下!是西阳王来了!”

    刘居士的声音十分激动,宇文乾铿听了却没回过神:“啊?”

    西阳王?他。。。不是在岭表么,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宇文乾铿如是想,却见房门被推开,刘居士领着一人走了进来,他定睛一看,发现那人并不是宇文温。

    他只道被人骗了,心中大惊,脑袋一片空白,事前想着的要挥刀自裁也忘了,正在这时,又见一人走了进来:“陛下,罪臣救驾来迟,请降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