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五章 意外

    雨水冲刷着青石路面,斑斑血迹汇聚成溪,向着道路旁的沟渠流去,间歇响起的爆炸声,如同惊雷般敲打着城中所有人的心扉。X

    这声音对于悬瓠百姓来说很熟悉,最近几年来烽火连天,悬瓠数次爆发攻防战,当时的进攻方是周军,率先使用了一种威力惊人的武器轰天雷。

    这是闻所未闻的武器,许多人第一次领教轰天雷的威力时吓得瑟瑟发抖,只道是佛祖发怒降下神通,随着战事绵延不断,大家开始习惯起这种武器。

    轰天雷是凡间的武器,不是什么神通,无非是声音响些,威力大些,所以当悬瓠一次次承受着轰天雷攻击时,越来越多的人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可如今轰天雷的爆炸声再次响起,让大家感到大事不妙,本该应该平静祥和的悬瓠城,为何会有人使用轰天雷

    悬瓠是豫州总管府治所,四周并无敌军,而所谓的逆贼父子,远在关中、山南,所以百姓们觉得如今的战事与自己无关,未曾料还是躲不过。

    是武库出了意外,还是州兵哗变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只听见爆炸声中,夹杂着马蹄声、厮杀声、哭喊声,城内不时闪烁着火光,也不知是轰天雷爆炸时的动静,还是有人在纵火。

    惊恐的百姓闭门自守,没人敢开门看动静,一家老小挤在一起,听着外面的惨叫声瑟瑟发抖,平日里听见点动静就狂吠的看门狗,除了一开始叫了一阵,此时都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一犬吠人,百犬吠声,悬瓠城这么大,不止有一百条看门狗,但没有一只狗敢叫,因为都被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吓到了。

    那是死亡的气味,如此之熟悉,让宇文温觉得很惬意,尤其是当他出了意外被人围攻时,那种游走于生死边缘的感觉,真让人热血贲张。

    绊马索,简单而有效的工具,让疾驰在湿滑青石地面街道上的宇文温阴沟翻船,一支巡城兵马,凭着寥寥几根麻绳做绊马索,用血肉之躯将冲锋在前的宇文温等人绊倒。

    宇文温马失前蹄,眼见着要摔得鼻青脸肿,亏得平日训练有素抱头一滚,卸去了冲劲但也因此滚入敌军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后续兵马一时间救援不及,眼见着就要被乱刀砍死,宇文温拔出腰间短刀连砍几只人腿,好歹挣扎着起身。

    同时坠马的士兵生死未知,短时间内敌众我寡,宇文温要一个人单挑十余人,近在咫尺的敌兵拔刀砍来,让他顾不上拔出腰间气铳,挥舞着短刀直接迎战。

    他的腰间别着两把刀,一长一短,短刀不是用来切腹,更不是施展双刀流,而是因为一旦爆发近距离贴身白刃战,长刀施展不便,短刀正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苦练多年的身手和刀法,让宇文温面对来袭的刀锋瞬间做出反应,一刀砍断当面之敌的手腕,让过戳来的长矛,刀刃顺着矛杆划过,将对方的手指削断。

    白刃战,每一刀都把人砍成两段,连续砍翻数十人,这种拉风无比的情景只存在于武侠之中,实战里,以一敌多白刃战,唯一正道就是以最小的体力消耗,快速让敌人丧失战斗力。

    削手指便是高效的白刃战技巧,手指被削断,剧痛不说,还无法拿稳兵器,若是大拇指被削断,就根本拿不住矛杆和刀柄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这种情况,长矛手最好能带上手甲,而刀要配有护手/刀镡/刀格作为保护手的护具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实战刀的形制主要是环首刀,因为用法是‘砍’而不是‘刺’,所以基本是传统的一字刀格,大刀镡是没有的,小刀镡即便有,护手效果也不佳。

    若是刀法精湛的人,在白刃战时会有避免手指为对方所削的意识,然而对于寻常士兵来说,能把刀使得有些章法就已经不错了,套路都不会,更别说攻防兼顾。

    宇文温身形灵活,手中短刀如同毒蛇般扭动,接连削了数名敌兵的手指,直接导致对方丧失战斗力,虽然一个人也没有杀掉,却让近在咫尺的敌兵暂时丧失战斗力。

    一众敌兵面对如此骁勇的对手,出现了短暂的迟疑,宇文温没有热血上头向前冲,而是识相的向后闪,实战的残酷就在于,只要对方一人有同归于尽的决心奋力抱住自己,那么再能打也会被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让就拉开空挡,后边赶上来救人的骑兵顺势向前冲撞,在冲起来的骑兵面前,阵型松散、人数不占优的步兵想要拦截无意于螳臂当车,瞬间便被撞翻在地,被马蹄踏为肉泥。

    数名骑兵随后赶到,跳下马来护着宇文温,方才那一幕惊得所有人出了一身冷汗,若是宇文温真被乱刀砍死了,他们都要自尽谢罪。

    军法严苛,主将阵亡,部曲连坐,为的就是避免保护主帅不利,他们虽然不是宇文温的部曲,却脱不了干系,宇文温若就这么意外身亡,他们回去也是个死,不死就会连累家人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向自己的坐骑,那马儿如今已倒在地上抽搐,看样子肯定是不行了,他随即喊道:“牵马来!”

    “大王!请让末将在前方开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嗦!牵马来!”

    安州军此次精锐尽出,当然不会缺备马,宇文温骑上备马,顾不得又有马失前蹄的危险,领兵继续向前冲,他一直强调身先士卒,那么就得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才能鼓舞士气,即便意外阵亡的风险大增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他已经接连破了几处官员的府邸,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豫州总管府衙,这么重要的目标当然不会现在才想起来,宇文温入城时已经分派骑兵直取府衙,而现在,是他去那里坐镇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奇袭悬瓠,尽可能将影响扩大,那么他就不能当夜来当夜走,要尽可能在城里多待几日,一定要弄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杀掉主要官员,然后在总管府衙召见群龙无首的基层官吏们,要征发百姓守城,做出一副要扎根于此的模样,让大家以为宇文氏要以悬瓠为据点攻略河南。

    这就是围魏救赵,以此逼得围困方城的军队撤围回援,打乱尉迟的全盘计划,所以宇文温必将以总管府衙为据点。

    府衙的地址他不懂,但有人带路,刚走出去不过数十步,却听得前方远处传来呼啸声。

    那是己方事先约定的信号,一旦遇到难啃的硬骨头,就发信号让附近的兵马赶过来支援,宇文温听得这呼啸声,毫不犹豫领人循声而去。

    胆敢负隅顽抗的人,必然是一条大鱼,也是他们必须清除的障碍!rw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