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七章 硬骨头

    “锵、锵、锵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好听着!有逆贼作乱,意图焚烧官署,如今已被官军平定,大家不要惊慌!”

    “锵、锵、锵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好听着,不要随意到街上走动,一经发现,以逆贼同党论处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锵、锵、锵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好听着,一切照旧,一切照旧!”

    街道上,更夫们时不时敲着锣,不断重复着三句话,他们不敢违背不速之客的命令,硬着头皮在城中四处游走,反正自己本来的职责就是要打更,所以没什么困难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街道上时不时可见的尸体、各处冒起的火光,让更夫们有些胆战心惊,至于作乱的人到底是何身份,他们不敢想、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是什么人控制了悬瓠城,总得需要人打更不是?

    城中时不时响起呼喊声和爆炸声,愈发让城中居民惴惴,不过听着更夫那熟悉的声音,人们好歹心定了一些:既然更夫正常打更,那么说明基本的秩序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大家最怕此时的动静源自驻军发生营啸,然后乱兵失去控制,在城里烧杀抢掠,这可真是谁遇到谁倒霉,而一旦真的出现大规模烧杀抢掠,更夫早就躲起来保命,哪里还会照常打更。

    事情真相到底如何,大家不知道也管不了,能保住一家老小的性命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是寻常百姓的想法,对于城里官宦和有钱人家来说,今夜必然是不眠之夜,他们派仆人攀上墙头悄悄看过,街上除了尸体,还有士兵巡视,看起来让人愈发不安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有士兵成群结队扣门,危言恐吓之后,迫使对方开门,然后开始‘和颜悦色’的发出邀请,‘请’躲在住处里的官员跟他们去总管府衙走一趟。

    见着面前明晃晃的长刀,不怀好意的笑容,血迹斑斑的铠甲,再看看身后惊恐的家眷,许多人无奈的服从。

    关系到自家以及一家老小的性命,没有多少人能做硬骨头宁死不屈,去了不一定能活,而不去肯定会死,还有得选么?

    既然是上门来“请”,不是直接破门而入见人就砍,想来去官署走一趟还有机会活着出来,许多人如是想,当然也有人想来个李代桃僵,让仆人冒做自己去送死。

    但这样行不通,因为扣门的士兵还带着官署里的吏员,许多人见着如此阵势,只能乖乖告别家人,跟着士兵们离开住处。

    雨不停的下,他们一手撑伞,一手被麻绳捆着,想有小动作也不行了,惴惴不安的行走在湿滑街道上,跟着士兵到下一家扣门,然后又有一个倒霉鬼乖乖就范,跟着队伍继续前进

    街道上时不时可见血肉模糊的尸体,而城中各处闪烁的火光,也让官员们心惊胆战,有人注意到某处火光所在位置,似乎是总管长史毕义绪的府邸附近。

    许多人知道毕义绪深得丞相尉迟惇信任,豫州军出击,毕义绪留守悬瓠,是豫州总管府实际上的决策人,他出事的话,那么代表着如今控制悬瓠的人有问题。

    敢对丞相的人动手,也就意味着起事之人要对抗朝廷(尉迟氏),想来是要和宇文氏站在一边,这样一来,悬瓠恐怕又要被围攻,大家又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起事的是谁?不知道,反正把他们带去官署,搞不好是要来个‘联署’,让大家在讨伐尉迟氏的檄文上签名,如此一来,日后城破之后,为了这个污点大家不死也得脱一层皮。

    官员们想不明白,事到如今局势已经很明显了,尉迟氏胜券在握,怎么还有傻瓜要跟着宇文氏一起去死,还连累大家一起倒霉。

    平白无故的,真是祸从天降啊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厮到底把官印藏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大王,不如让末将去拷问,定能问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把他带来,寡人要亲自审问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有些百思不得其解,方才他得知官印被那总管府掾骨仪藏起来后,没有对其严刑拷打,而是打算先将官印找出来,然后给骨仪一个‘惊喜’。

    宇文温自从当了州官以后断案无数,对于自己的推理能力十分自信,所以有信心在未得骨仪口供的情况下,把官印找出来,他先问了官衙里的官奴和小吏,确认事发时骨仪的行踪。

    对方去库房拿了官印之后的活动区域,必然是藏匿官印的地点所在范围,宇文温如是想,所以信心满满的派人翻箱倒柜。

    连水井、粪坑也没放过,结果找来找去竟然没找到,宇文温琢磨了一下人力投掷官印能够达到的大概距离,又让人到骨仪事发时的活动区域之外围去找,还是没找到。

    这下宇文温就纳闷了,事不宜迟,他必须赶紧把官印找出来,所以没太多时间玩推理游戏。

    骨仪,奇怪的姓氏,可想而知此人并非中原人士,而事实上确系如此:这位是天竺人。

    当然他祖上是天竺人,在中原已经长期定居,所以除了样貌异于常人,衣着、言谈还算‘正常’,是一个寻常得再不能寻常的官员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宇文温来说,这位的事迹可不寻常,而其风骨也确实人如其名:骨,硬骨头一个。

    曾经的历史里,隋大业末年,太原留守李渊起兵,向长安进军,留守长安的隋国文武官员人心浮动,唯有两人意志坚定,那就是文官骨仪和武将阴世师。

    阴世师挖了李渊祖坟,砍了李渊的庶子李智云,骨仪宁死不屈,指挥军民坚决抵抗,长安城破之后两人丢了性命,这是隋末乱世时,为杨隋殉难的忠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脑子里灵光一闪:今天中午我刚阴了阴世师一把,到半夜就遇见了硬骨头骨仪,莫非是天意如此,让我和这对“长安二人组”来个对决?

    宇文温琢磨着严刑拷打恐怕对这位硬骨头没有用,反倒会映衬他“很凶残”,到时候骨仪熬不住酷刑死了,却一句话都撬不出来,真是恶心至极。

    所以绝不会给对方这种机会,严刑拷打不行,巧舌如簧恐怕对方也不会服软,那么就要智取。

    阴世师被我阴了,现在大概被关进大牢喂蚊子,如今你这根硬骨头,我就一定要啃下来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