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六章 意外(续)

    进攻总管府官署的安州军士兵,破门而入之后却滞留在前院,衙内守卫之顽强让他们觉得颇为意外,虽然是深夜偷袭,但守卫们反应迅速、应对得当。

    当安州骑兵们循着大街向官署接近时,便被守在街口的值夜发现并敲锣示警,官署里的值夜士兵很快便动起来,当安州军用轰天雷炸开大门冲进去时,对方已经初步集结。

    白刃战随即爆发,安州军很快便突破仓促组成防线的守卫,但这些守卫给自己的同袍争取了宝贵时间,各处通道已经被守卫堵上,双方弓箭手开始对射。

    总管府官署,是悬瓠的关键区域,因为总管一般兼任驻在州刺史,所以总管府官署也是驻在州州署所在地,只要拿下总管府官署,就能成功控制豫州总管府的中枢。

    安州军攻下官署,可以获取大量的印章,凭此伪造大量的公文,可以把豫州总管府地界弄得乌烟瘴气,甚至可以调动各州兵马,短时间造成大混乱。

    局面越混乱,安州军能在悬瓠待的时间就越长,造成的影响就越大,所以府衙必须拿下,眼见着守卫负隅顽抗,又吹响号角、擂鼓召唤援军,安州军随即展开强攻。

    轰天雷有火捻,需要火捻烧尽才会爆炸,而投掷出去的轰天雷,极有可能被对方捡起来反扔,于是安州军使用了另一种武器,那就是燃烧弹。

    燃烧弹的个头要比轰天雷小些,外壳易碎,里面装着黑乎乎的易燃液体,点燃火捻之后往墙的另一边扔去,“啪”的一声就会碎裂然后燃起大火。

    第一轮十几个燃烧弹扔过墙头,烧得墙后守卫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,而接连几轮投掷过后,墙后一片混乱,安州军弓箭手乘机压制对方弓箭手,然后使用轰天雷炸开路障,奋力向前冲。

    白刃战再度爆发,士气旺盛的安州军士兵将守卫击溃,然而就在这时,对方又有弓箭手赶来,不顾敌我直接放箭。

    原打算趁势追杀的安州军士兵没想到对方如此果断,一时间被压制得无法前进,对方随后又有人赶来增援,不是身着铠甲的士兵,而是身着青衣的奴仆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战俘以及获罪之人会被罚没为奴,为官府服务的是为官奴,这些官奴除非遇到大赦,否则一辈子就是奴隶,而若是许诺立下大功可废除奴籍,通常对这些人来说有巨大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,对方就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一名身着官服的男子,手提佩刀不住大声呼喊,许下诺言说只要奋力杀敌,事后所有人都能脱去奴籍。

    看阵势,此人应当是在官署值夜的官员,也正是有他在指挥,才让懵懵懂懂的守卫和官奴组织起来反抗,正所谓擒贼先擒王,安州军弓箭手想射杀此人,对方却很机警,立刻躲在盾牌手之后。

    眼见着守卫负隅顽抗试图以拖待变,安州军士兵不顾一切强攻,但限于官署里狭小地势,虽然人数占有优势,却一时半会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他们放出信号召唤援军,而援军很快就到了,并且出现的位置很特别:侧翼。

    西阳王宇文温,本来就打算赶来总管府官署,结果得知发出求援信号的正是官署所在之处,不敢耽误便领着人冲过来,但他急人之所急,不是走正门而是走侧面来个侧击。

    宇文温一直在提防被人偷袭,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行军打仗俱是如此,已经到了类似强迫症的地步,同样,他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偷袭别人,所以思路切换之快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攻打官署的兵马受挫,那就意味着正面拿不下来,而后门恐怕也有人守着,所以绕到官署侧面,射倒墙头上几个警戒之人,随即让士兵们翻墙。

    墙后又有几人手持弓箭赶来,结果被翻墙的士兵用兜鍪骗箭,那几人倒是有勇气,试图拦截翻墙而来的敌人、为自己人赶来这里争取时间,结果交锋没几回合便被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翻墙而入的安州军士兵,很快便聚集起来,成功突入守卫的侧翼。

    他们的出现,让原本尚有斗志的守卫和官奴阵脚大乱,两面夹击之下很快便跪地求饶,唯有那名官员挥舞着佩刀要困兽犹斗,没几下便被人用棍子一扫,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翻墙入内的宇文温,瞥了一眼满地狼藉,吩咐将领们抓紧时间办事,把那些投降和被俘的人统统关起来,至于那官员...

    宇文温就着火光看了看,发现这位官员肤色似乎要比其他人黑些,面部轮廓分明,有些不像中原人士,很面生,因为样貌的原因,看不出实际年纪,似乎有三十来岁。

    想来不是什么高级官员,不过在紧急关头能够组织人手进行防御,算是有胆色和能力。

    他今天杀的人够多了,没必要的话就不想再杀人,也没兴趣知道此人名讳,摆摆手让人将其押下去关押,那人盯着宇文温看了一会,忽然挣扎着大叫起来:“西阳...邾王!汝身为新君生父,为何附逆作乱!”

    宇文温听他这么一喊,先是一愣,随即怒火中烧,心中恼怒不已:特么你骂谁是猪王?你敢骂我是猪王?你全家都是猪王!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说却是另外的话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本官不与逆贼通报姓名!”

    宇文温又是一愣,耳朵忽然动起来,这是他情绪激动时不由自主的小动作,虽然这几年来试图校正,但关键时候总会露陷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,他心中想着:哟,这么大义凛然,好像你是慷慨就义的男主角,我变成大反派了!

    杀意一闪而过,宇文温懒得和此人争吵,口舌之争毫无意义,他也不想知道对方姓甚名谁,对方既然认得自己是西阳...

    等等,原来你是叫我“邾王”啊...

    宇文温的杀意消退,示意士兵将其嘴巴堵了押下去关起来,他没兴趣知道对方的心路历程,也没兴趣和对方舌战,和这种低级官吏舌战,实在是无聊至极。

    他转入议事厅,要和将领们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武库是一定要控制住的,军营的驻军要压制,筛选出有家人在城里的将士,以其家属为人质,让他们紧闭所有城门严禁任何人出城。当然,安州军控制的城门例外。

    至于城中其他官员,反正城门已经关闭,对付起来就如同瓮中捉鳖,待得天明,派人沿街喊话让他们到总管府官署点卯,不来的,那就把人头带来!

    几颗血淋淋的人头摆在案上,宇文温准备用这些人头震慑豫州官员,他要尽可能在悬瓠多待几天,逼得围攻方城的朝廷军队回师。

    他和几位将领还没说上几句话,有人来报,说官印不在库房里,全都被人临时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何人藏起来的?”宇文温有些好奇,事发突然的情况下,居然还有官员不是逃命而是藏官印,称得上责任心很强。

    “回大王,就是方才指挥手下顽抗之人,据其他人所述,此人为总管府掾,今晚值夜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宇文温觉得有些意外,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总管府掾是佐官,不大不小,而这头倔驴竟然不逃命而是组织人反抗,居然还想到把官印藏起来,“他不肯说官印藏在哪里么?”

    “回大王,他闭口不答,一个字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?”宇文温笑起来,这种骗廷杖...求酷刑的倔驴,他最喜欢怼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